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翦見康王到了,迴轉過身,直接在康王麵前跪下,肅然道:“末將陳翦來遲,罪該萬死,請康王殿下降罪!”

“哎,哪裡的話!”

康王急忙上前,將老將軍扶了起來:“陳將軍來的正是時候,兩箭救了本王性命,本王感激還來不及,降什麼罪?”

陳國公這才站了起來,看著康王和渾身浴血,所剩不足一萬五千人的鎮北軍,疑惑問道:“殿下莫非神機妙算,早就知道老將今日能趕到此處支援?”

康王苦笑搖頭:“本王又不是算命的,如何能知曉?”

“既不知曉,那今日殿下為何要主動跟北莽在這鶴歸山死戰?我看這山間的屍體,有一半是我大炎軍士的。”

陳翦一眼就能看出,這決戰之地,距離康王的營地遠些,倒是距離拓跋濤的營地更近一點。

很明顯,康王是主動發起的進攻,可是從兵力上看,鎮北軍人數又不如拓跋濤的北莽軍。

這,豈不是一場自殺式的進攻?

“為何?自然是要拖住拓跋濤,為青州城爭取時間!”

“今日破釜沉舟,若能僥倖得了拓跋濤的腦袋,其軍自潰。”

“如果冇那麼幸運,便隻能拚了這條性命,能殺多少殺多少了。至少,本王和這鎮北軍的將士,能為青州贏得一些時間。”

康王語氣淡然,似乎在說一件極其平常的事情。

可陳翦卻聽得激動不已,因為康王此戰,竟是存了死誌的!

這纔是大炎的親王該有的樣子。

跟康王一比,京城之中,頭腦簡單被人玩弄於股掌之間的譽王,還有死心狡詐醉心於權術,結黨營私的燕王,都算什麼?

“康王大義!請受老將一拜!”

陳翦單膝跪地,朝康王拱手一拜。

他一帶頭,手下也全都跪倒了一片。

康王連忙扶他起來:“老將軍不必如此。”

“本王雖為親王,也知榮辱。丟了鹿州城,已經叫本王喪儘了顏麵,若是這青州再丟了,還有什麼臉麵去麵見父皇?如何去麵對打下大炎江山的列祖列宗?”

“青州城,是我大炎關隘,丟了青州,等同丟了整個北境,大炎北部十八州,遲早會被北莽人拿下。”

“到時候,本王可就是千古罪人了!”

“本王是北境的守將,同這鎮北軍全軍一樣,揹負的是整個大炎的安危!以命相守,隻不過是一個為將者該做的。”

康王話語突然變得驚喜了幾分,問道:“本王知道除了徐公之外,一定還有援軍,隻是萬冇想到會是陳老將軍,更冇想到,陳老將軍會從此處殺出,恰好救了本王性命!”

陳翦立刻雙拳一抱,解釋道:“陳翦慚愧,行軍之處,本應傳信於殿下,讓殿下心中有數纔對。”

“可率軍離京之後不久,末將就發現負責傳信的一名士兵言語行動都有些不對勁。末將長了個心眼,派他傳信出去的時候,派了一隊人暗中跟著。”

“之後才發現,那人是暗影安插到我軍之中的奸細,竟然想把情報傳給北莽之人!”

“我立刻叫人將之殺了!可我擔心軍隊之中,還有他們的人,於是便放棄了傳信,這一路行軍,都隻埋頭趕路,並且三度改變方向。”

“途中果然又有暗影的細作想要利用各種手段將資訊傳出去,都被我發現殺了。”

“後來,我派了心腹趕赴青州,秘密找到了謝寧,瞭解了戰局,知道殿下被圍在這鶴歸山上。左思右想,才最後才選了一條隻有末將知道的路線,直接繞到了後方。”

“末將惶恐,若先前派人將訊息傳到殿下耳中,或許今日鎮北軍不會傷亡如此慘重。隻是末將考慮,暗影之人無孔不入,擔心計劃被敵人知曉,這才……”

康王聽著陳翦的解釋,默默點頭。

不愧是軍中老將,如果換了彆人,隻怕行軍路線都要被暗影掌握,傳給拓跋濤,他必然會有所防備,今日便不會收到如此起效了。

“老將軍思慮周詳,並無不妥之處。這暗影之人的確狡詐詭譎,的確不得不防。若不是老將軍把行軍路線捂得那麼嚴實,隻怕拓跋濤也不會就此退走。”

陳翦見康王並不怪罪,便不再說這些,轉而道:“王爺,閒話少談,如今青州城守軍正在和北莽大軍苦戰,我等還是快些前去支援為上……”

“嗯,不錯。”

康王神色一凜,援軍到了,青州城就有救了。

他振臂高呼:“鎮北軍全軍聽令,全軍整備,半個時辰後隨我奪回青州城!”

“奪回青州城!”

“奪回青州城!”

鶴歸山上,喊聲震天。

這聲音傳到了還在山崖小道上逃命的拓跋濤,氣的他攥起拳頭在山壁上猛錘!

“功虧一簣!想不到此戰,本王竟然功虧一簣!”

“好一個康王!好一個大炎!”

“可這青州,本王要定了!分兵不對是麼?好……那你就等著本王集結大軍,正麵強攻!此戰雖未功成,但也消耗了你大炎不少的實力!也摸清了你大炎的底子!”

“可本王手中還有底牌!”

“等著!本王誓要讓北莽鐵蹄,踏平你這腐朽不堪的大炎國!”

拓跋濤扯著嗓子大喊。

他身邊的左籌,胸口也是起伏不已。

他以為自己深謀遠慮,認為有暗影的情報幫助下,自己為拓跋濤定下的計策萬無一失,想不到還是算漏了這個突然出現的陳翦。

跟拓跋濤現在的心境不同,左籌有些懷疑了。

大炎真的已經腐朽不堪了嗎?若真如此,為何會有暗影不知道的情報?

這大炎皇帝,究竟是個昏君,還是一條在假寐的猛龍?

左籌一直輔佐拓跋濤。

拓跋濤的勇武,智謀,以及果斷,他都看在眼裡。

他原本確信,拓跋濤和以前的北莽之主都不一樣,他一定能將北莽各部團結在一起,擊敗大炎,創下從未有過的豐功偉績。

可現在他冇那麼確信了,並非覺得拓跋濤不足,而是覺得大炎,並冇有想象中那麼好對付……

(待會還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