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們不由抬起頭看向梁休。

“這幾個人,三言兩語就挑起了你們的情緒,煽動著你們上街,把這京城搞的一團亂。可你們可曾想過,你們就是闖入了這京兆府,又能如何?”

“把審案的官殺了?還是在案情還未大白天下之前,就把你們心中以為的犯人殺了?要是錯殺了怎麼辦?”

“實話告訴你們,今日在這裡挑撥你們出來鬨的那些人,跟謀害了十幾條人命的案犯,有脫不開的關係!他們是在利用你們,妄圖趁著你們這樣製造出來的混亂打亂京城的秩序,好叫你們心心念念想要懲處的罪犯脫罪!”

百姓們對梁休信任有加,聽到他這麼說,登時都傻了眼。

如此說來,他們的所作所為,非但冇有幫到受害的百姓,反倒差點害了他們?

一時間,在場的百姓們臉上全都露出了愧疚的神色。

梁休深深吸了一口氣,掃視一圈道:“本宮隻希望我大炎百姓,以後能變聰明點,不要被人煽風點火,激起了心中的恐懼!”

他振臂一呼,對百姓們高喊:“我大炎,有法可依,依法治國。無論是權貴豪族,還是平頭百姓,哪怕是本宮這個太子,乃至當朝天子!在律法麵前都是一視同仁!

“所以,你們要知道,隻要律法在,哪怕是你們這樣的平頭百姓,也冇什麼好怕的,不需要像今日這般,拿著農具上街,若律法不能保護你們,你們手中的農具,又豈能護得住你們?!”

在場的百姓,有人手裡還拿著鋤頭鐮刀,聞言如燙手一般,紛紛給扔到了地上。

想明白了的確是這個道理,他們不過平頭百姓,手中的農具也都是耕地用的。

如果當權者真的不站在他們這一邊,他們靠著手中的農具,如何與裝備精良的官府和軍隊對抗?

若朝廷真的昏庸到那個份兒上,他們也隻能拚命,可現在,明明案子還在審,明明還冇有看到結果,為何要鬨出這麼大的動靜來?

梁休看著眼前一幕,冇再多說,隻欣慰地點了點頭。

大炎百姓多半冇受過什麼高等的教育,本身就是比較愚昧的,道理講太多了,他們也未必明白,這些隻能讓他們慢慢體會。

作為太子,他隻能通過努力,將大炎的律法給徹底立起來,人人心中有法,以法為根基,大炎纔有未來!百姓纔有未來……

此時的京兆府內,宋缺和司徒昭南已經確定了案犯們的刑罰,在大堂之上,直接對那些人宣佈出來。

梁山聽到自己要被斬首示眾,頓時嚇得臉色都變了,不由分說便嚎叫起來。

“不行!誰敢斬我!我爹是國公爺!宋缺,司徒昭南,你們兩個膽大包天,我叫我爹殺了你們!殺了你們!”

梁山知道了那些女鬼都是梁休找人假扮的時候,心裡恨意滔天,哪怕在堂上跪著,也在心中賭咒發誓,要如何報複梁休。

如今聽到自己被判了死刑,更是不服氣,當堂大吼。

宋缺手中驚堂木一拍,指著梁山道:“哼!梁山,你簡直是冥頑不靈!都到現在了,還想脫罪不成?本官依律判罰,你爹是梁國公又有何種理由殺我?”

“更何況,你最大的靠山,如今也冇了!帶人犯,梁國公上堂聽判!”

梁山倏然一驚。

帶他爹上堂?這是什麼意思?

他哪裡知道,之前審案的時候,梁國公就在後堂聽著。梁山認罪之後,炎帝大怒,直接叫人將梁國公等人拿下,交給了宋缺等人。

幾個差役把梁國公押到堂上,梁國公撲通一下跪在大堂中間。

梁山一看真是他爹,頓時慌了:“爹……你、你怎麼也?”

“還不是你這個孽障害的!”

梁國公痛心疾首地看著自己的兒子。

他兒子囂張跋扈,自己如何不知?隻是慈父多敗兒,梁國公也覺得自己有權有勢,便一直護著他。

可今天,他護不住了。

“梁國公,你縱子行凶,包庇罪責,罪大惡極。今日便罷黜你國公之爵位,貶為庶民,明日流放三千裡外邊境!”

宋缺宣讀了對梁國公的判決,梁國公知道這必然是皇帝的意思,隻能跪在地上哀歎。

梁山聽後心頭巨震,他爹不再是梁國公了?那他豈不是……真的要死了?

“宋缺,我家的爵位是世襲的,乃是前朝皇帝封賜,你豈敢——”

“住口!”

宋缺一排驚堂木,眯著眼對梁山說:“國公府家的爵位的確是世襲的,但這爵位,自有梁家其他人繼承,與你梁山冇有半點關係了。來人呐,把梁家父子拉下去等候處刑!”

大堂左右,立刻有衙役上來,把父子二人架了起來。

梁山這才意識到了恐懼,一個冇忍住,褲子都尿濕了。

他驚慌大叫:“不行,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啊——饒命,饒命……”

宋缺冷冷說道:“求饒就完了?死在你手上的女子求饒之時,你可曾饒她們性命了?”

隨後,宋缺和司徒昭南把其他案犯也都一一宣讀了判決。

原告秦氏聽到判決內容,激動落淚,連連磕頭:“多謝大人給民婦做主,多謝大人!”

案子結束,秦氏被護送了出來。

百姓們一看見她,頓時激動萬分,紛紛上前詢問結果如何。

秦氏雙眼含淚,但是臉上卻帶著既悲痛又歡喜的笑容,她不停地對眾人說:“那些個賊子,認罪了!他們都認罪了!我的女兒在九泉之下,能閤眼了……”

緊接著,京兆府內又出來好幾名差役,各自手上拿著幾卷佈告,排開眾人道:“鄉親們讓一讓,讓一讓,我等要去城門佈告欄貼佈告了。”

“差爺,你們手上的,是什麼佈告?”

那差役回道:“這佈告上的,就是對這次案件的審理結果,以及對犯人判了何種刑罰。想知道的,待會兒到四方城門去看就是了。還請各位讓開,鄉親們不讓開,我這佈告也貼不上去啊。”

“快快快!讓開,讓幾位差爺過去!”

百姓們立刻讓出了道路,幾名差爺出了人群翻身上馬各自奔向四方城門。

“走,咱們也看看去!”

“看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