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名北莽統領扯著喉嚨大喊。

這動靜被祈雷聽見了,轉頭鎖定了那統領,咬牙道:“還想放箭?我大炎軍隊也是你們這些小畜生能攔住的?”

“等老子把你錘成肉泥!”

祈雷高喊著,兩錘解決了身邊幾個北莽士兵,孤身一人,往城頭上衝去。

三百騎兵之後,便是陳翦和康王彙合之後的大軍。

陳翦帶了三萬人,康王的鎮北軍還剩下一萬人。

這四萬人這些天都很憋屈。

陳翦的軍隊,是因為曲折繞遠,路途勞累,而且為了行軍基本上冇歇著。

而這都是因為要瞞天過海,免得被北莽人發現了蹤跡。

士兵們自然把心中的憤怒,算在了北莽人頭上。

鎮北軍則是中了拓跋濤的計,被騙到了鶴歸山跟拓跋濤兩倍於自身的敵人鬥了好幾天。

倖存者之中,很多人失去了戰友,親朋,乃至一起投軍的兄弟。

這份血仇,也需要北莽人來還!

所以,雖然這四萬人疲憊不堪,但現在卻是他們士氣最為高漲的時候!

體力用儘了,但高漲的意誌支撐著他們,使得他們快速行軍,很快就能衝進青州城,把青州城內的北莽軍隊,殺個片甲不留!

“殺!”

“殺!”

喊殺聲震徹寰宇。

青州城內,謝寧才擊殺了三名暗影精銳,他自己也受了點小傷,正躲在一間房後,在幾名青州軍士兵的護衛下簡單地給傷口進行止血。

門口突然傳來的巨響,把他手中剛剛扯好的布條都震掉了。

接著,就是衝殺的聲音。

“去看看什麼情況?是不是北莽人等不及大舉攻進來了?”

謝寧命令身邊一名士兵道。

那士兵輕身功夫極好,一個縱躍跳上身邊一間客棧的二層,一個翻身又上了二樓的屋簷,居高遠望。

“將軍!是援軍!援軍到了!”

“真的嗎?是不是王爺的隊伍?”

謝寧大喜過望,張口就問。

那士兵道:“鎧甲顏色不是紅的,但肯定是我大炎的軍隊!他們正跟北莽人搏殺!”

“我自己看!”

謝寧把布條綁好,撿起兵器也跳上了房簷,看了會兒也皺起了眉頭,心裡很是擔心地唸叨:“果然不是鎮北軍,康王如今也不知——”

話冇說完,他突然發現了城頭上揮舞著巨錘,悍勇無匹的祈雷,頓時眼前一亮。

祈雷是跟著康王的,既然祈雷冇事,康王就絕不會有事!

“傳令下去,不必跟北莽人玩捉迷藏了!援軍已至,咱們青州守軍,不能墮了大炎的軍威!”

“隨我衝殺,把這些北莽人都送去見閻王!”

客棧上的那名士兵立刻又往上竄了三層,從懷裡取出一支牛角號,懟在嘴上,鼓足了力氣猛錘。

號聲穩重,悠長,傳遍了全城。

青州為數不多的守軍聽到號聲,從城中各處露了頭。

“援軍到了?”

“管他的,將軍讓咱們殺敵!”

“衝,跟北莽的狼崽子們拚了!隻要有口氣在,就絕不讓北莽人占領青州城!”

“殺!”

“殺!”

青州守軍立刻彙聚在一起,趁著北莽人混亂之時,掩殺了過去,全都是不要命的架勢!

從四麵八方將北莽的敵人逼往城門口。

城外,康王和陳翦的大軍也終於到了,城頭上的弓箭手零零散散,根本冇對他們的行進造成半點威脅。

大軍進城,和青州軍前後夾擊,將北莽軍包圍起來。

距離城門稍遠的房頂上,影子看著眼前的景象哈哈大笑:“龍青,讓你失望了,來的是我大炎的援軍!你們暗影找合作夥伴的眼光可真不怎麼樣……北莽,敗了!”

龍青額頭上青筋跳動,並冇有答話。

他隻是奉命來協助北莽軍,如今青州城內的北莽軍,被前後合圍,戰局已定。

他冇有繼續留下的必要了。

“哼,大炎覆滅是遲早的事,這一戰,你們勝了便勝了。”

“這青州之是主宰計劃的第一步罷了,光是這一處,就已經把大炎弄得如此狼狽,足見今日大炎已經不如往昔!”

龍青冷笑著道。

影子高傲地抬起頭,眼光帶著濃厚的蔑視:“你這種人,永遠都不知道什麼是大國底蘊。大炎的力量……不對,你在拖延時間!”

影子開了個頭,突然反應過來。

他手中有暗影的部分資料,龍青是暗影的頭號高手,雖然僅僅在密諜司的眼前露過寥寥幾次麵,但對於此人的資訊,密諜司收集得比較全麵。

他一個性格冷酷,寡言少語的殺手,今天的話,卻格外的多!

果然,影子才說完,龍青便渾身一震,利用自身內力將影子在他體內種下臨時束縛給破開了。

“哈哈哈……說的不錯,可惜你發現太晚了!死!”

龍青經脈恢複之後,第一反應就是要擊殺影子。

影子冇服沸血丹,如今有內傷在身,對上龍青,毫無勝算。

眼看龍青的身影,在影子瞳孔內緩緩變大。

關鍵時刻,咻的一聲!

遠處突然飛來一支箭!

龍青聽到破空之聲,下意識地向後閃了一下。

那箭矢幾乎是擦著他的鼻子飛走。

要不是他反應快,這一箭就正好能刺中他的腦袋!

龍青扭頭看去,城門口一名老將手持一張神臂弓,第二支箭也已經搭上了。

“啐……”

有這麼一個百步穿楊的人瞄著他,龍青不敢怠慢,一咬牙,不得不放棄殺掉影子的想法,直接退走。

不到半個時辰,青州城中的北莽軍被全殲,連帶暗影的那批精銳。

暗影的第一高手龍青撤離的時候,都冇通知他們一聲。

這些精銳單兵實力極強,但在絕對的人數麵前,隻有送命的份兒。

而那攻進城來的部族首領,生生被祈雷錘成了爛泥,死得不能再死。

青州城內,終於塵埃落定。

謝寧從後方趕來直接跪倒在康王麵前,神情激動無比:“殿下,看到你安然無恙,末將就放心了!”

“末將冇能守住青州城,叫北莽狼子打得如此狼狽,還請殿下降罪!”

康王搖搖頭,扶謝寧起來:“青州城破,實因有暗影安插的內應,不是將軍的責任。”

“若無謝將軍固守,青州此刻早已淪陷,本王又怎能怪你?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