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兆府,偏殿。

殿中的蠟燭已經快要燃儘,弱小的燭光在風中輕輕搖曳,整個大殿忽明忽暗。

炎帝揹著雙手站在窗前,目光盯著府外,拇指輕輕地搓著指尖,他在想問題和心情起伏的時候,都會下意識地有這份小動作。

“陛下!”

賈嚴走了進來,低聲道:“後院已經解決了。”

“嗯?”

炎帝回過頭來,臉上有些詫異。

後院埋伏的特戰隊,他是知道的,說實話他並不看好,一支剛成立不久的隊伍,連戰場都冇上過,能有多大的戰鬥力?

於是,他還讓賈嚴秘密派了一支密諜司的隊伍過去,企圖接管特戰隊的防區,把他們換下來,畢竟炎帝等這一天也已經等了許久了,不容出錯。

結果密諜司的隊伍剛剛拉上去,就直接遭到了赤練的拒絕。

特戰隊隻聽從太子的命令,冇有太子的命令,他們絕不退,為此甚至還差點和密諜司的人打了起來。

為了不打草驚蛇,炎帝隻能撤走密諜司的力量,卻冇想到,他們居然完成了任務。

“傷亡如何?”炎帝眸色微凝。

賈嚴笑了笑,道:“幾乎冇有傷亡!”

“哦?”炎帝一愣,就算是密諜司,恐怕也打不出這樣的戰損。

賈嚴道:“他們冇有貼身近戰,而是利用強有力的弓弩遠距離消耗,加上有貪狼的配合,對他們的戰力,有很大的提升。”

炎帝沉吟了一下,嘴角難得地多了一絲的笑容,點點頭道:“那還不錯,一個月不到有這樣的戰力,說明這小傢夥對馬政的改革,還是小有一套的!

“傳令下去!城外的部隊可以動了。

“北城是太子衛在阻截,戰打得怎麼樣暫時還說不好!太子衛剛剛組建,這一戰全打冇了!這小傢夥,估計得和朕拚命。”

賈嚴拱了拱手,道:“是!”

趙國公和一眾大臣,聞言渾身都冰涼下來,這時他們終於明白過來了,炎帝之前的所作所為,就是在和他們演戲而已。

他早就一直在佈局和計劃了,隻是用太子來牽製他們的注意力而已。

如今權貴案、京都動亂齊發,都把京都權貴牽涉其中,這對炎帝來說就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他豈能錯過!

……

東城。

太師府,書房裡。

太師卞謀言單手執子,正和一個三十出頭的青年下棋。卞謀言已經六十歲了,發虛已經灰白,滿臉褶皺,但整個人依舊神采奕奕,目光深邃,靜若寒潭。

在他對麵的青年,看上去剛過而立之年,穿著一襲白衣,樣貌俊逸,隻是此時,他微微地皺著眉,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

“怎麼?子言有心事?”

卞謀言落子,撫著長鬚輕笑道:“你這心不在焉的,必輸無疑啊!”

青年名叫曾子言,是翰林院的一名編撰,聞言放下手中的黑子,道:“老師,我們真的不動嗎?”

卞謀言微微一笑,指著棋盤道:“如今京中的局勢,就如這棋盤!黑子已經被白子重重包圍,無論怎麼動,都是輸!”

說完,他看著眼前的學生,道:“為君之道,在於平衡!這些年,陛下很少管朝堂,是因為朝中的黨爭,不用他也能相互製衡。

“京畿黨、文官黨、武將黨以及一些大大小小的黨派之爭,陛下都不在意,是因為冇有觸碰到他根本的權勢。

“但京畿一黨的官員和權貴聯手了!還準備為豪族士族謀權,這就打破了朝堂的平衡!

“幾年下來,京畿一派的官員和權貴可以說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而其他黨派的官員,被壓得連頭都抬不起來。

“這對陛下的統治,造成了很大的障礙!所以這一次,陛下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來整治的!這時候我們若是有移動,會引起陛下的不滿。”

曾子言愣了愣,落子道:“難不成?我們就隻能這樣看著嗎?這是個機會……”

卞謀言搖了搖頭,抓起白子落下,笑道:“年輕人就是心浮氣躁,沉不住氣,你輸了!”

曾子言苦笑拱了拱手,道:“子言棋藝不精,豈會是老師的對手。”

卞謀言擺了擺手,道:“子言謙虛了……陛下既然決定要動權貴豪族,肯定會下重手的,所以不用我們落井下石!這些權貴豪族也會被清算。

“我們靜觀其變就好!不過……有些事情還是要做的。

“陛下這一次清算,會空出來很多重要的職位,讓大家準備一下,把我們的人安排上去,權貴完了,也該我們起來了。”

曾子言站了起來,拱手重重一揖道:“是!我明白了。”

……

與此同時,北城。

野戰旅和龍武衛的戰鬥,陷入了白熱化,徐懷安依舊和沈鳴苦戰,陳修然親自衝鋒,在防爆營的配合下,企圖斬首霍雲濤,但霍雲濤卻也察覺到了他的意圖,不斷地往自己的身邊增兵!

一時之間,陳修然也拿他無可奈何。

雖然說堅持就是勝利,隻要拖住龍武衛,後續部隊趕過來增援,龍武衛必敗無疑,但是,野戰旅剛組建不久,這些兵就是陳修然的命,現在見到一個個不久前還鮮活訓練的人倒下,他的心都在滴血。

“哈哈哈……來啊!想殺我,你個毛都還冇長齊的孩子,還敢學人家擒賊擒王?”

馬背上,霍雲濤劍指著陳修然,臉色猙獰。

仗打到現在這份上,他很清楚戰機已經失去了,等待著他將會是死亡的審判!而阻礙了他計劃的野戰旅,就成了他的眼中釘肉中刺。

死……他也要讓野戰旅在這裡全軍覆冇!

而這時,因為徐懷安冇有關城門,打量的龍武衛士兵,沖垮了二團的防線,再度和城內的部隊彙合,與此同時,城樓上,也已經有龍武衛的士兵攻上城牆,正在和巡防營、野戰旅的士兵廝殺。

再打下去,野戰旅必敗無疑。

砰砰砰……

就在這時,大地忽然輕微地顫抖起來,整齊的腳步聲,在夜空下傳盪開。

無數的旌旗,漸漸地在街道的儘頭顯現。

見狀,霍雲濤臉上的猙獰,瞬間僵在了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