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州城。

城破整整一天了。

青州的守軍腹背受敵,前有北莽虎狼之軍,後有潛伏在城中的,以龍青為首的暗影精銳。

謝寧指揮著僅剩的兩萬青州守軍,苦苦支撐。

好在青州城內,地形複雜,巷戰打起來,可比外麵僵持的時間久多了。

北莽多為騎兵,衝殺起來,威力絕倫,可在這種複雜的地形之下,實力大打折扣。

他們這些部族,哪怕是被拓跋濤統合起來凝成了一股繩,但實際打仗的時候,也是各自為戰,跟隨自己部族的首領而戰。

北莽人頭腦簡單,總以為城破了就是勝利了。

他們從來冇想過,青州城的守軍,竟然如此頑強,城門都破開了,還不屈服,居然在城中藉著地形之利,和平素訓練出來的默契互相配合,生生拖住了北莽大軍,叫他們無法深入青州內城。

攻入城內的北莽軍將領從來冇這麼領兵打過仗,打的那叫一個憋屈。

“這些大炎人,真是不好對付,都這種時候了,竟然還在抵抗……”

城門處,北莽攻城軍隊的一名智囊,對身邊的統領感歎道。

那北莽統領冷笑一聲:“這些愚蠢的大炎人!城都破了,還不老老實實投降?竟然在這裡跟我僵持,耗時間!”

“統領,我看,咱們不如一鼓作氣,指揮手中軍隊,一舉平推過去,傷亡可能會多一些,但早日拿下青州,對我北莽有利。”

“不必!我部的北莽勇士,從來都是以智取勝,何必用人命去拚?我部軍隊拚了命拿下青州城,或許是大功一件,但那樣我部的勇士也會銳減!”

“現在咱們都在狼主的統合之下,等將來占據了大炎,論功行賞的時候,看的還是各部的實力!你莫不是以為,因為咱們攻占了青州,得了地利,將來分地盤的時候,就能多分一塊吧?”

那智囊聽得眉頭直皺。

這統領的話,乍一聽很有道理,但若是不及時攻下青州,萬一出了什麼變故,哪兒還能占據大炎?又哪兒還有分地盤的機會?

“統領說的有些道理,但是……”

“不用但是了!”

北莽統領昂首挺胸,自信滿滿地說道:“就這樣僵持著,也挺好。他們在這裡僵持,以為能托的一時算一時,殊不知耗得之間越久就對我北莽越有利!”

“暗影的情報,你不是都知道麼?龍鱗山,大炎國公徐繼茂被狼主派人設伏。鶴歸山,狼主將康王的五萬鎮北軍引了過去,親自對陣!”

“關鍵這幾處,還都是我北莽軍力更強一些。想必用不了多久,他們就能取勝,然後馳援青州,到時候叫他們打頭陣就是了。”

“而且……這不是還有暗影的幫手麼?”

那統領遙望著城內,指了指遠處。

那個方向,正有兩道影子在房頂上飛來飛去,鬥得激烈。

其中一個身著火紅鎧甲的,乃是大炎密諜思的影子。

而另外一人,則是暗影第一高手,龍青。

城破之後,二人便戰在一處,如今已經僵持了一天一夜了。

影子和謝寧,必須分出一個人來牽製住龍青。

這種頂尖高手,若是讓他們混在北莽軍中,一人可當百用,須臾就能殺掉十個,甚至幾十個青州守軍!

而龍青是暗影頂尖高手,謝寧對上都不一定能堅持多久,唯一的人選,就是身為九品高手的影子。

“鏗!”

“鏘!”

兵刃相交,擦出一串火花。

龍青單手持著兵刃,用另外一隻手朝影子的胸口,推出一掌。

掌風淩厲,手掌上還閃動著濛濛的青光!

影子雙眼一眯,立刻移了手中兵器進行擋了一下,並借力後跳,與龍青拉開了距離。

“咳……”

影子哇的吐出一口鮮血,剛纔那一掌,龍青居然用上了十成的力量,在已經卸去了不少力量的情況之下,依舊讓他受了點內傷。

“哈……不愧是暗影的第一高手。”

影子迅速調整呼吸,抹掉了嘴角的血液。

龍青嘴角勾起一個殘忍的笑,桀驁地衝影子叫道:“大炎密諜司首領,也不過如此,我勸你還是彆抵抗了!你全盛之時,也就跟我五五對開,勢均力敵。”

“如今吃了我一掌,還如何做我的對手?”

“反正都是一死,不如乖乖在哪裡站好算了。我可以給你個痛快。”

“哈哈哈哈……”

影子大笑起來:“你也說了,咱們兩個勢均力敵,五五對開,那你覺得,憑什麼我會吃到你那一掌?”

“還想給我個痛快?就怕你現在,提不起內力,不是我的對手!”

龍青聞言,麵色為之一變。

他提了口氣,運了運功,果然發現經脈運行遲滯了許多,像是有人掐住了他胸口處的經脈,讓真氣無法流通。

“你——卑鄙,原來你硬吃我一掌,是為了用這種手段。”

龍青罵道。

“卑鄙?嗬嗬……”

影子冷笑一聲,反問道:“若論卑鄙,在下還真是陳自愧不如,天下間還有什麼能比得上喬裝打扮,混在城中,從背後偷襲來得更卑鄙的?”

“你這暗影第一高手的名頭,我看也就徒有虛名罷了!今天,就讓影子我,將你這虛名摘了吧!”

龍青咬了咬牙,攥拳說道:“你想殺我?你也受傷了,冇那麼快就能進攻,而且你這招數,封不住我一時片刻,待我破了你這雕蟲小技,倒要看看究竟是誰要誰的命!”

影子又笑了:“你需要一時片刻,可我不用啊。”

他從懷裡取出一個小小的藥瓶,倒出一枚血紅的藥丸來。

那藥丸不但血紅,更是散發著一股血腥的味道,大老遠的龍青都能聞見。

“你……沸血丹?你吃了這東西,武功會止步於現在的境界,終生不得寸進!”

“那又如何?這東西能叫我沸血燃命,立刻便能解決了你!殺了你,我便能去支援守軍。”

影子一字一句,冷聲道:“身為大炎臣子,為國捐軀亦是榮耀,相比之下,實力終生不得寸進,又算得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