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王這一刻才意識到,自己多年來的佈局謀劃,拉扯權貴,結交黨朋,恐怕也一直都在炎帝的眼皮子底下。

他以為自己在暗中跟炎帝角力,在爭取自己的位置。

然而這一切在炎帝眼中,隻不過是個猴兒在自詡聰明地上躥下跳而已。

燕王有些頹然,但隻是須臾,他就又對遊所為狂笑起來:“他也太小瞧本王了。難道他以為以為隻派你一個老東西前來,就夠對付本王的了?”

燕王抬手做了個手勢,立刻有十幾個人出現,把遊所為團團圍住。

遊所為雙眼微眯,感覺了一下,這些人,呼吸細長勻稱,明顯豆是高手。即便不及他這個九品高手,也相去不遠。

他笑了。

“原來燕王殿下手裡還藏著這樣的底牌,實不能小覷。可是殿下,當真要對老奴出手嗎?”

“殿下應該知道,對老奴出手意味著什麼。”

一旁的李燦聽得此言,緊張萬分,慌忙對燕王說道:“殿下,萬萬不可啊!快叫這些人都退下!真動手了,這、這事情就不一樣了!”

遊所為雖然不是炎帝本人,卻是炎帝指派而來的,燕王對他動手,就等同於對炎帝出手。

這是大逆不道,這是謀反!

燕王一直以來都專於權謀,結交朋黨,暗戳戳地覬覦著皇位,但從來冇有明著反抗炎帝的意思。

把朝堂上下都掌控了,把京中權貴都拉攏了,把譽王鬥倒了,把太子給廢了,那將來的皇位,自然就是他的。

結交朋黨,炎帝就是知道了,也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跟自己的兄弟爭鬥,炎帝也未必會理會,畢竟一樣都是他的兒子,相互之間角力還能視作某種鍛鍊。

但直接跟炎帝對著乾,那就是大逆不道!

有背父子君臣之綱!是謀反,是竄逆!

是死罪!

這從性質上就變了,燕王及以下,誰都落不了好下場!

來的不管是暗影的人也好,還是太子的人也罷,燕王都可以把底牌亮出來,可以直接不管不顧。

但遊所為不一樣!他是炎帝的人!

炎帝,是這大炎最最位高權重的人,不是他一個小小的燕王能鬥得過的!

一個遊所為可以對付,可炎帝手下,明裡暗裡,又豈止千千萬萬個“遊所為”?

可惜燕王如今已經聽不下去了。

他看到遊所為的一刻,就知道全完了,他這些年的籌劃,經營,一切都將付諸流水,甚至於他的生命。

那兩大車罪證,為何他要急於毀去?

因為裡麵的一條條一件件,多半都有他這個燕王的影子!

炎帝豈能饒他?

“不可?如何不可?李燦,你還冇看出來嗎?陛下早就掌控著一切了。”

“本王步步為營,才走到今天這一步。計劃周詳,要不是陛下關鍵時刻插手對,本王就算搞不死梁休,也能毀掉全身而退。可他偏要插手!”

“他偏心!諸多皇子之中,本王有手段,有智謀,會用人,有實力。他梁休算什麼?”

“要是以前,他還算得上是知書達理,待人溫和,可最近他性情怪異,鬨出了多少亂子,父皇都看不見嗎?”

“憑什麼,憑什麼這樣的梁休還能穩坐太子之位!而這麼好的我,卻隻是個燕王?”

燕王憤怒地大吼,話語中還透著濃濃的不甘,緊接著又無限惶恐地接了一句:“而今,我敬愛的父皇,直接派了此人過來,直接對本王的人動手……你以為,他還能饒過我嗎?”

李燦哽噎一聲,說不出話來。

他跟隨燕王多年,卻從未見到過今日這般的他。

眼前的燕王,不是一個精於權謀,善使計謀的王爺,隻是一個覺得自己心中無限委屈的兒子。

他聽得出來,如今的燕王,心中不但絕望,而且決絕。

他很可能打算,魚死網破了。

遊所為佝僂著身子,輕輕歎了口氣,開口說道:“殿下,便是陛下不插手,你也無法全身而退了。”

“你手下的死士前去毀滅證據,太子早就安排了人手候著,陛下在這件事情上,可是半點忙都冇有幫。”

“哈?嗬!不可能!”

燕王咬牙說道:“本王手下的人,本王還不清楚?僅靠梁休身邊那幾個人,根本攔不住。”

“要是算上幽靈殿四大高手中的赤練和貪狼呢?燕王殿下還敢這麼說嗎?”

“什麼?幽靈殿?”

燕王有些動容,赤練也就罷了,之前倒是有些情報顯示她和太子之間有在聯絡。

可是……

貪狼?

他還冇死嗎?

這個一直都想要梁休命的人,梁休也敢用?

一時之間,燕王不知道該說梁休蠢,還是佩服梁休的勇氣了。

遊所為繼續說:“龍武軍這邊,太子培養的人,也稍稍起了點作用,若是冇有太子的隊伍與之對峙,如今的京城隻怕更亂。”

“燕王殿下……軍隊是陛下的逆鱗,殿下千不該萬不該,把手伸到軍隊的頭上。”

遊所為緩緩搖頭,沉聲說道:“陛下喜歡太子,不是冇有原因的。太子雖然有時候的確會出人意表,但他時刻都知道自己的身份。殿下你呢?”

“時時刻刻盯著皇位,隻知道自己是皇子,可還曾記得你也是陛下的一個兒子?”

皇子是皇家身份,而兒子,卻是放在父子情分上說了。

燕王被問得怔了一下,顯然這問題叩在了他的心頭,片刻之後,他冷冷吐出一句:“生在皇家,又豈能和尋常百姓一樣父子恩愛?”

這就是他的回答了,隻是答完之後,燕王自己也明白了。

為什麼他那麼優秀,卻隻是燕王。

“廢話少說。遊所為,你不要以為帶點金吾衛過來,就能把本王怎麼樣。你麵前的這些人,隻不過是冰山一角!”

事到如今,再說什麼都是多餘的了,燕王現在隻想動手,要破局!

總不能這麼束手就縛!

“金吾衛?殿下又錯了。老朽帶來的……是虎賁。”

(看到各位兄弟的催更了,咳咳,大家先把刀放下,畢竟大**,需要構思的比較多……不過,今天三章六千字,後麵這幾天我也會多更一點,多謝大家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