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寧感激不已。

影子此時也捂著胸口趕了回來。

看見陳翦,他咧嘴笑了:“原來是軍神大人前來支援!”

“密諜司統領,影子,見過陳將軍。”

“青州軍守將謝寧,見過陳將軍。”

“哈哈哈,什麼軍神,不過是虛名罷了!二位不必多禮。”

幾人客氣一番之後,影子思慮片刻,啪的一下,直接跪在康王麵前請罪:“影子身為密諜司統領,卻冇能及時發現敵人軌跡,貽誤了戰績,罪該萬死。”

“你也起來!你有什麼罪過,等戰爭結束了,回去找我父皇領罰就是了。”

“現在,還不能掉以輕心,拓跋濤知道我軍實力。如今又新敗,肯定會再次集結大軍攻城,與其罰這個罰那個,不如想想該怎麼守城。”

陳翦在一旁附和:“康王所言極是,咱們快快修整一番,討論一下下一步該如何行動。”

謝寧聽了,立刻命令身邊手下道:“快,傳令全軍做好守備工作,再叫幾個人,把講武堂收拾出來。”

“是!”

“康王殿下,陳老將軍,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還請移步講武堂,商量軍機要事。”

一行人來到講武堂,圍坐在一起。

陳翦纔到青州,康王便把當下的局勢,和前些日子的戰況,簡而言之的跟他介紹了一番,好讓他對北境的戰事,有個清晰的瞭解。

康王雖然是皇子,但軍神之威,從小就令他神往。

如今陳翦和自己並肩作戰,他當然要好好從這位軍神身上學習。

“這次戰鬥,拓跋濤在鶴歸山上的六萬主力,大部分都被殲滅了。逃走的不過寥寥數千。而青州城內的北莽軍,有三萬之數。”

“總共加起來,也不過殲滅了北莽軍**萬人。”

康王沉聲說道,明明勝利了,臉上卻看不出一絲喜色:“情報說拓跋濤集結了二十萬大軍,也不知道這數量是否準確……”

因為陳翦奇兵殺到,這一次算得上戰果喜人,無論是青州城,還是鶴歸山,拓跋濤的軍隊損失都遠遠超過了大炎軍。

隻是鎮北軍也遭受了重大的損失。

這次僅僅是慘勝,傷敵一千自損八百那種慘勝。

拓跋濤退守鹿州城,看似慘敗但青州軍卻不敢乘勝追擊。

拓跋濤若有二十萬大軍,去掉已經被殲滅的這些,還剩十一萬。

而青州城內,鎮北軍原來分成了兩部分,鶴歸山上五萬人,一戰之後還剩下一萬。

青州城內留的守軍本來就不躲,城破傷亡慘重,巷戰又損失了一部分,如今也隻有一萬多了。

如此一來,加上陳翦帶來的三萬軍隊,也不過五萬人。

五萬對十一萬,仍然是一倍的巨大差距。

“我軍現在,隻能固守青州。”

康王皺著眉頭,得出了一個結論。

陳翦緩緩點頭,算是同意了康王的意見,補充道:“固守青州,也隻是權宜之計。北莽人性情凶悍,打了敗仗豈會善罷甘休?既然暗影和北莽人攪和在一起,那拓跋濤對我軍的軍力,一定心中有數。”

“這次能守住青州城,是拓跋濤自己犯錯,分兵各處,分散了力量。再度揮軍攻打青州,他一定會集中力量。到時候,不好受的可就是咱們了。”

這是個令人頭疼的問題。

鹿州城距離青州城很近。

拓跋濤指揮大軍前來,幾天就到。

而青州距離京都,可就太遙遠了,短時間內,根本得不到京都的援助。

若真打起來,隻怕結果隻有一個:青州失守。

“我軍必須整合起來,上下一心,纔有可能將保住青州。陳將軍也好,徐公也罷,都各自帶領著軍隊前來。本王心中感激,但為了方便調配,還是應該推舉一名元帥!”

“陳將軍,你是我大炎軍神,既然你到了,本王不如把元帥一職讓給陳老將軍你。由你來統管北境軍政!老將軍幾十年從無敗績,青州,或許隻有交到陳將軍手上,才能守住。”

康王閉眼沉思了一會兒,突然開口說道。

謝寧和影子心中一動,對康王的決定佩服有加。

青州,連著北境十八個州,這北境軍政,可是一股不小的權力!

康王為了青州,竟然連軍政大權都能讓出來!足見在他心目之中,這北境何其重要!

陳翦聞言,連忙起身推辭:“康王殿下,老將以為,不必如此。康王殿下在北境經營幾十年,對著北境的瞭解,遠超我這個呆在京中多年的老頭子。這元帥一職,還是由康王擔任比較好。”

“末將的確在打仗上有些淺薄的經驗,但末將即便不擔任這元帥之職,這方麵優勢也不會埋冇。”

“反倒是康王殿下,對北境如此熟悉,若不能通觀全域性,反倒浪費了。”

陳翦一番言語十分中肯,影子,謝寧等人微微點頭表示認可。

康王聽後,也覺得的確有幾分道理,便也不做作推辭,大方地說道:“好,那便謝過老將軍!這元帥一職,便由本王來擔任。”

“眼下,必須把所有能用的兵力,集結起來,全都收攏會青州固守。”

確定了軍政大權所屬,康王立刻便開始了部署。

他看向謝寧,道:“謝寧將軍,我命你立刻帶一支奇兵,去支援徐公,與徐公配合,將敵人擊潰,隨後儘快與徐公的隊伍趕回青州城。”

“末將領命!”

謝寧雙拳一抱,馬上離開了。

時間緊急,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擱。

“影子,你速回京城,將北境的情況,如實上奏父皇,請求父皇的指示。在命令到來之前,我軍隻會在青州城內固守!”

“是,殿下。”

“儘你最快速度,回到京城,需要幾日?”

“影子孤身一人回京,日夜不眠,三日即可!”

“好!去吧。”

影子應了一聲,轉身的同時,身影已經消失在原地。他雖是九品高手,但原本就以身法見長。

“祈雷!”

“末將在!”

康王又下令道:“你火速趕赴後方,看看支援的物資運到什麼地方了,有冇有什麼阻礙,無比保證物資第一時間運抵青州。”

“城中需要物資,五萬大軍需要糧草,若是不及時運來,都不用拓跋濤來人,我軍自亂!”

“屬下領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