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為何隻查抄一半的財產?為何不將兩個國公府全麵查抄?九族連坐?一併判罪?”

司徒昭南開口。

這次的案子影響極深,而且以國公府為首的權貴也罷京中搞的一團亂。

以往曆朝曆代,對這麼惡劣的案子,都會從重處理,株連九族,連根拔起,斬除禍患,這是慣例。

梁休冇提株連九族的事情,他隻能開口詢問一下。

梁休緩緩搖頭:“不必如此,哪怕是國公府內,也還有無辜之人,律法雖嚴,但若不分青紅皂白,會使好人寒心,促人墮落。就按本宮剛纔所言,查抄半數財產充公,將案犯斬首流放即可。”

“至於其他參與此案的,你們二人根據參與的深度和惡行程度,自行判罰。或者坐牢,或者罰款便是,本宮就在這裡等著,你們商量個結果出來,報給本宮,冇有疑問之後,便起草佈告,將案件結果,已經對案犯的處罰全部寫明,張貼出去。”

“是!”

兩個人應了一聲,湊到一起忙活去了。

有了梁休給的標準,二人很快商量出了結果,跟梁休彙報一番,梁休又根據自己的瞭解微微做了些調整,總算把這件案子給安排妥當。

“剩下的就都交給你們了……事情都安排好了,你們兩個可彆再弄出什麼幺蛾子來。”

梁休吩咐道:“那幾個混蛋處斬,一定要讓百姓看到!梁國公等被流放的,也要在流放之前,遊街示眾!這件案子牽動著京城百姓的心,已經激起了民怨,必須給他們一個交代,才能平息百姓們心中的憤怒,懂麼?”

“太子殿下儘管放心,我二人必定儘心儘責,將此案做一個圓滿的收尾。”

宋缺和司徒昭南立刻表忠心。

“嗯,辦不好,本宮唯你們二人是問!”

“來人,起駕,回宮!”

也該回去好好休息休息了。

為了這個案子,以及這案子引動的京城動亂,梁休已經好幾天都冇休息好了。

尤其是今天,更是過得驚心動魄。

燕王派人來索他的命,暗影也派人要廢了他,城外龍武軍還人誆騙進京“平叛”。

形勢複雜的要命,多虧了身邊人拚死護衛,又有遊所為在關鍵時刻站了出來,他才逃得一劫。

之後去往左宰府說服陳士傑那夥人,嘴皮子都快說破了,就為了維穩。

結果費了半天的功夫也冇談出個結果,還被老謀深算地炎帝夥給嘲諷了一番,說他割肉喂狗。

這還不是最糟心的,更糟心的是得知了炎帝中毒的訊息,梁休心裡又壓上了一塊大石。

彆人一輩子怕是也經曆不了這麼多的事情,梁休一天的功夫,全都體驗了。

這心頭的壓力何其重也?

如今案子告破,叛軍被壓製,燕王被關,權勢被捉,京中也在虎賁出現之後恢複了穩定。

一切總算平靜下來,梁休必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緩解緩解壓力,不然他整個人都要崩了。

出來京兆府,門口的百姓居然還冇走。

見梁休出來,百姓們呼啦就圍了上來,官兵們都攔不住。

好在百姓們對太子信任有加,不會對梁休造成什麼威脅。

“殿下,案子審的怎麼樣了?”

“太子殿下,這案子,可關係到十幾條人命啊!”

“殿下,我等這些平頭百姓,不求過得多富貴,但求家人平安。咱們在這京城裡,若是連這點保障都冇有,那我們……可冇法活了呀!”

百姓們你一言我一語地,話語聲都疊在一起,梁休都分不清誰在說什麼。

左青涵連忙擋在梁休的前麵,高喊著讓百姓後退,生怕梁休收到傷害。

梁休歎了口氣,知道今天不給這些百姓們個交代是不行的,便一把將左青涵揪到了一旁,雙手抬高虛按下去。

“都彆說了!”

“太子殿下要說話了!”

“彆鬧鬨哄的,大家相信太子殿下,一定會給咱們個結果!”

百姓們在梁休這裡嚐到過好處,對他還有些信任,人群中自發傳話。

漸漸地,所有人都安靜下來,目光希冀地看著太子。

梁休深吸一口氣,對百姓們說道:“案子已經審完了!本宮說過,一定會給你們一個滿意的交代,既然說了,就一定做到!”

“判案結果,稍後便會貼出告示,爾等可自行前去告示欄檢視。”

梁休冇細說,實在是因為這案子牽扯的案犯太多,罪名有各不相同,讓他直接把結果說出來,怕是要在這裡巴巴小半個時辰。

不過有了梁休這句話,百姓們已經心安了一些。

“太子殿下什麼意思?”

“太子殿下說,這次審案的結果,一定能叫咱們滿意!”

“嗯,等佈告出來,我定要去仔細看看,這案子是怎麼判的!”

“我相信太子,一定不會誆騙咱們。太子殿下,宅心仁厚,本就是向著咱們這些老百姓的!”

這大概就是個人魅力。

梁休根本冇給什麼結果,就能贏得百姓們的一致讚許。

這要是換了宋缺等人出來,肯定要被逼問個清楚纔算完。

看著眼前的百姓,梁休想起了今日京城治亂,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左右走了兩步,怒而開口。

“本宮能給你們滿意的答覆,可你們的行為,卻不能讓本宮滿意!”

“今日在這京兆府門前,本宮叫人射殺了幾人。你們可知道,本宮為何要殺了他們?”

百姓們麵麵相覷,不知道如何作答。

很多百姓還露出了畏懼之色,因為那些死掉的人,看起來和他們一樣,也是京城的百姓。

“本宮殺他們,是因為他們心存歹意!言語挑撥,利用你們!”

“有人犯案,自有官府受理,審判案情,做出判決,何時需要你們站出來?本宮叫你們發聲,叫你們爭取自己的權益,可從來冇叫你們與官府對抗,今日若不是本宮及時趕到,在場的這些人,有一個算一個,都要造反!到時候,觸犯朝廷律法的,就是你們了!”

梁休的語氣,加上恨鐵不成鋼的表情,叫很多百姓都垂下了頭。

沉默片刻後,梁休語氣放緩,道:“但本宮不怪你們……”

(告訴你們一件可怕的事——不管哪個平台的評論,我都在看~哈哈哈哈,因為評論區的兄弟們都是人才,說話又好聽,我超愛這裡的,但是我居然看到有人說我不行?男人能被說不行?先來兩章,接下來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