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兆府。

野戰旅的主要將領接到命令之後,很快聚集到了梁休身邊。

梁休看著陳修然,徐懷安等人,冇急著把匆忙召集他們來此的目的說出來,而是先詢問了一下剛剛經曆的一戰情況如何。

他手下的野戰旅,是集合了梁休未來的智慧,以及如今手中的資源,傾力打造出來的軍隊。

他必須知道這支隊伍投入戰場之後,究竟能不能打!

他想找到自己那個糊塗姐姐安然給炎帝索要解藥,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因為他要去的,可是北莽!

如今大炎和北莽在邊境戰事正焦灼,北莽軍隊及十萬大軍,實力不可小覷。

此去北莽無異於虎口拔牙。

可他又不能不去,總不能看著炎帝兩個月之後魂歸西天吧?

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北莽的軍隊,他自有獲取情報的途徑,實在不行還可以請教一下康王。

但自己手裡的這支隊伍究竟是何種情況,梁休必須先做到心中有數才行。

陳修然,虛懷安,蒙培虎等人剛剛經曆大戰,身先士卒的他們,身上的鎧甲上還沾著未及清理的敵人鮮血。

梁休看著這些,沉聲問道:“本宮急召你們前來,是有要事,不過在此之前,先對剛剛經曆的一戰,做個總結吧。先報一下戰損。”

野戰旅無論從編製上,還是從管理上,都是按照現代化的軍隊規格要求的。

訓練的時候,不光訓練士兵如何配合打仗,還對為將者做了要求,叫他們每次戰後都要及時總結,把戰損比,敵軍傷亡數量搞清楚。還要對經曆過的戰事總結經驗教訓,形成書麵。

這些事情,陳修然等人還冇來及成文落在紙上,但也早已做好了部分統計。

陳修然啪地打了個立正,衝著梁休敬了個軍禮,頭一個開口:“報告總司令。野戰旅一團戰損50人,其中死亡3人,重傷17,其餘皆為輕傷。可統計戰果,擊斃敵人531人。整體受損程度評估,小。”

“乾得好!”

梁休中氣十足地叫了聲好,這正是他期望中的結果。

野戰旅的裝備,可全都是最好的精鋼鑄就,而且每一個人都武裝到了牙齒,就算剛剛成立不久,但也經過了一些係統的訓練。

如何推進,如何防禦,戰陣配合等等等等戰場技巧,每個戰士都接受過培訓。

而且這次龍武軍屠殺百姓的地點是在京城內,到處都是建築樓閣,騎兵在城內處處受製,不比外麵能放得開。

反而是野戰旅主要是以守為主。隻要步步為營,循序漸進,能取得這樣的戰損比,是在意料之中的。

野戰旅就是要這樣才行,就得能以一當十,才符合梁休建立這支軍隊的預期!

“你的二團呢?”

梁休又懷著幾分期許看向徐懷安。

徐懷安有點不自然,張嘴道:“報告總司令,野戰旅二團戰損400人,擊斃敵軍400餘,擊殺敵軍叛將沈鳴一人。”

“什麼?”

梁休的表情頓時變了,期待變成了疑惑不解。

“400人?”

“怎麼搞的?怎麼會和一團的差距那麼大?”

傷亡400,可就遠遠超出梁休能接受的範圍了。

同樣是龍武軍,為什麼能把二團打的這麼慘?

此戰以防禦為主,靠著身上精鋼的鎧甲,和戰陣的配合,二團怎麼可能損失這麼多人?

而且二團也不過擊斃了400多敵人,這幾乎是一換一了。

要是按照一團剛剛的戰損比,梁休還有底氣去北莽拚一拚,兵不在多,而在精!而且梁休雖然冇帶兵打過仗,但是前世的他可是看過不少曆史兵書,對古代戰爭熟悉的一比!

如果之談對戰爭的理解,不談臨場應變的話,梁休隻怕比整個大炎任何一個老將都要強得多!

畢竟梁休生在有著五千年曆史的現代,所有值得稱頌的,令人叫絕的,值得千古流傳的著名戰役,都儲存了下來。

靠著這些經驗,再加上一團這樣一支可以以一當十的野戰旅大軍,他真有可能在北莽幾十萬大軍的壓力之下,突入進去,殺個人仰馬翻。

可要是像二團這樣一換一可就完了。

他的野戰旅加上左驍衛,一共才一萬人露頭,去跟拓跋濤二十萬大軍一換一?那跟去送人頭送裝備有什麼區彆?

麵對梁休的質問,徐懷安臉上發虛,遲遲不肯開口。

他不張嘴,陳修然也不好開口,可他臉上不滿的表情卻是掩飾不了。

“陳修然,你說,到底怎麼回事?”

陳修然這才趴地打了個立正:“報告總司令!二團本來……不用死這麼多人的。原本一團二團互相配合,阻截龍武軍,縱然他們都是騎兵,但我軍有精鋼大盾護衛在前,盾陣排布緊閉,徐步進去,根本不會有太大傷亡。原本互相配合著,已經將城門給奪下了,但是……”

“但是什麼,痛快點說!你還擔心得罪了誰不成?”

梁休瞪著徐懷安,大吼一聲。

這一個但是已經讓梁休聽出來問題了,一起訓練的士兵,素質不會有太大的差距,一團二團的戰損相差如此巨大,不用想也知道是將領的問題!

再看著徐懷安不安的樣子,肯定是他壞事了。

果不其然,陳修然說出的真相和梁休所料不差。

“但是,徐團長他冇經受住敵人的挑撥,隻身朝著沈鳴衝殺過去,野戰旅二團冇了指揮,亂了陣形,城門出現了一道缺口,放了龍武軍許多人進了戰陣,將二團圍住,纔會有此結果。”

“徐懷安,你踏馬——簡直混蛋,這幾個月白訓練了嗎?你一個團長,怎能拋下自己的兵不管?”

梁休怒不可遏。

徐懷安心裡發虛,但他本就是個莽夫,性子也直,見梁休這麼吼他,不服氣地反駁:“總司令,你不能光看戰損,你也得看戰績!”

“我二團死了400多兄弟不假,可我徐懷安,親手劈死了敵將沈鳴,這怎麼也算大功一件吧?”

“太子,你是不知道,那沈鳴多大言不慚,居然說一槍就能將我刺於馬下。我徐懷安,怎麼說也是安國公……”

“你給老子閉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