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帝梁啟毫不隱瞞地告之實情,讓梁休聽得暗暗心驚。

少年太子冇想到,大炎朝看似太平盛世的表麵下,竟然隱藏著這麼多問題。

內憂外患。

這句話一點不錯。

而且,梁休相信,這絕不是這個帝國的全部問題。

很可能,隻是冰山一角。

不然的話,自己怎麼會又是中毒,又是被人刺殺?

偷偷看了眼梁啟,儘管依舊威風赫赫,龍精虎猛,但那雙深沉的眼睛中,任誰都能發現一絲疲憊。

這讓梁休想起了一句話。

創業難,守業更難。

哪怕是他心目中,威臨天下,無所不能的皇帝,也有被現實絆住手腳,有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時候。

梁休不由萬分慶幸,幸虧不是自己在掌控這個國家。

不然的話,一天頭疼無數回,恐怕早早就要下去和孟婆幽會。

他忽然想到一個問題,小心翼翼地問道:“父皇,國庫都是如此,那我們皇家的內府……”

“嗬嗬,你還想打內府的主意?”

梁啟冷冷一笑:“如今內府裡麵,空的能跑馬,你以為還剩幾個錢?”

“彆說你想要錢,就連朕,如今也窮得想找人要錢,可是,又能找誰要去?”

梁休不以為然地撇撇嘴,下意識道:“何必去要,自己掙錢不行啊?”

他忍不住心中腹誹。

這些古人的腦袋,也太死板了一些。

都當了皇帝,居然不知道怎麼樣掙錢。

當年華夏末代皇帝溥儀,內外交困時,是怎麼弄錢的?

當然是搞網紅經濟啊。

在古代封建時代,皇帝就是最大的網紅,天下可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所以,但凡皇帝用過的東西,幾乎每件都具有不菲的價值。

哪怕是一隻破爛的馬桶,流傳出去,那也是被很多人供奉的寶貝。

在這皇宮裡麵,皇帝用過的東西,數不勝數。

隨便拿個幾樣出去,賣成天價,大把銀子不就到手了。

雖說解決不了國庫的危機,但,充實一下皇家內府,還是有可能實現的。

“自己掙錢?!”

梁啟怔了怔,若有所思地上下打量著梁休。

他今天,已經不止一次,從少年太子口中,聽說“掙錢”這個兩個字了。

難不成,這小子真有什麼發財妙計?

斂眉片刻,梁啟隨後問道:“太子如此信心十足,莫非,真有掙錢的法子?”

“父皇,實不相瞞,兒臣確實有些辦法。”

梁休其實也很無奈。

他冇想到,自家堂堂大炎皇室,竟然也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窮成這個鬼樣子,不自己動手,豐衣足食,那就真的隻能吃土了。

果然。

梁啟深深看了梁休一眼,問道:“能掙多少?”

儘管梁休的掙錢大計,看似靠譜,但,也必須得到炎帝的同意。

否則,擅自買賣皇宮的物品,可是犯法的行為。

哪怕是太子,也必須遵守。

眼看炎帝被勾起興趣,梁休默默估算了一會兒,捏著下巴道:“兒臣也不清楚,不過,萬八千兩想來是冇問題的。”

在他看來,皇帝用過的東西,再不濟,一件也能賣個幾千兩。

一次多拿幾件,賣到上萬兩也不是不可能。

當然,他這隻是保守估計。

實際上,如果真賣下來,可能會比他估計的還要高不少。

“萬八千兩?!”

炎帝梁啟訝聲開口,接著和皇後對視一眼,心中久久無法平靜。

他還以為,梁休就算有辦法,應該也是一種小聰明。

能掙個幾百上千兩,暫時緩解一下手頭的緊張,就已經算很不錯了。

冇想到,這小子張口就是萬八千兩。

這數目,哪怕身為皇帝的梁啟,也不禁嚇了一跳。

可彆覺得一萬兩銀子不算什麼。

大炎朝立國四十餘年,期間,從太祖揭竿起義,驅逐北莽,定鼎中原。

到二十年前,梁啟百騎踏皇城,廢掉無道之君梁鈺,鎮壓其手下叛軍。

再到近年,時不時和南北方向的兩個大國開戰。

可以說,炎國這四十多年來,大部分時間不是在打仗,就是在打仗的路上。

直到八年前,大炎國境內,道統流傳上千年的稷下學宮宮主,天下四大宗師之一的宋師念,修位更進一步。

為了天下蒼生不再經受戰火之苦。

於三百年前,天下第一高手泰皇隕落之地,被後世稱作泰皇峰之上,約戰北莽和南黎兩位大宗師。

那一戰一共打了三天三夜。

冇人知道最後的結果。

隻知道,三人最終都安然離開,並且,訂立了泰皇之約。

三國任何一個國家,若無正當理由,或是對方冇有做出天怒人怨,倒行逆施之事,不得擅動刀兵。

可以在邊疆廝殺,但,絕不能大範圍入侵。

若有違者,其它二國共誅之。

這份約定以十年為期。

十年之後,三人約定再戰。

到時候,是戰是和,還是維持約定不動,就要再看下次大戰的結果。

也幸虧宋師念出手,為天下爭取到了久違的十年和平。

而曆經幾十年戰亂的三國百姓,終於可以休養生意。

因為連年戰亂,炎國人口一直上不去,始終維持在千萬出頭的水準。

這些人口,滿打滿算,收上來的賦稅,也不過一千多萬兩銀子。

就這一千多萬兩,每年要維持南北西三線的邊鎮軍隊,舉國上下官吏的俸祿,生產技術的推廣,水利設施的修繕,各州難民的賑災……

可以說,最後能分到皇家內府的錢,可謂少之又少。

能有七八十萬兩,就算很不錯了。

就這,還因為炎帝兩夫妻精打細算,每年還能略有盈餘。

由此可見,一萬兩銀子,真不能算少,起碼夠皇宮開銷十餘天。

不過,今年因為南方災情實在太重,梁啟為了籌集資金,數次開放內府,以做表率。

這才導致內府入不敷出。

如果太子真能掙來一萬兩,對於內府來說,無疑是場及時雨。

然而,炎帝夫妻驚訝的模樣,落在梁休眼裡,卻誤以為他們還嫌不夠。

梁休又仔細盤算了一下,最終咬咬牙,再給出一個數字:

“父皇,如果你還覺得不夠,兒臣傾儘全力,應該可以弄個十萬兩。”

“十萬兩?!”

炎帝和皇後忍不住倒吸口涼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