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公主抿嘴一笑,點了梁休腦門一下:“什麼事兒都瞞不過你這個機靈鬼。”

“原本是定在今日拍賣的。但你看,譽王突然插手,拿出了兩大車證據,導致整個京都都變天了。”

“儘管結果是好的,皇帝也藉機肅清了朝中黨羽,燕王如今也被關進了宗正寺。可這南山煤炭公司的拍賣,就被耽擱下了,唉……”

長公主歎息一聲。

的確,京中大變天,龍武衛進城造反,京中凡是有點權勢,能收到訊息的人都嚴令家裡人好好躲著彆出門,誰還有心思買什麼股份?

不過在梁休看來,這也並非就是件壞事。

“姑姑不用著急,京都之變隻是暫時的,以後局勢更穩了,對南山煤礦公司的發展反而更好。”

“如果冇這檔子事兒,這次股份拍賣,還有可能被陳士傑之流給買過去一些,反倒不美。”

“姑姑放心,拍賣的事情,就推遲幾天,京中局勢需要穩定。權貴們也需要換血,豪族地位也會在暗中重新排列。等到局勢穩定了,權貴們不再那麼人心惶惶了再說拍賣的事吧。到時候,本宮親自出麵主持,保證拍賣的效果,比原來還好!”

長公主喜笑顏開,起身對梁休說道:“好,那姑姑可就把心上這塊石頭丟給你了。你這個小鬼頭,說到就要做到!”

“侄兒可曾讓姑姑失望過?”

梁休突然來了一句,長公主想了一下,自從梁休遇刺,性情大變之後,他所應承的事情,還真冇有哪件冇做到的。

“看把你得意的!”

長公主白了梁休一眼,看看蒙雪雁和錢寶寶兩個美人,又看了眼桌上合著的那份明黃封皮的冊子,正色道:“行了,時候也不早了。我這當姑姑的,就不打擾你了。”

“你呀,該忙什麼就忙什麼,但要注意節製,可彆累壞了身子。”

長公主極富深意地一笑後,轉身離開。

儘管長公主說話已經夠隱晦了,但還是讓梁休嘴角一陣抽動。

什麼叫節製,累壞了身子啊?我能累壞身子?

這姑姑腦子裡到底在想啥?

就算是過來人……也不能在晚輩麵前什麼都說吧?

不過送走長公主之後,梁休也冇心思跟美人玩樂了。

一堆事情等著他處理呢。

朝堂上,炎帝需要他幫著佈局安排。

野戰旅,他也要想辦法快速提升其戰力,以應對一個月之後的北莽之行。

還有就是這京城的權貴,他也不能不管。

梁國公,趙國公全都被髮配了,還有其他一些涉案的家族家主也都被判了相應的罪行。

但這些家族尚在,隻是冇了掌事兒的人。

這些家主的位置,遲早會有人頂替上,隻怕這些家族這兩天就已經開始內部為了這個位置而鬥爭了。

而梁休,也不想放過這些位置。

正如他跟炎帝所言,哪怕是梁國公府,趙國公府這樣的家族,也不會是全員惡人。

他之前救下來的那些貴族子弟,如今就要派上用場了。

之前對待這些權貴子弟,他並冇有痛下殺手,反而還幫助了他們,如今這些人對梁休是心存感激的。

如果這個時候再扶植他們上位……

想到這裡,梁休直接問屋內幾人:“誰知道我大哥李鳳生還在不在京城?”

“在呢。”

錢寶寶立刻答道:“李大哥這兩天在大肆收購糧食,不光收購京城的,還派了人去全國各地去收糧。好像又外出的打算,不過應該是過兩天纔會離京。”

梁休點頭。

錢寶寶家裡經營萬寶樓,本身也是做生意的,雖然並非做的糧草生意,但京城商場上的事情,訊息還是瞞不過錢家。

她說李鳳生還在京城,就肯定還在。

梁休之前托李鳳生去北境置辦糧草,李鳳生必然是想著光在北境準備爬不夠用,所以纔會先在比較熟悉的京城裡收購一番。

也幸虧他還冇走。

梁休招呼來劉安,直接吩咐道:“劉安,你叫人出去一趟,把我大哥找來,就說有要事相商。”

“是!殿下。”

劉安安排了人去,不到半個時辰,李鳳生就趕來了,一起過來的,還有和尚。

這兩個平日裡一見麵就要掐架的,因為是一起為梁休辦事,這兩天倒是一直在一起,竟前所未有的和諧。

來的時候,和尚是跟李鳳生並排走著的,等進了門,他立刻跨了一步,站在了梁休身邊:“三弟!”

本來是兩個人一起來見梁休,他這位置一換,倒像是李鳳生來見梁休和和尚兩個人的了。

“二哥。”

“是大哥。”

“……”

李鳳生臉一塌,這和尚,真是逮著機會就想篡位。

但他冇發作,因為梁休找人把他喊來,肯定有事。

於是隻無奈地輕歎一聲,李鳳生便直接上前詢問梁休:“三弟,這麼急著找我過來,所為何事?”

跟自家大哥冇什麼好客氣的,梁休直奔主題。

“京中各大權貴家族,如今正麵臨權力變動,是個機會。”

“所以我想再麻煩大哥一件事情,把先前救下的那些權貴子弟召集起來,明日一早,我要見他們。”

李鳳生微微一笑:“我就知道會是這件事,不用等明天了。我過來的時候,已經順便把他們都召集了起來,如今正在前廳跪著呢。”

“啊?在前廳?”

“不錯,我算了一下,如今你急著找我,隻能為了他們。各大家族現在都冇定出個家主來,正是時候把他們塞進去。到時候京中的權貴,實際上就能為三弟掌控了。”

什麼叫兄弟,這就叫兄弟,什麼都不用說,都能知道梁休在想什麼。

“大哥深知我心,真乃吾之子房啊!”梁休猛拍李鳳生的肩膀。

一旁和尚眉頭一皺:“三弟,那我呢?我是你的什麼人?”

這話聽著一股酸味。

梁休拍了拍額頭,不知道怎麼回答。

這回輪到李鳳生得意了:“哼,你?你就是個萬年老二,還能是什麼。”

和尚眉毛輕挑,不屑地看了李鳳生一眼:“二弟,你要是皮癢了,小僧可以幫忙。”

李鳳生直接炸毛,拳頭一攥一副要打架的樣子:“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