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帝雙眼微眯,寒眸一閃:“還能怎麼處置?犯下如此滔天大罪,自然要殺!株連九族,朕要徹底將這些家族在京中剷除。”

炎帝佈局了這麼久,終於等到這麼一個好機會,自然是要把這些對大炎有威脅的,不聽話的權貴豪族一網打儘,同時肅清朝野。

如若不然,他也不會挑這個時機跳出來了。

梁休就知道炎帝會這麼回答。

李鳳生先前對梁休和炎帝做法的區彆做過分析,梁休記在了腦子裡,知道炎帝是站在他的立場上,要追求效率的果斷解決所有問題。

但理解歸理解,這麼一刀切,梁休還是覺得不合適。

古代的刑罰,動輒便株連九族。

一人犯下大罪,整個家族都要受到牽連,走的是寧可錯殺不可漏網的路子。

可人都是有彈性的,任何地方,任何組織和家族中,都不全然是好人,也不全然是壞人,基本都是黑白相間的。

一刀切的確效率,但卻會傷及無辜。

梁休跟這些權貴鬥了這麼久,深知哪怕是梁國公府,也不是人人都罪惡滔天,那些蒙他拯救的族中青年,還是有可圈可點之處的。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交際圈子,都有自己的人脈關係。

社會是一張網,所有人都在這個網中和彆人相互連接。

一聲令下錯殺了一個好人,他死了之後自然是不會再說什麼。和他曾經結交的那些和自己家族無關的朋友,難道不會為他的死而悲傷難過?難道不會對皇室的處罰方式寒心?

而且一個家族之中,若是有人犯了錯,其他無辜的人擔心自己受到牽連,豈敢不去包庇?

如此本來冇錯的人,也被逼得錯了。

天下人若隻對皇室畏懼,對律法畏懼。

那無論扳倒多少豪族權貴也冇用。

後起的家族,都會多留一個心眼,防著大炎皇室,擔心惹怒天威,一家子全都要完。

帶著這種心情,他們又豈會真的心向大炎?

冤有頭,債有主。

律法就應該嚴明,就應該誰犯的錯去懲罰誰!

要讓所有人都知道,行惡纔會受罰,而不是談到律法就變色。

隻有目標明確,量刑精準,世人才能看見律法嚴明,才能真正起到律法威懾作用。

這些未來的先進理念,梁休很想在大炎推行開來。

梁休知道,不能把這些理念一下全都扔在炎帝麵前,觀念,是要一點一點改變的,還是要放在具體的事情上,講明道理。

“好,殺!”

梁休點頭讚同炎帝的意見,但立刻又接了一句:“可是不能全殺。”

炎帝淡然看著梁休,緩緩開口:“接著說。”

梁休豎起一根手指。

“這些權貴豪族,家族龐大,相互之間盤根錯節。犯下案子的隻不過是其中幾個小輩。哪怕是審查過後,把縱容他們犯錯,包庇他們罪責的長輩也都算進來,把那些幫凶,狗腿都算上,也不會是整個家族。株連九族,必定會有無辜者無端受到牽連。這是其一。”

梁休豎起第二根根手指,緊接著又說道:“這些家族體量巨大,財產倒罷了,關鍵是他們的人遍佈京中各處,充當著京城商業和社會關係的重要樞紐和節點。把他們一刀切,的確能快到斬亂麻。”

“可他們倒了,必然會有新勢力崛起替代他們的位置。這些新的家族為了爭奪地位,資源,勢必會明爭暗鬥,引起京城動盪,破壞京中穩定。”

“自古以來權貴相鬥,最終遭殃的,還是百姓。京中百姓才過上幾天好日子,便又要陷入動盪之中,民心必會自亂。”

“百姓纔是一國之本,纔是大炎的根基,便是為百姓故,也不能這麼草草處置。這是其二。”

梁休又豎起第三根手指:“其三,這幾大國公府,還有陳士傑等大豪族,也有子弟在朝中擔任要職,且不在少數。連根拔起,怕是整個朝堂會有一半的官員都要落馬。”

“在朝為官,即便是這些家族的黨羽,也都有各自的職務,分彆掌管著水務,鹽運,礦山,稅收。這些事務,對朝堂,對整個大炎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而且許多職務非常需要經驗,若是找不到合適的官員頂替,必然會出現問題。”

“這些緊要之處,便是一處出現問題,都可能會導致整個大炎時局動盪,何況要拔掉這麼多官員?”

炎帝邊聽邊不住點頭。

在他眼裡,梁休就是個小傢夥,雖然鬨出了不少動靜,但也都是小打小鬨。

可今日聽他分析這麼許多,炎帝發現梁休很有眼界,看問題全麵,思考也很有深度,雖然都是些簡單的觀點,但以他的年紀,能分析這麼多,已經算得上是大才了。

炎帝聽得嘴角都忍不住微微勾著,似是在為自己這個兒子驕傲。

賈嚴在炎帝身邊伺候,聽梁休這一通分析,更是驚訝。

他眯縫著的眼睛都睜大了些,深邃的雙眼中有微光閃爍,微躬的腰都挺直了幾分。

見梁休闡述完了觀點,炎帝微微仰頭,問他:“太子所言,倒是有幾分道理。那依你之見,該如何處置這些權貴豪族呢?”

“很簡單,按罪責輕重,分彆量刑,殺一批,流放一批。隻責任到人,但不禍及整個家族。”

“罪責嚴重的幾人,公開處斬!稍輕的,遊街示眾,流放邊塞,罰繳半數家族財產充公。”

“查明受害者身份,責令這些家族出銀兩,對死者家屬進行經濟上的補償,雖不能複生生命,至少也能表達態度。”

“做到這些,便足以平民憤。”

“若是家主也被處斬或者流放了,就讓他們族中再找人坐上家主之位就是了。”

“兒臣這些日子,忙於查案,機緣巧合倒是救了這些家族中的幾個子弟。我看他們就很不錯,若是能扶植他們上位,將來必定會對我皇室心存感念,便於掌控。”

“並且,如此一來,這幾個權貴豪族實力上會受到壓製,但在京中的位置不會有太大的變化,不會造成京中動盪。他們背後扶植的官員,也可以暫時不動,朝堂也不會出什麼亂子……”

(三章到位,兄弟們明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