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是一國主宰,梁啟和皇後短暫的震驚過後,很快就恢複了平靜。

梁啟盯著梁休看了好一會兒,才麵色微凝道:“太子,此話可是當真?”

“是啊,太子,為娘怎麼覺得你是在說胡話,不會是發燒了吧?”

皇後一邊擔憂地唸叨著,一邊伸手去摸梁休的額頭。

梁休輕輕擋住她的手,笑了笑:“母後,兒臣冇病,兒臣清醒得很。”

隨後看向梁啟:“父皇,兒臣是認真的,如果全力以赴,兒臣有信心可以弄到這麼多錢。”

這下,梁啟真不能淡定了。

十萬兩銀子啊!

都足夠皇宮和內府開銷兩三個月了。

他極力壓抑心中的激動,雙手負後,目光威嚴,一本正經道:“這可是你說的,你可知欺君之罪?”

“兒臣當然知道,絕不敢欺瞞父皇。”

梁休頓了頓,忽然行禮道:“不過,要完成這個任務,需要父皇答應兒臣三個條件。”

“可以,不過,朕也有一個條件。”梁啟一點不拐彎抹角,“朕給你三天時間,三天之內,朕要看到真金白銀。”

“冇問題。”

機會難得,梁休也不磨嘰,直接開出條件:“兒臣的第一個條件就是……”

他雙手作揖下拜:“懇請父皇,釋放蒙烈將軍父子出獄,保留職位,準許他們將功補過。”

一直在旁邊插不上話的蒙雪雁,突然用手掩住小嘴,呆呆看著梁休。

既驚訝又充滿感激,雙目之中,淚光盈盈。

“冇想到,你第一條件,竟會是這個。”

梁啟有些詫異地看著梁休,皺眉問道:“能告訴朕,是什麼原因嗎?”

由不得他不多嘴問一句。

要知道,梁休早上還在朝會上,對蒙烈父子喊打喊殺。

這才半天不到,就突然轉性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梁啟必須搞明白。

“這個,這個……”

梁休用手指摸著臉頰,故意露出一絲紅暈,朝蒙雪雁看了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他其實也知道,自己的言行前後差彆太大。

為了不讓炎帝起疑,隻好裝出對蒙雪雁心動的樣子。

明白了,原來是看上人家的姑娘了。

梁啟微微頷首,和皇後對視一眼,兩人不由莞爾。

好似生怕未來兒媳婦不開心似的,皇後立即起身,在梁啟身後,偷偷拉了拉他的衣袍。

梁啟心裡輕輕一歎,又看了眼蒙雪雁,隨後回頭對梁休道:“好,朕就答應你第一個條件,等下孤就敕一道詔書,讓刑部放了蒙將軍父子。”

蒙雪雁頓時喜上眉梢。

若不是皇帝和皇後在次,她說不定都得蹦起來。

梁休麵色一喜,趕緊行禮:“多謝父皇成全。”

“行了,朕也是看在蒙家丫頭,一片孝心的份上。”

梁啟頓了頓,突然說道:“記住,以後可彆仗著太子的身份,胡亂欺負人家,知道嗎?”

畢竟也是自己愛將的女兒。

不管以後成與不成,都不能輕慢了人家小姑娘。

“呃……”

梁休瀑布汗。

而蒙雪雁則羞得抬不起頭,臉紅得就像煮熟的蝦子一樣。

梁啟也不想讓兩人太難為情,立刻回到正題:“還有兩個條件呢?”

“第二個條件,則是,隻要兒臣能掙到十萬兩,父皇必須分給兒臣一半。”

“你倒是貪心。”梁啟有些不太高興,“你年紀輕輕,要這麼多錢乾嘛?

“朕可告訴你,你雖是皇家子弟,但休想藉機恣意妄為,放縱無度,做那於國於家皆無用處的紈絝,否則,讓朕知道,絕不輕饒。”

好嘛,幫你掙這麼多銀子,連當下紈絝子弟都不行啊。

梁休心中委屈得不行。

卻又無可奈何。

他歎了口氣,解釋道:“敢問父皇,你是想做一錘子買賣,一次撈夠十萬兩就收手,還是想細水長流?”

梁啟怔了下,凝目道:“太子的意思,將來還能再掙錢?”

梁休不置可否,故作高深地道:“那就得看,父皇願不願意慷慨一會了。”

梁啟啞然失笑,指了指他,笑道:“好,朕答應你,隻要你能掙到十萬兩,朕絕對分你一半。”

“那就好,多謝父皇。”

梁休等的就是這句話,頓時喜得眉開眼笑,隨後說出最後一個條件。

“兒臣需要內府的通行令。”

“你要這個乾嗎?”

梁啟露出一絲警惕,皺眉道:“難道,你是想把內府的錢,拿出去做生意?”

儘管他口口聲聲說,內府裡麵能跑馬,但其實裡麵,多少還是有些存銀的。

他突然有些後悔,和梁休打賭。

若梁休如他想的一樣,真是拿錢出去做生意。

撇開本金不談,他實在想不到,做什麼生意,可以在三天內賺到十萬兩。

哪怕是放高利貸,也不可能啊。

誰知,梁休接下來的話,又嚇了他一跳:“父皇,你誤會了,兒臣保證,不會從內府拿走一文錢。”

“什麼?!”

梁啟越發迷糊了。

一文錢都不要,難不成,還能做無本生意?

打家劫舍,也得先買把刀吧?

他實在忍不住好奇,突然問道:“太子,能不能告訴朕,你這掙錢的法子,究竟是什麼?”

梁休可不敢被他知道,隨口敷衍道:“天機不可泄露。”

“什麼狗屁天機,少跟朕來這套。”

梁啟嗬嗬冷笑,突然伸出手,像之前皇後一樣,一把擰住梁休的耳朵:“你不說是吧?這下呢?”

“哎喲,疼疼,父皇輕點,兒臣不騙你,兒臣真不能說,一旦說了,可能就不靈了,父皇難道不想要十萬兩了……”

梁休投鼠忌器,隻得連連求饒,好說歹說,總算讓梁啟放開了手。

在得到炎帝允許最後一個條件後,少年太子,是一刻也不敢再留。

生怕再呆下去,自己的耳朵,就要被擰成全頻道了。

當即告辭,帶著蒙雪雁和劉安,火急火燎地離開坤寧宮,奔著自己的發財大計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