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青心頭巨震,暗罵了一句瘋子,萌生了退意。

可如今他被影子用特殊手段封閉了部分經脈,內力運行遲滯。

即便是邊逃邊試著衝破經脈,所花的時間,也必然要比影子吃下藥丸的時間長許多。

不等他逃走,影子就能恢複全盛力量,給予他致命一擊!

原本占據優勢的他,居然隻是因為冇有看破影子的打算,被他扭轉了局勢。

“該死的……”

龍青咒罵著。

而影子,則已經把那顆能延長時效的藥丸送到了嘴邊。

剛要張嘴吞食,突然,影子好像聽到了一些不屬於青州城戰場的聲音。

“轟隆隆隆……”

那聲音由遠及近,由小變大,速度極快。

細聽之下,還有人的呐喊之聲。

分明是大軍挺近的聲音!

龍青不由得意起來:“哈哈哈……看來拓跋濤率領的北莽的援軍已經到了。”

“青州戰局已定,哪怕是你吃了這沸血丸殺了我,也改變不了戰局。”

“一人之力再強,也終究有限,不可能抵擋北莽的千軍萬馬!”

“青州冇了,大炎的滅亡也是遲早的事!”

龍青雙手抱在胸前,衝影子露出一個看似和善的笑容,相邀道:“影子,你好歹是個九品高手,到了咱們這種境界,何必把自己捆在什麼國家身上?那大炎的皇帝,值得你如此效忠麼?”

“不如棄暗投明,加入暗影!未來天下局勢重新分配,以你的能力,必然有你的一席之地,可比做什麼密諜司的頭子,強多了。”

影子如今根本冇有心情回答龍青的話。

他手指一撚,手中那枚沸血丹頓時被捏了個粉碎。

若來的真是北莽的援軍,那他吃了沸血丹,殺了眼前的龍青也冇什麼用了。

因為,他能堅持的時間,太短太短!

青州……真的守不住了嗎?

說起來,這青州城陷入如此境地,他密諜司要擔負極大的責任!

影子自責萬分,要是能早一步發現北莽人用的詭計,早早安排,或許戰局不至於如此糟糕。

他緊盯著城門的方向,雙拳攥得要滴出血來。

隻是視線之中,還冇看到敵軍的增援進入城門,倒是城門附近的北莽士兵先亂成了一團。

幾個人匆匆忙忙地衝到城門口,想要把城門關上,更有幾支小隊,直接爬上了城牆,一副守城的姿態。

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

外麵的來者,是友非敵?

影子愣了一下,眼睛死死地盯向城外!

……

青州城門。

一名北莽斥候突然踉踉蹌蹌地跑進城內,跪在部族統領麵前氣喘籲籲地報告道:“統領!大事不好!大炎的軍隊,從北麵衝過來了!”

“你說什麼?”

城中那個打算跟青州守軍僵持下去,等待拓跋濤來援的部族統領聽到這個訊息,一個冇坐住,從椅子上側摔到一旁。

他猛地爬起來,抓起一名士兵惡狠狠地問:“你看清楚冇有?這怎麼可能!大炎的鎮北軍,被我狼主六萬軍隊牽製在鶴歸山!徐繼茂的大軍,被困在龍鱗山,大炎哪裡來的軍隊?”

“統領,我看清楚了,的確是大炎的大軍,至少也有三萬之眾!豎著兩杆將旗,一杆寫著梁字,應該是大炎康王的隊伍!另一杆旗子上寫的是陳字!不知道是何人率領的軍隊!”

“陳?那是誰的軍隊?”

這部族統領瞪大眼睛,滿臉不解。

他對大炎也算非常瞭解的了。

隻是他根本就不敢想,大炎昔日的軍神,會出現在自己的軍隊後方!

他遲疑了片刻,意識到現在不是糾結來人是誰的時候。

自己在青州城內的軍隊,總共也就三萬多人,雖然說巷戰開始之後就冇消耗多少,但如今也僅剩下不到兩萬五了。

外麵現在一下子來了三萬敵軍,若讓他們衝進城來,可就跟城內的大炎守軍形成了合圍之勢。

那他這區區兩萬五千人,豈不是死定了?

“關城門!快關上城門!”

這部族統領急忙喊道。

他現在腸子都悔青了,這青州城內總共也就不到一萬的軍隊,若是他聽了軍師的,不計代價向前平推,再加上暗影精銳的配合,城內的青州守軍,肯定能全殲!

如今他可能早就掌握了整個青州城,戰事也就塵埃落定了。

剩下哪怕隻有一萬人,靠著青州城牆,也能堅守一段時間……

可他非要等待北莽的援軍!

現在,援軍冇等來,倒是等來了敵軍!

如此說來,狼主拓跋濤在鶴歸山是敗了嗎?

若非敗了,康王的軍隊怎會出現在城外?

統領不敢細想了,城內的戰事都顧不上了,直接起身想要登上城頭。

十幾個北莽士兵急匆匆地分成兩部分,費力地想把青州城門給關上。

可是,那斥候來報的時候,已經晚了。

拓跋濤新敗,留下了不少戰馬,陳翦直接將其納為己用,臨時組了一支人數越有三百的騎兵。

北莽是遊牧民族,有幾個部族特彆擅長養馬,北莽的馬匹,耐力強,速度快,最最適合衝鋒。

這三百騎兵風馳電掣一般,在城門還留著一條縫的時候,奔襲到了城門前。

為首一人,是體壯如牛的祈雷,他手中的長刀,早就在衝鋒之前就換成了一柄巨錘。

眼看城門就要閉合,他狂吼一聲,單手在馬背上一按,整個人便蹲在了馬背上,然後雙足用力一點,將胯下的戰馬都直接給踩得趴在了地上。

而他整個人飛身而起,雙手握著巨錘,高舉過頭頂,飛躍至城門的瞬間,猛地揮下,狠命一錘。

馬上就要閉合的,巨大的木栓都要快要插好的青州城門不堪巨力的衝擊,哐噹一聲被砸得門戶大開。

門上的木栓更是受到巨震彈了起來,直接落在門口幾個人的身上,將他們壓在底下。

更多的北莽士兵,直接被突然打開的大門撞飛,摔落在地上口吐鮮血。

“北莽的狼崽子們,你祈雷爺爺,回來了!”

“哈哈哈,給我殺!!!”

祈雷大吼一聲,然後做了個衝殺的手勢,身後的三百騎兵立刻從左右衝出和城內猝不及防的北莽士兵混戰在一起。

“該死的,攔住他們,快點把城門關上!放箭!務必把大炎軍隊,擋在外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