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賁?”

這兩個字猶如一記重錘,砸在了燕王胸口,把燕王最後那一點希望的火光,也完全砸滅了。

虎賁之名如雷貫耳,燕王身為太子,自然知道虎賁是什麼!

虎賁二字,代表了大炎的最強軍力。

既是質量,也是數量!

“怎會是虎賁?不可能的!虎賁此刻應該在……”

燕王言語未儘,聽得外麵刀兵聲音近了,踏前兩步,往院落裡看去。

敵人已經殺進來了,燕王府外的人手,顯然已經被儘數屠滅,無數的將士高舉刀兵衝將進來,氣勢洶洶,摧枯拉朽。

無數的人堵上去,想把這些衝進來的敵人擋住,殺出去。

可燕王的手下,對上這些身著黑色鎧甲的將士,就像紙糊的,完全不堪一擊。

戰況一邊倒,那群黑甲將士,戰力無匹,氣勢駭人,一招一式有如鬼助。

他們就像是從地獄裡出來的凶殘惡鬼,所到之處,鮮血飛濺,殘肢漫天!

“黑、黑色的鎧甲?”

燕王聲音有些發顫。

大炎各軍,都有自己的特色,但穿黑甲的,從來就隻有一支,便是虎賁。

在虎賁軍麵前,燕王那點人手實在是不夠殺,不到片刻,院中便再無抵抗之力。

軍陣之中走出幾名身著黑色甲冑,渾身散發著鐵血氣息的軍人來到了門前。

為首的一個看了眼圍著遊所為的那些所謂高手,將之視若無物,朗聲對遊所為說道:“遊公公,外麵的人都清理乾淨了。這些不開眼的,也要殺嗎?”

待燕王看清了最前頭那人的相貌,頓時心神巨震,噌噌噌後退了幾步:“你、你是宇文雄。真、真是虎賁!”

燕王瞬間失去了所有的氣勢。

老東西,你把我瞞的好慘……

虎賁在前,他手裡的底牌,便隻不過是個笑話。

魚死網破?

魚死,但不會網破。

有虎賁坐鎮的京城,勢必會穩如泰山,燕王手裡的力量,連點浪花都翻不起來。

燕王也想明白了,虎賁出現在麵前,更加證實了他的猜測。

他的所作所為,從來都冇有逃出過炎帝的眼睛。

隻是炎帝冷眼旁觀,將他當成了棋局中的一顆小小的棋子,加以利用在佈局罷了。

棋子再怎麼大殺四方,大放異彩,也終究隻是一顆棋子,如何能翻出棋手的五指山?

燕王絕望地閉上了眼睛。

遊所為掃了眼圍著他的那些所謂“高手”,鼻子哼哼出一句話:“燕王殿下,彆折騰了,叫手下人都退下吧?”

“哼……退下?橫豎都是一死,為何不拉個墊背的?這些都是我豢養的死士,生來的目的,就是為本王去死。”

燕王雙眼蒙著一層晦暗,再不對結局有什麼期盼,準備破罐子破摔了。

他敗了,既敗給了炎帝,也敗給了梁休。

這次的失敗,將那個雄心勃勃的燕王徹底擊潰了。

“所有人聽令,給本王……”

“聖旨到!”

傳旨聲將燕王發了一半的命令打斷。

這個時候,來了聖旨?

燕王怔愣了一下,舉起的手勢停滯在半空,望向聲音的來處。

那些死士們蓄勢待發,隻等燕王一聲令下,燕王手停在半空,他們的動作也便都生生止住了。

他們所受的訓練之中,最重要的,就是服從。

服從命令,早就刻在了他們的血液之中,命令不全,他們不會動手。

就是麵對遊所為這樣的九品高手,他們為了拚死擊一擊提前運起的內力要強行收回去,有點難受。

傳旨的公公到了,是炎帝身邊的大太監賈嚴。

“燕王梁然接旨!”

賈嚴走到近前,看了看這房中的燕王和他手下的李燦,以及那群臉色不太好看的死士,淡淡說道:“還不跪下?”

賈嚴雖隻是個公公,但卻是炎帝的親信,是正兒八經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時時刻刻陪伴君王身側,周身自稱氣場,言語不怒自威。

最先跪下的是李燦和範軻。

無論燕王的計劃如何,到這一步,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然後是燕王。

他盯著賈嚴看了三秒,又越過賈嚴看了眼外頭一眼望不到頭的黑甲虎賁軍,還有那一地的屍體,舉在半空的手終究是落下了。

“罪臣,梁然,接旨。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他跪伏在地,把頭深埋在地上,不止是因為見聖旨如見君王,也為了將雙眼中打轉的淚水埋起來,不叫人看見。

他一直以為自己已經準備好了,但直到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還遠遠不夠格做一個皇帝。

因為聖旨到時,他腿軟了。

這還隻是一道聖旨,隻是皇帝身邊的太監站在自己麵前,帶給他的心理壓力就如此巨大。

如果是炎帝親至,他知不知道自己會是什麼樣子。

那群死士見主子都跪了,哪裡還敢在繼續堅持?外麵成群的虎賁軍,靠他們幾個,上去就被長槍大刀捅成馬蜂窩了。他們根本就冇把這些死士放在眼裡,都不屑上前。

賈嚴拉開聖旨,朗聲唸到:“奉天承運,皇帝昭曰,燕王梁然,德行有缺,肆意妄為,責令送入宗正寺,以待處罰。欽此!”

埋頭在地的燕王怔住了。

宗正寺?

除了這麼大的事,就隻是把它關宗正寺?

“咳……還不謝恩?”

賈嚴提醒道。

燕王這才反應過來,連連叩首雙手高舉接過聖旨:“兒臣……叩謝皇恩!”

遊所為輕歎一聲,悠悠說道:“燕王殿下,休怪老奴多嘴。你瞧,你隻把自己當皇子,可陛下,卻還是拿你當孩子。希望殿下以後……能好自為之。請吧?老奴親自將殿下送過去。”

燕王冇說話,站了起來,把聖旨合好,老老實實地跟在遊所為身後。

宇文雄則看了眼周遭的範軻,李燦等人,還有那群尚有命在的死士,一聲令下:“帶走!”

“是!”

無數黑甲士兵圍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