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梁啟將兒子踹趴在地上,皇後嚇得花容失色。

當即不顧身份,搶在幾名下人前麵,上前將梁休扶起來。

一邊為梁休撣去灰塵,一邊關切地詢問梁休,有冇有哪裡受傷。

直到梁休一再表示冇事,才終於放下心來。

然後,皇後回過頭,一雙鳳目瞪著梁啟,冇好氣道:“陛下,你明知太子還未傷愈,為何還要踢他,萬一……”

似乎觸及了傷心處,皇後忽然泫然欲泣:“萬一休兒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本宮,本宮也不活了。”

“好了好了,皇後你先彆生氣,是朕不對。”

梁啟跨進大門,瞥了眼少年太子,陪著笑道:“我也是給這兔崽子氣糊塗了。”

皇後這才緩和了些,又不解問道:“本宮不明白,太子才醒來兩天,怎麼就惹得陛下生氣了?”

梁啟立刻瞪了梁休一眼,冷笑道:“你問他!”

皇後果然扭頭看向梁休,投來詢問之色。

梁休抓了抓腦袋,心虛地笑道:“母後,其實,兒臣這兩日確實做了些事,但,兒臣真不知道,到底哪裡惹怒了父皇。”

“哦?”梁啟忽然插嘴,嘴角勾起戲謔,“你剛纔不是頭疼嗎?怎麼又記起了?”

突然就被抓住小辮子,梁休不禁大汗,趕緊想藉口:“回父皇,兒臣,兒臣……”

“行了,你以為,朕不知道你那些小九九?”

梁啟臉色一沉,正色道:“說,朕讓你禁足十日,你為何抗命不遵,反而跑到坤寧宮來了?”

話音剛落,便響起皇後驚訝的聲音:“太子,你被陛下禁足了?”

頓了頓,皇後露出思索之色,緩緩道:“讓本宮想想,陛下一直很疼你,為何這次卻偏偏禁你的足,難道?”

她重新看著梁休,一臉溫柔地道:“太子,告訴本宮,你到底做了什麼錯事,才惹得陛下這麼生氣?”

能夠管理整個後宮,母儀天下的女人,又有幾個是簡單的?

皇後幾乎隻是稍微一想,便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麵對她的詢問,梁休還冇來得及開口,梁啟已經冷笑起來。

“皇後,你彆看這小兔崽子受傷未愈,人家的本事,可大著呢!”

梁休忍不住打了個惡寒。

怎麼從這話中,聽出一股幽怨的味道?

還真像他想的這樣。

隻見炎帝梁啟,繼續向皇後投訴道:“皇後你有所不知,這兔崽子醒來之後,從昨天到現在,就冇消停過。”

“昨天上午,竟然私自跑去刑部大牢,要找蒙烈將軍的麻煩。”

“返回之時,更是大膽包天,直接強擄蒙將軍的女兒回宮,你說說,他是不是無法無天?”

梁啟越說越火大,不禁冷哼一聲:“更可氣的是,小兔崽子不好好讀書就算了,偏偏還作了一首歪詩,把他的老師給氣暈了。”

“這不,那崔士忠,今早還跑來金鑾殿告禦狀……”

一樁樁,一件件。

梁啟滔滔不絕,曆數少年太子犯下的罪過。

配上他時不時的長籲短歎,和恨鐵不成鋼的語氣,感染力十足。

就連梁休自己聽了,也忍不住心生慚愧。

幾乎要以為,自己犯下了什麼十惡不赦的大罪,簡直罪孽深重。

不知不覺,他的腦袋越垂越低,幾乎要埋進胸口。

就在這時。

“哎喲!痛痛痛,母後,停手,快停手。”

梁休彷彿遭遇了什麼酷刑,突然腦袋撇向一邊,扯著嗓子乾嚎起來。

原來,竟是皇後聽不下去。

一怒之下,直接揪住他的耳朵教訓道:“好你個太子,真是越來越放肆了,這才兩天,就敢犯下這麼多錯事,再這麼下去還得了……”

就像每一個當媽的,教訓自己孩子那樣。

皇後完全不管梁休的求饒,抓住他的耳朵,翻來覆去擰了好幾圈。

梁休痛得死去活來,故意叫得更加淒慘。

希望能讓皇後心軟,高抬貴手,放自己一馬。

冷不防,屁股上又捱了一腳,身後傳來梁啟的訓斥:“叫什麼叫!比殺豬還難聽,隻知道求饒,認個錯都不會?真笨。”

說完,擁有對稱強迫症的炎帝,又在梁休另一半的臀部上,補上一腳。

一邊一下,總算齊了。

經曆了兩人夫妻雙打的精妙配合,又得到炎帝的提醒。

這一刻,梁休的智商,坐火箭一般,噌噌地往上漲。

他不嚎了,也不求饒了,就像小學生作檢討一樣。

趕緊承認自己的錯誤,並且指天發誓,從此以後,洗心革麵,絕不再犯。

一定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爭取做一個對社會,對國家,對人民有用的賢明太子,給天下做出表率。

事實證明,儘管公式化的內容讓人反感,但,它的效果還是很不錯的。

一看自己的兒子,許下這麼大的宏願。

皇後心花怒放,倍感欣慰,當即就解除對少年太子的蹂躪。

並且,還滿臉笑容地勉勵道:“這樣做纔對嘛,太子,要時刻記得,你是一國儲君,做任何事之前,都要三思而後行。

“絕不可因為一時衝動,意氣用事,以至犯下大錯。”

“兒臣,謹遵母後的教誨。”

梁休趕緊畢恭畢敬地下拜。

冇想到,又被皇後摸上耳朵。

梁休心中一顫,還以為,自己又在哪裡說錯了。

正準備再次“受刑”,卻聽皇後輕聲問道:“還疼嗎?”

她突然解釋道:“其實,為娘心裡比你更疼,可若不這樣,你又如何記得住?”

皇後的聲音溫柔而又親切,帶著難言的愧疚和心疼。

彷彿一輪煦日,又似春風化雨,瞬間融化了梁休的內心。

前世孤兒出身,從未體驗過什麼是母愛的梁休。

這一刻,真真實實地感受到了,那股潤澤心田,沁人心脾的暖意。

那是母親的關懷,也是人世最美的親情。

梁休鼻子不由一酸,強忍住情緒道:“兒臣冇事。”

“冇事就好。”

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坐在桌旁的梁啟,抬手招呼道:“坐過來,陪朕喝會茶,聊聊天,咱們爺倆,好長時間冇坐在一起了。”

皇後頓時露出燦爛的笑容,柔聲催促道:“快去吧。”

“嗯。”

梁休點點頭,走到炎帝身邊坐下,父子倆一起舉杯。

外麵天寒地凍,屋內卻其樂融融,充滿陣陣暖意。

生平第一次,梁休,有了家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