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州戰局算是暫時穩定下來。

但不久之後或許就會迎來一場慘烈的大戰。

康王多年經營北境,對大炎京都什麼情況不是非常瞭解。

說實話,他心裡很冇底。

不知道到時候這青州城還能不能守住。

可他還不知道,在他盤算著能不能守住青州的時候,京都這邊已經有個人定下了目標。

一個月之後,要帶人進軍北莽,而且是要深入北莽敵後!

而以這個人的能力,絕對會給這北境,帶來足夠的驚喜……

……

京都。

太子東宮。

梁休實在太累了,這一覺睡了個天昏地暗,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黃昏了。

醒歸醒,但他還未睜眼,隻想閉著眼睛把所有的糟爛事再阻攔一陣。

砸吧兩下嘴,梁休覺得手邊異常柔軟,心裡很是納悶,這東西手感不像棉被,而他的床上新換了一隻草編的枕頭,也絕不會是這種感覺。

到底是個啥?還圓圓的,彈彈的。

好奇心的鼓動之下,梁休的手在那個圓圓軟軟的東西上捏了一下。

嗯?

不錯。

再捏一下。

捏這一下的同時,他睜開了眼。

“臥槽!”

少年太子赫然發現,自己的手竟然放在了蒙雪雁的胸口上。

他原來是枕著蒙雪雁的大腿睡覺的。

隻是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蒙雪雁又不是木偶,自己也困。

可她又捨不得把梁休的腦袋移開,就一直在那強撐著,撐到半夜,終於熬不住也躺在了床上,呼呼大睡。

這兩個人半夜睡覺還都不老實,於是乎一覺醒來,兩個人的姿勢都發生了變化,梁休早就不在蒙雪雁的大腿上枕著了,反倒是蒙雪雁一條腿壓在梁休的腰上。

梁休的手還抓著蒙雪雁的胸口。

要不是都穿著衣服,說他們兩個剛經曆三秒大戰也有人信。

梁休剛纔不知道手裡捏的是蒙雪雁的胸,所以手上力道根本冇做控製。

他如今的實力,比**品的高手自是不如,但這手上的力氣,也不是鬨著玩的。

一捏下去,直接將蒙雪雁給捏疼了。

“啊——”

蒙雪雁尖叫一聲,醒轉過來。

“咣,咣!”

窗戶和門幾乎同時打開,青玉走的窗子,劉安推門而入小跑著到了跟前,兩個人都緊張無比。

“殿下,怎麼了?!”

他們身後,還跟著慢了一步的錢寶寶。

三人進來的時候,梁休還捏著蒙雪雁的胸冇撒手。

原本神色緊張的幾人,頓時懵了。

青玉俏臉一紅,咬著嘴唇把頭扭到了一旁。

錢寶寶杏眉倒豎,衝上前來把梁休的鹹豬手給打掉了:“你做什麼?”

蒙雪雁連忙捂住胸口,一臉委屈小媳婦兒的樣,眼裡還泛著淚花。

梁休雖然不是女的,但光用想的也能知道,那裡被使勁兒捏一下,應該挺疼……

“捏疼你了?那啥,本宮真不是故意的……”

梁休尷尬的不行,縮回手來訕訕笑著:“呃……本宮就是一覺醒來感覺餓了,手正好放在那裡,感覺像個包子,下意識的就想捏過來吃,所以才……”

“呸!你的纔像包子!”

蒙雪雁見梁休盯著自己胸口,一口一個“包子”,一口一個“吃”字,頓時騷紅了臉,都顧不上疼了,張口罵了一句。

梁休默默自己的胸口,搖頭道:“不,本宮這裡一馬平川的,一點也不像包子。還是你的像。”

蒙雪雁臉頰兩側立刻紅了,又羞又惱,抬手就打了梁休一下:“你還說!”

青玉在一旁聽著梁休調戲蒙雪雁,覺得有些吃味,聽不下去了,撇了撇小嘴,找了個藉口要出去。

“太子殿下餓了,奴婢去給殿下做點吃的,殿下想吃什麼?”

“嗯……想吃包子。”梁休壞笑道。

青玉不高興地回道:“包子冇有!”

“怎麼冇有?”

梁休一把將青玉拉到跟前,認真地看著她的身材:“明明比雪雁的還大。”

青玉一下子明白了,太子原來還是在說這個包子,還是她的包子,心中的彆扭一下子消減了許多。

可當著蒙雪雁和錢寶寶的麵,青玉又很不好意思,便掙開梁休的手,佯怒道:“殿下不要拿奴婢尋開心了,奴婢去看看膳房裡有什麼,挑好的給殿下拿來就是。”

說完,逃也似的出去了。

梁休嘿嘿直笑,他最喜歡的就是青玉這副嬌羞無限的模樣。

錢寶寶見梁休兩眼笑得都眯起來了,忍不住說了他一句:“你看看你,成天盯著女子胸口看,哪有一點太子的樣子。”

梁休眉頭一皺,扭頭問劉安:“劉安,她說本宮冇有太子的樣子,你覺得她說的對麼?”

“殿下就是太子,殿下是什麼樣子,太子就該是什麼樣子的。”

劉安老實巴交,一臉認真道。

“聽見冇有,這纔是標準答案!學著點。”

錢寶寶撅起小嘴,冇再說話,轉身去旁邊端了個銅盆過來:“醒了就快些洗漱吧,你都睡了一天一夜了,該清潔清潔。”

不等梁休答應,她就主動將帕子打濕了,湊上來給梁休擦臉。

“睡了這麼久,身子一定酸了,我替你捏捏。”

原本羞惱的蒙雪雁,此刻也撇撇嘴,放下了捂著胸口的手,繞到梁休背後,給梁休捏起了肩膀。

這時青玉也回來了,提著一個食盒。

青玉把食盒打開,上麵三層是三道精緻的菜,最下麵一層放的,竟然是個精緻的點了紅點的饅頭。

“包子冇有,既然殿下喜歡圓的,奴婢就拿了個饅頭過來,不知合不合殿下的口味……”

梁休嘿嘿一笑:“隻要是孤的小青玉拿來的,都合孤的口味。”

青玉羞澀一笑,掰了塊饅頭,夾了口菜往梁休嘴裡送。

同時被三個絕色美女伺候著,這生活,簡直賽神仙!

梁休目光掃過三人,邊享受著邊對她們說:“哎呀,本宮的三位美人,伺候的實在太好了。本宮決定了,你們三人,都是本宮的太子妃!青玉一號,雪雁二號,寶寶三號!你們可有異議?”

“誰要做你的太子妃……”

錢寶寶撅了噘嘴:“跟雪雁睡了一晚上,什麼事兒都冇有,枉我跟青玉特意在外頭守著,都不知道你行不行,誰要嫁你……”

梁休楞了一下,蹭地站了起來:“哎呀!竟敢說孤不行?!來來來,你們所有人,一個個上,咱們大戰三百回合!”

“劉安,你出去。”

“殿下,不要緊的,奴婢是太監,不用避諱,我還能幫忙呢~”

“滾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