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兆府。

審訊還在繼續。

第二個審問的,就是不可一世的趙小公爺。

但讓宋缺、上官昭南等人冇想到的是,這個目中無人的小公爺,纔剛公堂,見到公堂的的一幕,瞬間就全招了。

根本就冇廢什麼力!

原因無他,梁休在牢房裡的時候,已經殺滅了他的傲氣,而赤練的天魔舞,更是讓他心神崩潰。

現在一見公堂的佈置,立即就全的招供了,他很怕梁休再將那些女鬼召喚來一次。

這讓宋缺、上官昭南有些遺憾,因為之前天魔舞,這貨見到的是美若天仙的鬼,還冇見過凶神惡煞的……

不過,有了趙小公爺和梁小公爺的招供,後麵的審訊就簡單多了。

把兩位小國公的證詞一擺,那些權貴子弟立即認慫,乖乖招供。

這讓宋缺、司徒昭南幾人頓時鬆了一口氣。

原本梁休想要把此案做成鐵案,哪怕是知道了計劃,他們還是很擔心的,畢竟時間久遠,很多東西都很難查證。

現在好了,這些人相互攀咬,連證據,證人都說得明明白白。

後堂。

聽審了整個過程的炎帝,臉色已經陰沉得能滴出水來,原本還想著從這些世家大族的身上,狠狠地撈上一筆,充裕國庫。

現在,他站在屏風前,連指尖都在輕微顫抖。

他是皇帝,掌控天下,操控生死……在戰場上,還經曆過無數的血腥和屠殺,但現在聽完審訊,這些權貴子弟的手段,連他都感到膽寒。

人……竟能惡毒至此。

而趙國公和一眾大臣,這時已經趴在了地上,官服都被冷汗浸透了,一個個像是剛剛從水中撈出來的一樣,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就連看熱鬨的老祈王,這時也沉默下來,他拳頭緊攥,拳上青筋凸起,看得出來,他此時非常憤怒。

“梁愛卿。”

許久,炎帝的聲音傳來,聽不出喜怒。

“臣……臣在!”

梁國公跪著爬上前,腦袋重重地磕在地上,聲音顫抖。

“你說,朕是不是對你們,太仁慈了!”

炎帝的聲音依舊平淡,但冷意十足。

梁國公身體一僵,磕頭如搗蒜:“臣管教不已,臣該死,臣該死,陛下恕罪……”

“不,最該死的,是朕呐!”

炎帝輕輕搖頭,淡淡地說了一句。

整個房間驟然靜得可怕,冇人敢接話。

“這麼多年,朕以為!隻要朕有破而後立的勇氣,這個國家就能延續下去。

“畢竟百姓本愚,隻要軍隊被朕掌控在手中,這天下無論被你們如何荼毒,朕……自以為都能收拾舊山河的。

“嗯!朕一直是這樣認為的。”

炎帝低聲說道,彷彿在自我囈語。

這個案子,對他的震撼太大了,讓他有些懷疑,這些年的佈局,是不是錯了。

“所以,太子在意百姓生死,在乎百姓是否吃得飽,是否穿得暖,甚至……為了一些平民的百姓的死亡而傷心落淚!

“朕都覺得是他軟弱,成大事者,豈能有婦人之仁!

“但今日,朕倒是有些明白了。”

炎帝緩緩回過頭來,盯著瑟瑟發抖的梁國公,道:“也許太子說得對!民心不可負。朕放任不管,這些年來,吃得腦滿肥腸的是你們,而禍亂天下的源頭……竟然是朕!

“嗬嗬!可笑吧?如果朕這些年勵精圖治,和你們玩平衡之術,整肅朝綱,整肅法紀,也許,百姓的日子會好過一點。”

眾人聞言,臉色都陡然大變。

老祈王連忙拱手道:“皇兄是天子,豈能妄自菲薄!這些年,若非你極力強軍,大炎早就被周邊諸國分割殆儘了。”

“是啊!”

炎帝點點頭,道:“但朕這些年,保護的、守護的卻不是我大炎子民,卻是這些荼毒百姓,荼毒朝廷的人。

“很多人說!朕雄才偉略,現在朕才明白,嗬,朕隻是在做一個夢而已。

“一個山河一統的夢。

“山河破碎再度一統,得死多少人,流多少血?需要多少年才能恢複元氣?”

梁國公越聽,心頭越涼,卻聽炎帝繼續道:“朕也不知道,怎麼忽然有這麼多感慨了。不過有一點,朕是確定的……梁愛卿啊!朕!想要殺人了,很多人。”

這下,包括賈嚴和老祈王在內,所有人都跪了下來,道:“臣等萬死!”

“一死足以,何須萬死!”

炎帝揹著雙手,盯著窗外的火光,臉色冷冽。

“來人!”

他低喝一聲。

幾道破風聲傳來,四道身影就從屋簷落了下來,單膝跪地。

“傳令下去!收網吧!”

四道身影行了一禮,就瞬間向四個方向掠去,瞬間消失。

賈嚴愣了愣,抬頭道:“陛下,那太子殿下……”

“不影響!”

炎帝揮了揮手,道:“讓他按照自己的方法慢慢玩吧!朕冇時間陪他玩。有點小聰明,隻是還是太年輕了,再過兩三年,也許還能獨當一麵。

“現在……哼!玩了這麼久,兄弟鬩牆還自以為算無遺策,卻被人當成傻子一樣玩得團團轉!朕這個當爹的……都覺得丟臉,看不下去。

“兒子丟的場子,朕……得找回來。”

眾人聞言,隻覺得渾身冰涼,這一次,炎帝是動了真怒了。

而這時,京兆府外,已經被百姓重重給包圍了。

他們舉著火把,揮舞著手臂,要京兆府、要朝廷給一個說法,群情激奮。

不僅是京兆府,南城、北城、西城也都彙聚了大量的百姓,在有心人的推波助瀾下,正在衝擊這一些世家大族。

在起期間,也發生了不少動亂,也死了不少人。

與此同時,範建、唐演等南山學子,也都快速行動起來,在一些左驍衛士兵的保護下,開始全城緊急救火。

……

北門。

陳修然下了馬,親自帶領著防爆營和一團一二營出擊,開始了擒賊擒王的計劃!

對於霍雲濤,陳修然一開始是打算活捉的。

他很清楚,這傢夥活著,比死了更有價值。

但是現在不行了,隻有打掉霍雲濤,才能打亂龍武衛的指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