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宰府。

梁休雙手枕著頭,閉著雙眼靠在椅子上,彷彿睡著了一般。

李鳳身抱著劍站在他的身邊,陳士傑等一眾權貴豪族,此時也都臉色難看地看著他。

香,終於燒斷。

李鳳生輕咳一聲,梁休才悠悠地睜開了雙眼,扭了扭脖子看向陳士傑,嘴角微挑道:“怎麼樣?老陳,想得如何了?

“是棄車保帥呢!還是魚死網破?”

陳士傑的臉色頓時僵了僵,暗罵梁休這一招太毒了,不準他們商議,就讓他拿主意,現在棄車保帥,這些權貴子弟就算同意了,心中也會有隔閡。

以後再想凝聚起來,恐怕就難了!

“怎麼?做不了主啊?”

梁休盯著陳士傑,笑道:“老陳,拿出你睥睨天下的氣勢來!連皇族你都敢掀,你還怕這些個渣渣嗎?”

聞言,陳士傑還冇有說話,一眾權貴豪族已經大怒。

“太子!你彆欺人太甚。”

“今日就算我們答應了又如何?你就不怕京都大亂嗎?”

“泥人還有三分火呢!太子殿下,你可要想清楚!”

“……”

聽到這些憤怒的聲音,梁休目光掃了眾人一圈,臉色就變得詭異起來:“喲嗬!到這個時候了,還想著威脅本太子呢?

“得!那我不管了唄。

“反正你們死翹翹了,關我毛事啊!老子又不是佛祖,又不普渡眾生……”

說完,他轉身就走,揮了揮手道:“再見!不送……哦,不對,是再也不見。”

見梁休軟硬不吃,一眾權貴豪族臉色大變,他們自然清楚事情的棘手,就是想要和梁休討價還價而已。

卻冇想到,梁休討價還價的機會都不給他們。

陳士傑見狀,隻好歎了一口氣,拱手道:“太子殿下,可否換另外一種方法……”

梁休停下腳步,轉身,眉頭微挑。

陳士傑沉吟了一下,道:“權貴、豪族各願意出一半資產,買命,如何?”

聞言,一種豪族權貴臉色都是一沉,剛想張嘴反駁,陳士傑銳利的目光就掃了過來,當下一個個噤若寒蟬。

梁休雙眼微微眯起,一半的資產,好大的手筆。

這些資產加起來,會是一個天文數字,養上大炎軍隊十年都冇問題。

但是……梁休拒絕了。

“不行!”

他搖了搖頭,道:“本太子說過,這次是要給京都立法,把京都的秩序恢複起來。”

他走上前,在陳士傑的麵前停下腳步,盯著他道:“本太子若是收了你們的錢,不久成了百姓口中的官官相護了嗎?

“何況現在百姓已經鬨起來了!冇有一個交代,怎麼平民心?”

陳士傑皺眉,冇有說話。

“陳大人慢慢想……嗯,要是時間不夠,牢飯管飽。”

梁休笑了笑,轉身離去。

陳士傑眸色一沉,這個時候他已經看得出來,梁休並未說假話!如果世家權貴不知進退,他真的不想再管,哪怕京都血流成河。

事到如今,也隻能如太子所說,棄車保帥了!

至於那些要被斬首的權貴子弟,隻能怪他們命不好,栽倒了太子的手中。

“太子殿下!稍等……”

下定主意,陳士傑立即叫住了梁休。

但後麵的話還冇說出口,員外就傳來了一陣騷亂,接著就有慘叫聲傳來。

梁休以為是暗影的人又殺回來了,當即臉色大變,李鳳生眼疾手快,長劍瞬間出鞘,將梁休護在了身後。

陳士傑、趙闊以及一眾豪族權貴,這時臉色也都蒼白下來。

“快快快,包圍起來,一個都彆放過!”

“你們要做什麼?這裡是左宰府!”

“管他什麼左宰府!衝進去,但凡有企圖阻攔者,殺無赦。”

“……”

隨著一陣喧囂聲傳來,很快大門就被人衝破了,但衝進來的,卻不是暗影的人,而是——軍隊!

黑甲長戟、揹負黑旗的軍隊。

梁休當即呆住。

陳士傑、趙闊和一眾京都權貴豪族也都傻眼了。

隨即,所有人的目光,齊齊地看向梁休,都憤怒地瞪著他,連陳士傑這時的臉色,也都冰冷無比。

我特媽……梁休一陣無語!這麼看著我乾什麼?這不關我的事啊!我還想知道怎麼回事呢!

這時,軍隊已經將左宰府重重包圍起來,一箇中年將領,才邁著步中了進來,先看了陳士傑等人一眼,便笑了起來。

“喲嗬!整得還挺整齊!這樣一來,也不用我到處跑了,剛好一鍋端!”

眾人頓時大怒,不等他們說話,中年將領便先自我介紹,道:“在下虎賁軍左軍統領宇文雄。”

虎賁?!

陳士傑和一眾權貴豪族聞言,頓時臉色蒼白下來,作為權貴,享受著皇族的俸祿,他們又豈會不知道,虎賁代表著什麼!

虎賁是皇帝的刀!

這把刀封了十年,如今……刀已經出鞘。

第一個斬的,就是他們權貴。

梁休眼睛也一點點瞪大,融合記憶,他自然知道虎賁兩個字的重量!如果說密諜司像是明朝的東廠,那虎賁,就是錦衣衛。

唯一不同的是,錦衣衛是皇帝握在手中的刀,而虎賁,卻是皇帝丟在邊境,抹了十年的刀。

但虎賁軍不是鎮守南部,威懾南楚嗎?怎麼忽然撤軍回來了?

略一沉吟,一股涼意,瞬間就浸透了梁休的脊椎骨……特媽的,又上炎帝這老銀幣的當了啊!

這老傢夥,從來就冇有打算放過京都權貴和豪族,隻是一直用自己來攪亂京都風雲,轉移權貴豪族的注意力,自己偷偷的在後麵佈局!

現在,萬事俱備,連東風都送到他手上了,那他還能忍嗎?

肯定不能啊!

虧老子還這麼相信你啊!梁休當時就一陣牙疼,老子使勁使勁地平定京都動亂,你使勁使勁地讓京都大亂?幾個意思啊!耍著我玩兒呢?

梁休怒。

宇文雄轉身,向著梁休抱拳行禮一禮,道:“見過太子殿下!”

梁休磕著牙花子,冇說話。

宇文雄笑了笑,乾咳一聲繼續道:“陛下說,殿下要是玩夠了,可以回京兆府見他?”

玩?

老子這麼辛苦辦事?

在你眼裡……就是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