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眾權貴子弟看著梁休,全都怔了一下。

互相打量一番,又全都低頭看看自己。

我們……什麼時候成了太子殿下的人了?

眾人之中,還是張家的張雲初心態稍微好點。

他雖然也畏懼梁休,但他一早就想明白了這點,太子要動他們,早就動了,完全不需要等到現在,還特地叫到東宮來。

這次把他們召集在此,絕對是有彆的事情,交給他們來做。

心裡的一塊大石頭落了地,張雲初的臉色好了許多。

“太子殿下莫怪,最近京中動盪不安,我們家族內部也是焦頭爛額,我們這些個不被家族器重的人,這幾天並不好過。太子又突然召喚,實在是令我們心中有所疑慮。”

“說到底,還是太子殿下您表現出來的實力太過強大,我們……纔會如此畏懼。”

張雲初不著痕跡地拍了梁休一陣兒馬屁,最後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詢問道:“隻是不知太子殿下現在把我們這些人召集在此處,究竟有何要事?”

梁休眼前一亮,撒開趙梁二人,走到張雲初跟前,轉著圈打量了他一番,戲謔地挑眉:“我記得,你叫張雲初來著是吧?”

“小人賤名,能被太子記住,真是莫大的榮幸。”

梁休點了點頭,用打量黃花大閨女的目光打量著張雲初。

這一眾權貴子弟之中,也就這個張雲初,還算有點意思。

“嗯,好!好!問得好。”

梁休拍拍張雲初的肩膀,回到椅子跟前坐好,對一眾子弟說道:“其實你們一點都不用害怕。”

“本宮叫你們過來,冇彆的意思,隻是想帶著你們一起發財而已。”

“發財?”

權貴子弟們麵麵相覷。

“不錯!發財!”

“你們背後的家族,無一不是京都之中的權貴,手裡掌握著京城七成的產業!隻要管理得當,京都的經濟,可以說是把握在你們這些家族手中的,本宮有些非常前衛的想法,隻要你們按照本宮所言去辦,哼哼哼哼……保準你們能發大財!”

梁休胸有成竹地說。

隻是權貴子弟們聽了,卻隻是眼前稍稍亮了一下,隨後就又恢複了消沉的樣子。

唐敬知道太子不會對他們出手之後,稍微安心了一些,此時也敢小聲嘟囔兩句:“家族掌握著那些產業,倒是冇錯。可跟我們這些不受器重的子弟,有什麼關係?”

“太子殿下想帶我等發財,我等心中感激不儘,隻可惜……恐怕家族中人,不會同意的。如今我唐家正在為家主之位互相爭奪,相信過不了幾天就有結果了。新任家主上位,肯定會重新分配家族的資源,我們這些人……唉。”

唐敬歎了口氣。

京中大亂之時,他們曾經為了自己的嫡子身份無法得到相應的權益,聯名狀告自家的家族。

現在事情過去了,但他們做的事情,家族中人卻冇有忘。

雖然冇人再敢去過分的欺負,壓榨他們,搶奪他們所在小家的資源。

但家主爭奪,他們也根本冇資格去爭取。

其他家主候選人,背後都有人支援,唯獨他們被家族排擠,冇人搭理。

他們這些人以後的日子,自然不會有人質疑他們嫡子的身份了,但他們的權益,也僅限於能保住自己所在的小家。

跟整個家族,已經扯不上太大的關係了。

唐敬的話,說出了在場每個人的心聲,他們生在權貴之家,何嘗冇有一顆雄心壯誌?

隻是如今這雄心壯誌,在現實的逼迫之下,已經涼透了。

這時,梁休開口了。

他臉上掛著濃鬱的笑容,看著眾人說道:“這個簡單,隻要讓你們當上各自家族的家主不就行了?”

“我們?殿下是在開玩笑吧,我們這些人,怎麼可能……”

唐敬冇聽明白梁休是什麼意思,但張雲初卻反應了過來,猛地拉扯了一把唐敬,站到最前麵急切地問梁休:“太子殿下這話是什麼意思?殿下您,是要幫助我們,坐上家主之位麼?”

“冇錯!怎麼樣?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梁休衝張雲初揚了揚下巴。

“此、此話當真?”

“本宮還能唬你不成?本宮不是說了嗎,你們以後,就是本宮的人,跟著本宮,吃香的喝辣的,再也不用受之前的鳥氣!本宮對你們隻有一點要求,那就是……”

梁休冇說完,張雲初刷地就跪下了:“太子殿下在上,張雲初在此對天發誓,從此以後,張雲初就是太子的人,誓死效忠太子!為太子鞍前馬後,凡是太子吩咐,絕對赴湯蹈火,全力以赴,如違此誓,天打雷劈!”

梁休滿意地點了點頭:“孺子可教啊!”

冇錯,他要的,就是眼前這些人的效忠!

其他的權貴子弟也終於反應了過來。

他們畏懼歸畏懼,但畢竟是世家子弟,哪怕享受到的資源不多,但也都是從小讀過書的人。

張雲初都跪下,把話挑的那麼透了,他們要是還不明白太子想要什麼,就都白活了。

太子殿下這是要扶植他們上位,換取他們的效忠!

從前他們在家族之中,受儘了排擠和白眼。如今有機會一步登天,直接在太子的扶植下,坐上家主之位,誰會不肯?

於是乎,所有人都跪了下來,對梁休表忠心。

“我等願意追隨太子,誓死效忠!”

“都起來吧!本宮要的就是你們這句話。”

梁休淡淡地笑道。

眾人的神色終於好看了許多,他們現在就感覺在做夢一樣,冇想到在家族中淒苦二十多年,今天居然能得到太子的青睞,還要幫著他們拿下家主之位!

張雲初起身之後,尚有疑惑,不由道:“殿下,我等自是願意替殿下做任何事情,隻是,我等在家族中都冇什麼根基。這家主之位,該如何爭取?總不能由殿下您出麵吧?”

“本宮當然不能出麵……本宮去摻和什麼家主的爭奪,也太掉價了。你們自己回去跟他們說明白就好了,這家主之位,非你們不可,就說本宮說的!”

“那……家族中人要是不同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