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王和拓跋濤原本是將對將,兵對兵。

雙方都是主將,身邊哪怕有交戰的士兵,也自會去找跟自己身份相當的對手砍殺,不會乾擾二人。

可這畢竟是戰場,並非兩國舉辦的什麼和平比試。

當軍力的天平傾斜時,就註定不再是一對一了。

康王和拓跋濤二人,身為主將,實力自是不弱,雙方你來我往。

康王使長槍,一寸長一寸強,槍尖過處,帶起一道道刺耳的風聲。

拓跋濤使刀,雖不及康王的長槍攻擊距離遠,但他身法靈活,一找到機會近身,就能讓康王施展不開,抵擋得非常勉強。

二人從太陽剛剛斜掛東方,一直戰到日上三竿,都是氣喘籲籲,一時間忽悠勝負,身上都掛了點彩,但依舊未分出勝負!

隻不過康王身邊的鎮北軍,數量越來越少,反而是北莽士兵越來越多。

有些北莽士兵已經找不到鎮北軍的普通士兵當對手了,於是遠遠地將康王圍了起來,一旦有機會,他們絕對會出手。

祈雷本來是打算擒賊擒王,直接把拓跋濤給斬殺,到時候北莽軍就能不戰自潰,冇想到衝入敵陣之後,被左籌指揮著一群人團團圍住。

殺了一批又湧上來一批,冇完冇了。

他看到康王處境不妙,急切地想要前去援護,卻始終未能成功。

強行衝出去的話,這麼多小兵,怎麼也能在他身上留下些傷口。

若是傷得稍微嚴重一點,就算衝到了康王身邊,也不能算是援護,反而成累贅了。

“北莽的狼崽子們,老子砍死你們!”

焦急萬分的他,隻能化憤怒為力量,繼續跟周圍的兵士纏鬥。

左籌雖然隻是個謀士,但在戰場上卻不能小覷,他不親自上陣,隻在一旁利用手勢指揮,就收效甚佳。

鎮北軍中的將領,被牽製住的不止祈雷一個,其他幾個小將,也都被圍,各自陷入苦戰。

左籌看著戰局之中,北莽軍漸漸占優,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些許笑容。

大炎軍隊的潰敗,似乎已成定局!

康王和拓跋濤再戰一合,長槍一挑,將拓跋濤給逼開,自己則趁勢躲開了五六個北莽士兵的合攻,往後退了幾步。

身邊立刻胡上來四名鎮北軍士兵,持盾擋在前麵。

但此時的戰場,鎮北軍因為人數劣勢,已經被北莽軍分割開來,東邊一塊西邊一塊。

康王所在的這一塊,士兵加起來也不過十幾名。

可週圍圍著的北莽軍,卻足有幾十人。

十倍還多的差距,想要將敵人殺光,或者突圍出去,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拓跋濤見狀,也暫時放棄進攻,推到自己陣中喘了口氣,笑吟吟地看著康王:“康王,昨日陣前,被你在嘴上討了便宜。今日施展,你這鎮北軍就不行了。”

“不是說本王的騎兵下了馬就不是你鎮北軍的對手麼?看看此間形勢,你五萬人的大軍,現在還能有三萬就不錯了!”

拓跋濤指了指四周。

二人所在的位置,是山腰處最高的一塊地方。

四下遙望,幾乎就能看到整個戰局。

康王環視周圍,流血漂杵,屍骨堆積無數,隨著風吹過,一股刺鼻的血腥味瘋了一般往他鼻子裡鑽。

伴隨著大腦的刺痛感,康王臉眼中閃過一絲凝重。

正如拓跋燾所言,眼前形勢對鎮北軍而言,並不樂觀,鎮北軍人數銳減,拓跋濤口中的三萬都是往多了說的,康王估計,現在鎮北軍也就剩下兩萬多人了。

而北莽軍的數量,大概是鎮北軍的一倍左右。

左籌見拓跋濤這邊停手,便教人護著從後邊趕到了拓跋濤身邊,遠遠滴跟康王喊話:“康王,你這鎮北軍今日主動出擊,還傾儘所有,實是自取滅亡。”

“彆以為我們狼主不知道你什麼打算,你不就是想為青州的守軍再爭取一點時間麼?”

“隻可惜,你的努力,並冇什麼作用!”

“照現在的情勢,這鎮北軍最多也就能拖住我狼主的大軍一天的時間。待鎮北軍全滅,我北莽士兵至少還能剩下兩萬有餘!”

“明日我軍照樣能挺進青州城。隻要占領了青州,我北莽大軍便有了據點,伺候南下征戰大炎,指日可待。”

“康王如此決策,應該是看不到取勝的希望了吧?纔想著破釜沉舟,不知在下可猜中了康王殿下的心思?哈哈哈哈!”

左籌自得意滿地笑道,他這樣的為軍謀劃者,最大的快感,莫過於猜中敵人的心思,看破敵人的詭計了。

而近日他看破的,是大炎的皇帝的親兒子,這層身份,更加讓他心中得意。

康王雙眼猛然一眯,冷笑一聲:“哈哈哈哈,你這北莽的謀士真是可笑,戰場對敵,計較敵人,竟然是用‘猜’的嗎?”

“那本王告訴你,你猜錯了!不妨你再猜猜,本王是在嘴硬,還是真有後手?”

左籌麵色一僵,真叫這個問題給問住了。

不過片刻,他便反應過來,康王這是在攻心,故意擾亂他的思緒,讓他起疑。

“不愧是康王,三言兩語就能下套,左某險些就踩進去了。”

左籌誇讚康王一番,冷笑著對拓跋濤道:“看來他們應該是不會再有援軍了。”

“好,如今我部已經占了優勢,擂鼓發令,振奮氣勢,今日,就把鎮北大軍,全都葬在這兒!”

拓跋濤豪氣沖天地下令。

後方立刻有人舉旗傳信,北莽軍後方立刻傳來一陣特殊的鼓點聲,北莽士兵聽到這鼓點,氣勢大盛,鼓了把氣力,瘋狂朝鎮北軍砍殺過去。

“哈哈,戰局已定!就讓本王親手把康王的頭顱摘下來!”

一旁左籌獻策道:“狼主,屬下以為不必殺他。”

“活的康王比死的更有價值。畢竟他是大炎皇帝的親生兒子,拿在手中,也算多個籌碼。我軍就算占據了青州,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穩固下來,若是大炎再撥大軍攻打,我軍疲憊,恐會有失。”

“可咱們手中若有康王為質,便能叫大炎皇帝心存忌憚,如此一來,對我北莽更為有利!”

“不錯,不錯!”拓跋濤聽左籌分析一番,點頭稱是,便冇急著動手,揚聲對康王喊道,“康王!今日你鎮北軍必敗,王爺身份何等尊崇?”

“這鎮北軍數萬條人命,也是何其珍貴?”

“與其戰死,不如命令全軍丟掉兵器,乖乖跪下投降。隻要你肯投降,本王不但可以格外開恩,留你一命!還可視你為上賓,邀你回我北莽做客,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