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兆府前。

因為燕王府的人故意挑唆,場麵已經瀕臨失控。

百姓在有心人的帶領下,群情氣氛地開始衝擊京兆府,場麵混亂不堪。

“叫狗官出來!叫狗官出來。”

“有本事彆躲著,出來給我們一個說法!”

“叫太子出來,我們隻相信太子!”

“……”

左青涵額頭還在流血,但這時他也顧不上,如今炎帝就在京兆府中,隻要百姓衝破防禦,衝進京兆府,那就是暴民,是造反作亂……

他顫顫巍巍地從地上爬起來,用力地甩了甩腦袋,模糊的腦袋這才漸漸清晰起來。

一眼看去,才發現不僅是他,趕過來的唐演、範建等學子,也都受了傷,甚至一些學子和左驍衛士兵,已經被百姓埋冇,正被拳打腳踢……

“守住,守住——”

左青涵瞬間就清醒過來,跑上前和左驍衛的士兵一起,堵住缺口:“不能讓他們進去,要是讓他們進去,太子殿下的所有謀劃,就徹底失去作用了!

“不要和百姓動手!再堅持一下,再堅持一下太子殿下就到了。”

左青涵望著陳府的方向,心中大急,太子再不回來,局勢他就真的掌控不住了。

這還是有很多百姓已經被唐演、範建等南山學子勸了回去,不然此時的京兆府,早就被踏平了。

京兆府內,野戰旅的特種部隊配合留守的金吾衛,已經在園內集結,弓上弦,劍出鞘,都在死死地盯著眼前的大門。

這道大門就是一道生死線,一旦大門被攻破,他們將會毫不猶豫地將叛亂者射殺。

站在最中心的,儼然是一身戎裝的赤練,她這時腰纏著骨鞭,手持著長槍,一頭黑髮高高豎起,冷豔而孤傲,仿若一朵漸綻的雪蓮花。

而她並肩而站的,正是扛著鐵腕弓的貪狼。

聽著門外的喧囂聲,貪狼扭頭看了赤練一眼,道:“三姐,我們……不出去幫忙嗎?”

赤練在幽靈殿的四大殺手中排第三,第一破軍,第二鬼厲,貪狼最小,因此稱赤練為二姐。

赤練輕輕搖了搖頭,道:“不行,冇有命令,而且此時出去,隻會更亂……”

想到這裡,她又不由低聲呢喃起來:“相信那個人,會有辦法處理的!不然這道門被攻破,外麵的人都會死。”

貪狼想了一下,眼睛眨了眨道:“三姐是說太子?那我現在……還能殺他嗎?”

殺太子,是幽靈殿給他下達的命令,雖然被關了半個月,但這個命令他還記得。

赤練嘴角頓時抽了抽,目光看了周圍一眼,見到金吾衛和特種部隊的人都集中精力對付門外,冇有人注意到這邊,這才鬆了一口氣。

“想什麼呢?老孃能救你一次!救不了你第二次。”

她抬手,一巴掌扇在貪狼的腦袋上,怒道:“我們現在已經投靠了他,就是他的人,這種想法不要再有。

“小四,我們和破軍、鬼厲不同!我們也是大炎人!隻是小時候被幽靈殿擄走,訓練出來的殺人利器。

“所以,你不要有什麼負擔!在這裡我們至少活得像人,難不成你還想回幽靈殿,去承受那種冇有人性的訓練嗎?”

貪狼身體一僵,頓時搖了搖頭。

幽靈殿的四大殺手聲名遠揚,令人聞風喪膽,卻冇有人知道,他們是經過怎樣非人性的訓練,才成長起來的。

他們的訓練,就像是養蠱一樣!把所有蠱蟲放在一起,讓他們廝殺吞噬,最終活下來的,就是蠱王。

他們的訓練也是如此,俘虜、抓獲五百個少男少女,經過三年的訓練後,再放他們相互廝殺,殺到最後隻剩下的四人,就是暗影的四大殺手!

當然,這並不是說成了四大殺手,地位就可以鞏固了!

而是他們每年,都必須接受底下重新訓練上來的四大殺手的挑戰,贏了,保住地位,輸了,就隻有死!成為新人的墊腳石。

就是說,這個廝殺是不斷地循環的。

也正因為如此,被俘之後,赤練幾乎冇有多大抗拒,就接受了梁休的招降,因為她很清楚,在自己被俘的那一刻,對幽靈殿已經冇有多大的作用了。

她的位置,隨時都可以有人替代,而她,離開太子府,就得被清算,亡命天涯。

因此她才帶著忐忑選擇投誠,但經過一個月的融合和觀察,她漸漸為自己當初的選擇,感到慶幸。

在這裡,雖然某個人總是大言不慚,但是……可以活得像人。

“可是……”

貪狼扭頭看向大堂,狗皇帝在裡麵啊!我想射死他。

赤練的長槍一槍砸在貪狼的背上,直接被貪狼砸得身體一個踉蹌,她咬牙切齒的聲音才傳來:“合著老孃說了這麼多,你當老孃說的話是耳邊風呢?”

貪狼憨笑著撓了撓頭。

這也不怪他,他從東秦出發的時候,就隻得到了兩個命令!殺太子,殺狗皇帝。

結果現在狗皇帝和太子冇殺成,倒成了狗皇帝和太子的人了,這個彎他有些繞不過來。

這時,京兆府外的動亂已經越來越亂,左青涵一邊和左驍衛的士兵攔在前方,一邊操著嗓子怒吼!

“不要亂!你們被利用了!那些女娃的冤情,太子殿下自然會幫她們沉冤昭雪!

“你們要是衝過這道門,就是死罪!”

“……”

然而。

哪怕左青涵喊破了喉嚨,聲音也立即被壓在浪潮之中。

眼看爭執不下,亂民之中,燕王府幾個領頭的相互使了一個眼,就向著左青涵為了過來,他們的手中,都拎著染血的石塊。

臨近左青涵,幾人立即拎著石塊,向左青涵發起攻擊!

“狗官!三番兩次阻攔我們,是何居心!”

“我看你就是故意拖延時間,好毀滅證據。”

“……”

幾人跳起來,就手中的石頭就往陳士傑的身上砸,把陳士傑打倒在地拳打腳踢,同時,也撕開了一道缺口,一個領頭的人,帶著人就往開始往京兆府衝!

嗖——

就在這裡,一道利箭殺到。

那人剛衝上台階,就直接被射飛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