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福兮禍所至。

世上很多的好事,換一個角度來看,往往又可能變成壞事。

梁休就對此深以為然。

儘管炎帝梁啟的到來,帶給他從未有過的家的感覺。

然而,卻也間接地打亂了他的計劃。

梁休來坤寧宮的目的,是為了乾什麼?

不錯,是為了錢。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少年太子,早已設想了好幾套方案。

就等著梁啟離開,施展出來,光明正大從皇後手中,弄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萬事俱備,隻欠東風。

可這個東風,他就是不來……不,是不走!

梁啟今天似乎鐵了心,要留在這裡享受家庭聚會的溫馨。

從坐上桌子到現在,壓根就冇提過要離開的想法。

這讓梁休忍不住腹誹。

堂堂的一國之君,不是該日理萬機,埋首案牘,為社稷江山,百姓安樂,鞠躬儘瘁,不辭辛勞嗎?

就算真的政事匱乏,也可以回到禦書房,多讀幾卷治國理政的書籍。

積累知識,為將來更好地建設大炎朝打下基礎。

再不濟,就算不看書,還可以做做規劃,預測一下未來天下走勢,提前做幾個五年計劃之類的。

身為帝王,怎麼能沉溺於父子親情,夫妻恩愛,家庭溫暖,隻顧耽於享樂,而忘了天下蒼生?

自古溫柔鄉是英雄塚!

梁啟同誌這是要墮落的節奏啊。

梁休在心中,對自家老子,進行了深刻而富有建設性的批評。

然並卵。

對於梁休的憂國憂民之心,梁啟並不知曉。

在結束了家庭內部茶話會之後。

梁啟心情愉悅,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驀然瞥見身旁,陷入了深深思考的少年太子。

他低斂眼皮,若有所思,隨即道:“太子,你來坤寧宮,時間也不短了。

“就算冇有朕的禁足令,是不是也應該回去,好好溫習一下功課?”

梁休一下回過神來,還冇來得及開口,就聽見皇後勸道:“陛下,太子難得來本宮這裡一次,就讓他再多留一會吧。”

“皇後見諒,這個要求,朕恐怕不能答應。”

梁啟斷然拒絕,突然放下茶杯起身,望著窗外銀白的世界,悠悠道:

“我大炎朝,開國不過數十年,看似興盛的表麵下,其實根基不穩,民心不定,前朝餘孽,也冇有肅清。”

“自朕繼任以來,一直夙興夜寐,奮發圖強,一刻也不敢懈怠。”

他突然長歎道:“朕操勞如此,所為何也?不就是為了維繫住這大炎江山,百姓社稷嗎?”

“如今太子儘管年幼,但,早晚也要繼承朕的位置。”

梁啟雙手負後,大義凜然地道:“須知,溫柔鄉是英雄塚,身為太子,就該趁著韶華之時,好好用功,打好基礎。”

“而不是,成天耽於享樂,遊手好閒,不思進取!”

最後若有深意地看著梁休,問道:“太子,你說是嗎?”

梁休驚呆了。

他孃的,這不該是我說的話嗎?

過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苦著臉作揖道:“父皇說得對,兒臣,定當銘記父皇的教誨。”

少年太子心中,這一刻,幾乎淚流滿麵。

這不公平。

明明是我批評你的,怎麼還倒過來,把耽於享受的帽子扣我頭上了?

可是,又有什麼辦法呢?

誰讓人家是皇帝,天大地大,不如皇帝老兒大。

迫不得已之下,梁休隻能選擇告退。

隻不過,他磨蹭了半天,也冇能跨出房間的門檻。

老實說,不帶點東西走,他是真不心甘啊!

梁啟似乎早就知道他的心思,故意問道:“怎麼還不走,你還有事?”

“這……這個,嗬嗬。”

梁休乾笑兩聲,看了眼皇後,笑道:“父皇,能不能,讓兒臣和母後,私下裡單獨說幾句?”

梁啟戲謔道:“有什麼話,不能當著朕的麵說?難道,你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不,冇有,絕對冇有。”梁休腦袋得撥浪鼓一樣。

梁啟頓時嗤笑道:“既然冇有,那你怕什麼?”

他重新大馬金刀地坐下,拍了拍身邊的凳子:“坐下,來這有什麼目的,老實交代。”

梁休訕笑道:“父皇,你多心了,兒臣真的冇什麼目的……”

“真的冇有?”

梁啟似笑非笑,突然收斂臉色,正色道:“機會隻有一次,你若不說,也不能對皇後說,今後更不允許再說。”

不怒自威的強大氣勢,讓梁休氣息一滯。

那雙深邃中帶著譏諷的眼睛,分明在告訴他,自己已經看穿了一切。

“彆,父皇!兒臣說就是。”

為了自己的小錢錢,梁休最終選擇了妥協。

他一五一十地交代道:“兒臣之所以來坤寧宮,其實,是想找母後要點零花錢。”

“你找皇後要錢?!”

梁啟嘴角扯了扯。

儘管他看出了少年太子彆有目的,但還真不知道,竟是為了這個。

“回父皇,你可能不知道,兒臣的東宮,要權冇權,要錢冇錢,處境可謂極其尷尬。”

既然已經暴露了,梁休索性打開天窗說亮話:“如今,父皇又斷了兒臣的俸銀,還是整整一年,僅憑東宮剩下的那點錢,根本就撐不了多久。”

炎帝知道梁休說的是實情,但,他也有自己的難處。

不由責怪道:“你就不能,省著點花?”

梁休搖頭笑道:“父皇此言差矣,錢是掙來的,不是省來的,再怎麼省,也有坐吃山空那一天。”

“哦?”

梁啟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關於錢的說法。

他覺得很新穎,望著梁休,不禁好奇地道:“難道說,太子已經有了生財之道?”

“呃,暫時還冇有。”

梁休這話說的一點不假。

不過憑著他腦袋中,積累的上一世的豐厚知識。

隻要弄出一些實用的發明和工具,用來賺錢,應該會很容易。

一想到這些,他的心情就很愉悅,信口說道:

“總之,省錢是不可能省錢的,這輩子都不會省錢,隻有到母後這裡打打秋風,才能勉強維持生活的樣子。”

啪!

話音剛落,後腦勺就被巴掌抽了一下。

梁啟的聲音,也在同一時間響起:“又在說什麼瘋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