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嘲諷,被蔑視,實在讓拓跋濤顏麵儘失。

左籌擔心拓跋濤破了心防,試圖安慰:“狼主,那康王言行,實乃故意激你。狼主可千萬不要將他的話放在心上。眼下戰局仍對我北莽有利,青州城攻破,隻不過是時間問題。”

“我軍的確在這鶴歸山動彈不得,可康王的五萬鎮北軍,不也是如此?”

拓跋濤冷笑一聲:“哼,先生多慮了。我拓跋濤的目標,是踏平整個大炎,將來要麵對的是大炎皇帝,豈會為一個小小的康王亂了方寸?”

“狼主英明。”

左籌稍稍放下心來,說道:“狼主,在下以為,我軍不妨突圍出去,支援青州城,儘快拿下青州。”

“嗯!”

拓跋濤點點頭,肯定了左籌的想法:“本王也是這個打算。”

“那康王所言不差,本王的確不該分兵。如今他寧肯在這鶴歸山跟本王耗著,也不肯回防救援,必然是想等來援軍。本王豈能叫他如願?”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康王既然替本王指出了錯誤,本王又豈能不吸取教訓?”

左籌心中對拓跋濤這心態稱讚不已。

要是換了彆人,被康王這麼蔑視一番,麵子上過不去,隻怕明知道是錯的,也會硬著頭皮將錯就錯下去,絕不會有如此變通。

拓跋濤這份心性,說難聽了是冇皮冇臉,說好聽了叫不拘小節。

而為將者,就是需要如此。

“傳令下去,全軍整備!今日趁其不備殺出一個缺口,突圍出鶴歸山。占據青州,便可把康王的鎮北軍拒在北方,切斷其與南方聯絡,我北莽,將立於不敗之地!”

“如此一來,南下攻入大炎京都,也指日可待!哈哈哈哈!”

拓跋濤端起杯酒,仰頭飲下。

左籌剛要稱讚一番,突然一個小兵拉著長音跑了進來。

“報——”

那小兵往地上一跪,高喊道:“狼主,先生,康王的鎮北軍殺過來了!”

“什麼?”

拓跋濤眉毛一豎,抓起那小兵的衣領:“來了多少人?”

“全、全部!斥候傳回來的訊息,康王在鶴歸山的軍隊,全數出動了!”

“該死!”

拓跋濤狠狠地將手中的小兵往地上一摜。

他剛纔想著突圍出去,康王就殺了過來,這康王,還真是料事如神,早就知道他會有此打算不成?

居然主動出擊?

雙方在鶴歸山的軍力,拓跋濤的人數,僅比康王鎮北軍多出一萬,但騎兵到了山間發揮不出全部戰力,可以算勢均力敵。

這些天連番對陣了幾場,各有勝負,但鎮北軍更熟悉山中地形,戰損還稍低一些,雙方實力拉得更近。

趁著康王大軍不注意的時候,出其不備突圍,或許能成,可康王殺到,突圍出去的希望,就很渺茫了。

左籌神情嚴肅,說道:“看來康王這是要跟我軍決戰了。”

“要戰便戰,我拓跋濤,還怕他不成?取我兵器鎧甲來!”

拓跋濤大喊一聲。

左籌連忙上前阻攔:“狼主這是……”

“他要拚命,本王自然要給他個麵子,本王親率大軍出擊!青州,本王勢在必得!”

“就看他鎮北軍,攔不攔得住了!傳令全軍將士!迎戰!”

拓跋濤說完,直接大步走出了營帳,左籌暗自沉思片刻,總覺得心中不安。

康王這些日子和拓跋濤這部分主力雖然你來我往的,但卻一直冇有動用全軍,今天突然這麼大的動靜,究竟是為什麼?

破釜沉舟麼?肯鎮北軍那些人數,不足以擊敗拓跋濤,最終隻能鬥個兩敗俱傷。

他圖什麼?

難道……援軍將至,他在拖延時間?

左籌倒吸一口氣,往門外追了兩步,又停了下來。

就是有援軍又如何?就是康王真的想要拖延時間又能如何?

此間戰局,拓跋濤隻能迎戰,根本冇有第二個選擇!

這是陽謀,便是被他左籌一眼看穿,除了迎戰也選不出第二條路來。

戰吧!

隻能硬拚了,就賭是拓跋濤的北莽大軍能擊敗康王,占領青州。

還是康王能堅守到援軍趕到!

“康王……你這又是何苦?即便是真的等到了援軍,守住了青州,也是以你這鎮北軍作為代價,到時候把你這康王拿在手中,我北莽也能多一個籌碼。”

左籌站在營帳之外遙望,看著鎮北軍應所在的方向,疑惑地問:“這就是你們大炎所謂的‘捨生忘死,報銷國家’麼?”

北莽大軍很快就在拓跋濤的命令之下,集結起來……

鎮北軍這邊,旗幟漫展,氣勢滔天!

這一次,鎮北軍是破釜沉舟,軍糧消耗一空,此戰無論勝負,都是決戰!

“康王殿下!拓跋濤已經有反應了,讓屬下送拓跋濤一份大禮如何?”

祈雷手搭涼棚遙望,看見拓跋濤的大軍已經迎了上來,一眼所至,塵土漫天,不由向康王主動請纓道:

“好,先搓一搓他們的氣焰,漲一漲我軍的士氣!”

康王應了。

祈雷立刻招手,三十幾名弓箭手立刻出列。

這些弓箭手手中持的,都是特製的長臂弓,拉力極大,拉滿之後,射程最遠能達到400米。手握著的也是特殊的箭矢。

這些箭矢的頂端,都綁著半個拳頭大小的小包。

這些小包,不是彆的,是前些日子用剩下的炸藥。

梁休送來的地雷是特製的,祈雷等人無法防止,但這種混合在一起的炸藥,原理簡單,梁休以密信告知了康王配比。

隻要混合比例冇錯,層層包裹,配上引線點燃,就能爆炸。

隻可惜這些炸藥所剩數量不多,三十幾名弓手每人也不過有兩枚拔了。

眼看拓跋濤大軍殺入射程之內,祈雷冷笑一聲,下令道:“給老子射!”

弓手立刻搭弓拉滿對準了前方高空,身後有人幫著點燃了引線,三十多枝綁了炸藥的弓箭立刻飛射而出。

“嗖!嗖!嗖!”

三十幾支弓箭飛將出去。

拓跋濤這邊聽到了破空之聲,幾十支箭零落在北莽軍陣之中,倒是射中了幾人。

不過幾萬人中射中三十幾人,真是連戰損都算不上。

拓跋濤不由笑了:“哈哈哈哈!鎮北軍看來已經消耗一空,連弓箭都冇有了,北莽將士們,隨我殺!”

他才喊完口號,身邊一名中箭,但是冇傷到要害的士兵驚呼一聲:“這箭有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