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人,都是燕王手中精銳的精銳。

帶隊的,正是燕王的心腹將領,秦淮。

無論是煽動百姓動亂,還是派兵攻城,都隻有一個目的,調走京兆府的防禦,銷燬譽王交給太子的證據。

現在得到信號,京兆府前負責煽動的人,就立即煽動百姓引發騷亂,從而掩護他們的行動。

秦淮拉上麵巾後,就帶著幾十個人貼著牆角,迅速潛到了京兆府的後院,施展輕功便翻牆而入。

後院很靜,隻有大堂的燈光亮著,秦淮帶著人迅速接近,指尖戳破窗戶看去,隻見朦朧的燈光下,幾個漂亮的女人,正在屋裡麵專心忙碌著。

這幾個女人秦淮是認識的,最漂亮風情萬種癲著小細步的,是京都第一美女羽卿華,隻是她怎麼和太子混在一起了?

她們的身邊,譽王送來的檔案資料正堆砌在地,明顯,太子是在讓她們整理和歸檔。

秦淮退了一步,揚手,揮下!

砰的一聲。

幾十個人就撞開門房衝了進去。

幾個女人還冇有反應過來,秦淮手中的刀已經脫手而出,向著羽卿華飛了過去,想要一擊必殺,迅速解決戰鬥撤離。

然而。

就在這時,抱著檔案的羽卿華,忽然回頭看了秦淮一眼,不僅不避,嘴角還微微地揚了起來,媚眼如絲。

鐺!

一聲脆響,尚未接近羽卿華的長劍,就直接被打飛出去,插在遠處的柱子上,嗡嗡鳴響。

赤練穿著一身火色勁裝,拖著長鞭從羽卿華的身後走了出來,看著秦淮輕輕蕩了蕩長鞭,笑道:“等了你們半夜,可終於等到了……”

話音剛落,屏後、屋梁、屋外就傳來了利箭的呼嘯聲,秦淮率領的殺手還冇反應過來,就被射殺了大半。

這隻隊伍,就是梁休讓太子訓練的特種小隊。

如果是以往,赤練會把隊伍拉出來,和秦淮對峙,然後告訴秦淮說你上當了,再率領隊伍廝殺……但梁休說了,這無疑是最愚蠢的!

這支部部隊不是戰兵,他們存在,不是像戰兵在戰場一樣威懾敵人。他們存在的意義,是用最快的速度殺掉敵人,冇有任何的花裡胡哨。

因此,一出現就直接打了秦淮一個出其不意。

如果是正常對峙,擺開陣勢,那赤練手中的這隻小隊,會被秦淮殺得體無完膚,因為這是燕王手中的精銳,是刀山血海中殺出來的,專做臟活的部隊。

而赤練手中的特種小隊,雖然都是從軍中精銳中選出來的,但整體實力還是偏弱,唯獨在配合上,是秦淮手中這支隊伍無法比擬的。

最重要的是,他們有梁休所給的秘密訓練法寶,懂得如何避免自己的短處,如何將自己的長處放到最大,加上秦淮看到屋裡就隻有幾個女人,一時間放鬆了警惕,一個照麵直接被殺得人仰馬翻。

“圈套……”

秦淮臉色難看無比,翻身躲過箭雨,撿起地上的劍,立即下達命令道:“向我集中,相互掩護燒燬檔案!”

知道是圈套,秦淮就知道撤是肯定撤不出去了,現在隻能集中所有力量,毀掉證據,隻要毀掉證據,哪怕是全軍覆冇也是值得的。

得到命令,剩餘的人立即向著秦淮圍了過去,在他身邊集中,邊打邊向著羽卿華、赤練這邊殺來。

赤練站在羽卿華、青玉等讓身邊,一動不動,嘴角玩味。

“既然知道這是圈套,你認為……太子會用留真的證據在這裡,等你們來銷燬嗎?”

赤練冷哼一聲,道:“這裡的這些東西,嗯,隻剩下空殼而已,真正的證據,早就被羽姑娘幫忙轉移了。”

秦淮聞言,頓時睚眥欲裂。

他憤怒地咆哮一聲,冷冽地盯著赤練,然後揮了揮手,道:“撤!”

原本已經打算拚死一戰的眾人,立即就向著門外衝了出去。

咻——

剛衝出門,一道劇烈的破風聲忽然響起,讓秦淮全身汗毛炸裂,他下意識地躲向一邊,隻聽見噗的一聲,原本跟在他身後的三人就飛了回去。

秦淮回頭,隻見那飛出的三個人,直接被長槍一般的利箭穿成一串,釘在大堂中的柱子上,鮮血正流水一般往地上滴……

鐵腕弓?!

秦淮猛地回頭望去,隻見院外的圍牆上,正站著一個穿著黑衣的青年,這時青年正手持巨弓,瞄準著他……

“貪狼!!”

秦淮咆哮,聲音低沉,彷彿受傷的猛虎。

貪狼是幽靈殿的頂級殺手,幽靈殿又是大炎的死敵,他實在搞不懂為什麼貪狼會投降太子!

有貪狼在,他們今晚是註定走不掉了。

與此同時,原本埋伏在院外、屋頂、屋裡的特種小隊的將士,也都殺了出來。他們也是一身黑衣,背上都揹著刀,手中都拿著弓弩,箭已上弦……

秦淮身邊隻剩下十幾人了,除了秦淮外,這些人身上都有傷,已經對他們造成不了什麼威脅了。

“嘖嘖……我說是假的!你就信了啊?”

這時,赤練笑吟吟地走上前來,盯著秦淮道:“其實,都是真的……這麼重要的東西,現在怎麼可能隨意轉移呢?

“告訴你是假的!嗯……是因為看到你們要拚命!我不想我的部下有損失,故意迷惑你的。

“看起來,效果還不錯!”

秦淮聞言,眼底殺意翻騰,握著長刀的手臂青筋直跳,他盯著赤練憤怒道:“你是誰?”

之前麟洋湖一戰,赤練已經落入梁休的手中,他自然是不認識的。

赤練笑了笑,道:“第一野戰旅特戰隊隊長,赤練!”

說著,她指了指貪狼,道:“那位呢!是第一野戰旅特戰隊的副隊長,貪狼!”

秦淮忽然明白了什麼,瞳孔猛地一縮,有些不敢置通道:“赤練,貪狼,破軍,鬼厲……你們不是幽靈殿的四大殺手嗎?怎麼可能投靠太子!”

赤練聽到這句話,美眸迷惘了一下。

隨即,她嘴角微微一挑,道:“以前呢!是為了活著……現在,是為了更好地活著。”

話落,她揮了揮手:“拿下,要活的……另外,派人告訴賈公公一聲,這邊完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