城門打開,龍武衛的士兵蝗蟻一般從城門衝殺進來,巡防營原本在樓下的常備軍,順就就被這煌煌大軍給吞冇了。

這一幕發生得太快,不僅巡防營冇有反應過來,就連街上的百姓,也都還處於發懵狀態,一時間也都忘記了逃跑。

直到龍武衛的箭雨襲來,前方的百姓死傷大片,後方殺聲死起,街上的百姓這纔回過神,慌亂著四下逃竄。

“快逃,官兵殺進來了!”

“殺人了,官兵殺人了,快跑啊!”

“彆殺我,彆殺我,我不要說法了,我不要了……”

“……”

街上孫家亂成一團,慘叫聲、哀嚎聲,哭聲在夜空下彙聚,傳蕩。幾乎一個照麵,原本集結起來,想要趕往京兆府討要說法的百姓,就死傷了上百人。

半條街都被鮮血染紅了,到處是死屍,是受傷哀嚎求救的人,慘不忍睹。

“龍武衛奉旨平叛,爾等禍亂京都,一個不留!”

這時,霍雲濤已經跨馬進了城,凜冽的聲音在空氣中傳開。

他揮著長劍,道:“右衛軍控製城門,誅殺城樓上的叛軍。前鋒軍、左衛軍,給我全力推進,用最快的速度,給我碾死這群叛賊。

“本將隻要戰果,各營主將可自行指揮戰鬥,無需稟報……”

霍雲濤不敢有絲毫的耽擱,京都太大了,一旦家傳聖旨、偽造兵符的事情敗露,或者是軍隊遭到阻擊,就會阻礙大軍的推進速度,從而達不到他想要的戰果。

因此,軍隊一進城,他就下令軍隊以摧古拉朽的速度推進,說直白的,就是藉著奉旨平叛這個由頭,展開屠殺,屠城。

“得令!”

跟在霍雲濤身邊的幾個將領,立即打馬上前,親自帶領部隊衝鋒。

龍武衛是經過戰場千錘百鍊出來的軍隊,短短的幾個呼吸的時間,大軍幾乎就殺穿了一條街,血流成功。

城樓上,校尉看著這一幕,頓時睚眥欲裂。

城破了,就意味著守衛城門的所有巡防營將士,人頭都會落地。

“兄弟們!龍武衛造反了,城門丟了,誰特媽都彆想活。”

校尉聲如驚雷,提著長槍衝在前麵,冷喝道:“跟我來,固守兩邊樓梯,決不能他們把城門占了,給我固守待援!”

城門破了,其實固守城樓已經冇有意義了,他們選擇固守,隻是想要拚命,想要搏一個力戰而亡的名頭而已。

因為城門破了,無論如何是退還是進,他們都必死無疑了,不如拚死搏一個美名,此後追責時,可以禍不及家人。

但三百人,想要擋住幾千人的進攻談何容易?好在樓梯間狹窄,易守難攻,才堪堪地堅持下來。

而這時,城門遠處的酒樓中。

二樓靠街的窗戶前,七個穿著黑白相間的長袍的青年,正半開著窗,望著街上的殺戮,都不由得攥緊了拳頭。

“屠殺百姓……他們竟然敢屠殺百姓!可惡至極。”

說話的,是一個十**歲的少年,他容顏俊俏,但此時已經猙獰起來,抬手一拳砸在牆上,生生將牆麵給洞穿了。

“這算什麼軍隊?這算什麼軍隊!”

他低吼著,扭頭看向身邊臉色鐵青的青年,道:“大師兄,難道我們就這樣看著嗎?師父教育我們要俠義為先,難道我們就這樣看著嗎?”

另外五個少年,也都齊齊地看向青年,滿臉憤懣,眼底猩紅。

青年單手負背,背在背上的手緊攥成拳,青筋直跳,他微微地閉上雙眼,仰著頭歎息道:“我們出山曆練時,師父曾告誡我們,不許參與朝廷的爭鬥。”

聽到這話,六個少年的眸色都微微地暗淡襲來,咬著牙臉上充滿不甘。

“但是……”

這時,青年忽然睜開眼來,眼底森寒,聲音冷冽道:“我忍不了!”

眾人聞言雙眼頓時亮起,就聽到青年道:“師弟們!隨我殺出去,擋住追兵,給百姓爭取一線生機。”

“是!”

六人齊吼一聲,氣勢凜冽。

“殺!”

青年低吼一聲,長劍出鞘,破窗而出。

他輕功卓絕,武藝高強,長劍在半空中舞出幾道劍花,一劍掃出,前方的一隊龍武衛士兵,就直接被浩蕩的劍氣掃得倒飛出去,沿途將追擊而來的龍武衛將士也都掀翻在地。

與此同時,樓中的六道身影,也已經從樓中殺了出來,他們身法迅疾,長劍舞動,在軍隊中不斷穿梭,所過之處所向披靡,慘叫迭起。

然而,他們卻隻是傷人而已,並冇有殺人。

不然,僅僅是這一回合,龍武衛估計得折損掉上百人。

而且七人配合默契,一字排開,協同而戰,哪怕龍武衛的攻勢再強,一時間竟然也突破不開他們的防線,給驚慌逃竄的百姓,創造出了逃亡的空間。

“什麼人!竟然阻擋大軍平叛,找死嗎?”

霍雲濤打馬上前,看著擋在大軍前方的七個少年,臉色難看至極。

他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隻要大軍過了前方的十字路口,到時岔道多了,大軍分兵襲殺,就不會像現在這般掣肘。

但現在大軍還冇過十字路口,竟然就被人擋住了,而且還隻是七個人,愣是靠著巧妙的身法,節節敗退又節節阻擊,拖慢了大軍的速度。

這讓霍雲濤怒不可遏!還真是怕什麼,就來什麼。

“什麼奉旨平叛!你們這是濫殺無辜……”

方纔樓中說話的少年,長劍指向霍雲濤,話冇說完就被那年紀稍長的青年,抬手擋了下來。

他上前兩步,收劍於腕衝著霍雲濤抱拳道:“在下稷下學宮!上官策……”

霍雲濤聞言,瞳孔猛地一縮。

稷下學宮,可以說是大炎的武府學院,雖然不問政事,不受朝廷節製,但大炎邊境大大部分中高級將領,都是出自稷下學宮。

如果說文官的後盾,是拿下豪族士族的話,那武官的後盾,就是稷下學宮!

而且,稷下學宮的公主上官浩南,更是天下聞名的武道宗師。

麻煩了……霍雲濤有些無語,怎麼在這關鍵時刻,會遇上稷下學宮的人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