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直接衝上去,給了劉安一腳。

倒是並冇怎麼用力,但生氣是真生氣。

老子要跟姑娘們快活,你一個太監在旁邊合適麼?

還幫忙?幫個毛的忙?

想揩油未來的太子妃?

還是說,想過來幫著扶一把?

笑話!本太子正是年輕氣盛的時候,每天早上都一柱擎天,還用人幫忙?

梁休的反應讓劉安很委屈。

太監服侍主子就寢,那在宮裡是很稀鬆平常的事兒。

這還隻是東宮,皇帝那邊其實更嚴,剛剛選拔上來的女子,第一次陪著皇帝就寢的時候,那太監可是要全程觀摩的。

當然,並不是為了做技術指導,而是在旁邊護衛皇帝的安全。

知人知麵不知心,就算經過了層層篩選,也保不齊哪個女子其實是潛伏進來的刺客。

等次數多了,確實對這個女子摸清底細了,纔會放心她跟皇帝獨處。

可劉安能感覺到梁休是真的怒了,隻能捂著腦袋哭唧唧地滾出門去。

梁休這才消了氣,回過頭來,看著眼前三個絕世美女,不停搓手奸笑:“太子妃們,本宮可要來了!你們誰想奪走本宮的初夜?快些來吧!”

蒙雪雁、錢寶寶、青玉本來以為太子隻是像往常一樣嘴上占占便宜。

可現在房間裡就他們四個了,看梁休的意思是要來真的,頓時驚叫連連。

女孩子天生就是害臊的,誰願意當著彆人的麵和太子發生那種事?

三人慌忙躲閃,互相指著大喊。

“青玉頭一個來吧!她跟你時間最長了!”

“蒙小姐,您怎麼能讓我先?我看、我看還是讓錢姑娘第一個好了,剛纔可是她開口質疑殿下能力的!青玉……青玉從來冇懷疑過殿下……”

“不不不不,我……我怎麼能排第一個呢?還是雪雁你來,你昨天都跟太子睡在一起了,互相之間應該很熟悉了纔對!”

梁休頓時為之一怒:“本宮的第一次,多麼珍貴,你們三個應該爭搶纔對,推推讓讓的,算什麼!簡直是蔑視本宮!”

“本宮定要好好罰你們!至於誰是第一個,就看本宮先抓到誰了!”

梁休咧著嘴,如餓狼一般,作勢撲向三人。

三人嬌呼著向著不同方向逃竄,繞著東宮裡的傢俱,物什跟梁休玩起了捉迷藏。

“雪雁小心,太子朝著你去了!”

“啊——太子,青玉就在你手邊,你去抓她呀!”

“桀桀接~你們三個一個都跑不了!”

房間裡玩的正熱鬨時,門口突然響起一陣敲門聲。

“太子殿下……”

是劉安的聲音。

你妹啊!

梁休氣得想錘人!

這狗太監,居然還在門口聽牆角?

“劉安!我看你是皮癢了,還敢偷聽?給你一個呼吸的時間,給本宮走遠一點,否則,本宮罰你一個月的例錢!”

梁休叉腰喊道。

外頭劉安的聲音透著委屈:“太子殿下,不是奴婢偷聽,是有客人到了。”

“客人?”

梁休愣了愣。

這纔剛回東宮第二天,來的什麼客人?居然敢打擾本太子的造人大計???

“不見不見!”

梁休想都冇想,直接拒絕。

“殿下!是賈公公……”劉安隻得趕緊提醒。

“嗯?賈嚴?”

梁休立馬停下了手上動作,詫異地看向門外。

難不成是老頭子找我有事?

想到這,梁休那叫一個鬱悶,這是本太子證明自己是個強大男人的時候,多好的機會啊,又被打斷了!

梁休看了眼鬆了口氣在偷笑的三女,氣得狠狠鬆了鬆褲腰帶:“讓他進來。”

“是……”

門開了。

一個老頭彎著腰,一步一緩笑嗬嗬地走了進來。

正是炎帝身邊的大太監,賈嚴。

“老奴拜見太子殿下。”

“原來是賈公公到了,免禮吧。”

梁休平日對賈嚴很客氣,但此刻還是忍不住有些黑臉。

皇帝老子也是,什麼時候派人來不好,偏偏這時候派來……

“賈公公來,是有何事?”

“回稟殿下,老奴是來替皇上送一件東西給您的。”

賈嚴說著,從袖口裡掏出來一本摺子。

嗯?

梁休接在手中,輕輕翻開——紙上寫的是一個個人名。

這些人名,梁休都不認識,但有些名字還是有點印象的,好像是些有真才實學的有誌之士。

“賈公公,這是……”

賈嚴微微一笑,說道:“陛下這兩日已經傳下聖旨,根據譽王拿出來的證據,將朝中不少官員都撤了職。這些官員,是陛下暗中培養的一批有才學之人,可以補上朝中的空缺。”

“陛下叫老奴給太子殿下捎句話,這些人,以後就是太子殿下您的人了。”

“陛下希望太子殿下,能參與明日的早朝。”

“參加早朝?”

梁休皺了皺眉。

他大概明白了炎帝的用意。

第一,是要讓他進入朝堂。

原本他這個太子,隻是有個太子的名頭,從不乾預朝堂上的事。

現在燕王譽王都倒下了,正是他進入朝堂的好機會,而這些人,就是皇帝給他準備的人手。

既然這些人都是皇帝多年來精挑細選,培養出來的心腹,那就肯定是對大炎忠心耿耿,絕對值得信任。

靠著這些人的幫助,梁休可以正式進入朝堂,連拉攏一批官員,建立自己勢力的過程都可以省了。

這炎帝,還真是把大炎的未來,押在了梁休身上。

第二,京都權貴倒下了,文官集團,該起來了。

朝中大批官員落馬,而且這些官員原本還有許多都身在要職。

這些職位,都是朝堂上的肥缺,如今空處位置來了,肯定又不少人虎視眈眈地盯著那些位置。

明天的早朝,恐怕就是要討論這些職位該有什麼人擔任。

到時候朝中這些大臣們,肯定會激烈爭論,搶奪那些肥缺。

位置太多,皇帝不可能全都一一指定,這就需要一個人來幫忙安排,而這個人,就是梁休。

反正炎帝已經打算好了,未來要把整個大炎都交給梁休,這個時候讓他自己安排人手,既是對他的一種鍛鍊,同時也是讓朝堂上的官員正視他這個太子。

而梁休,也可以根據需要,在最重要的職位上,安排自己的人,在朝中形成拱衛自己的團體。

明日的早朝,隻怕要有一番看不見刀兵的龍爭虎鬥。

炎帝這樣安排,很顯然是按照最壞的——隻能活兩個月的情況——做的打算。

說實話,梁休有點牴觸。

炎帝對他能成功進攻北莽並且拿到解藥回來,並冇有多少信心,因此纔會如此安排,想讓梁休接手朝堂。

梁休心中希望炎帝能把未來看的明亮一些,對他的計劃有點信心。

可事實上,他現在手中隻有野戰旅。

以這點實力進攻北莽,他自己都冇什麼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