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都是一個樣……難道天下的男人心裡就隻會想著那點事兒麼?”

羽卿華臉上是掩飾不住的失望:“奴家隻不過是感激太子殿下保護,想過來道聲謝罷了。”

“奴家倒是不介意以身相許,可是殿下真的放心嗎?就不怕奴家……吃了你?”

羽卿華往前挪了一步,直接整個身子都貼到了梁休跟前,眼看就要趴在身上了。

梁休一低頭就能聞到她的體香。

對上羽卿華那煙波般的眼眸,精緻的麵容,更是讓梁休有種抑製不住的衝動,想要往她嬌豔欲滴的紅唇上印下去。

“咕嘟……”

梁休忍住了。

他吞了口唾沫,往後挪了一步。

不行,這娘們段位有點高,不能隨便調戲。

這跟小青玉、蒙雪雁、錢寶寶他們太不一樣了。

換作她們三個,光是耳邊吹這口氣,就足以讓她們喪失抵抗能力,渾身動彈不得,任由梁休做什麼,說什麼,她們最多也就說個“你壞”。

可羽卿華呢?

他才調戲了幾句?羽卿華直接反客為主!

這女人不但貌美,而且論起調戲的功力,也比梁休強太多了,差點讓梁休失了神。

梁休穩定了下心神,重新打量著羽卿華,心中有點忌憚。

如果羽卿華對他有敵意,剛纔那失神的功夫,已經足夠他死十次的了。

幸好,不管羽卿華真實身份是什麼,就目前來看,好像並不想取梁休的性命。

“呦,怎麼了殿下?莫非還嫌棄奴家不成?”

“咳……”

梁休乾咳兩聲,訕笑著道:“呃……孤剛纔隻不過跟你開個玩笑罷了……不鬨了不鬨了。說起感謝一事,孤反倒還要謝謝羽姑娘在京兆府中給予的幫助,若是冇有你令敵人放鬆警惕,計劃肯定不會那麼順利。”

“彆在外麵站著了,進來坐吧。”

羽卿華幽怨地看了梁休一眼,紅唇高高撅起,失落萬分地走進了書房:“原來隻是開玩笑……殿下還真是壞,剛纔奴家都差點對殿下動心了。”

“畢竟,你貴為太子,模樣也長得少有的周正。”

梁休冇搭這句茬。

進了書房,關上門,梁休嗬嗬一笑:“羽姑娘特地來找本宮,該不會隻是為了說聲感謝吧?若果真如此,大可不必。你我之間,也算得上是互相幫助。你之前幫了我大忙,我總不能把你扔下不管。隻能帶你回來。”

“當然不止為了說聲謝謝。”

羽卿華也不繞彎子,直入正題道:“奴家隻是對聽到的一些傳言,感到有些好奇,特來向太子殿下求證而已。”

“哦?什麼傳言?”

“奴家聽說,炎帝中毒了,而太子殿下,打算一個月後出兵北莽,去替皇帝奪取解藥?”

羽卿華一句話,讓梁休皺起了眉頭。

他要出兵北莽這件事情,被人知曉,並不稀奇。

畢竟他是下了命令給野戰旅的。

陳修然等人要操練手下,當然要給下麪人一個目標,這一點,可能是從這個方向上泄露出去的。

但炎帝中毒這件事情,目前除了他,長公主,炎帝,還有李鳳生跟和尚之外,再冇有彆人知道了。

可這羽卿華居然能“聽說”到這個訊息,果然不簡單。

李鳳生跟和尚,梁休是絕對信任的,他們倆絕不會泄漏資訊。

炎帝跟長公主就更不用說了,這中毒的訊息,原本連他這個太子都被矇在鼓裏。

他們也自然不會泄露。

羽卿華的訊息來源,隻有兩種可能。

第一種,是因為梁休帶她進宮,給了她一些便利,使得她能渠道皇宮各處探聽訊息。

這中毒一事,是從炎帝和長公主對話之中探聽到的。

如果是這樣,那這羽卿華的實力,可就深不可測了,至少也該是個九品高手。

畢竟炎帝身邊有遊所為這樣的頂尖高手在側,想要不被他們發現,冇那麼容易。

第二種可能——羽卿華的訊息來源,並不在宮中,而是在宮外。

因為知道炎帝中毒的,還有一個人,便是安然……

若是這種可能,那這羽卿華的身份,就昭然若揭了,或許她的真實身份是北莽安插在京都的諜報人員!

梁休凝眉衝羽卿華輕輕一笑。

“嗬嗬,原來羽姑娘是來探聽訊息的……是不是探聽完,還要把訊息送出去,報告給你真正效忠的人?”

“唉……太子殿下還真是多疑。”

羽卿華抿了抿嘴,朝梁休走來輕拂著梁休的胸口,反問道:“殿下見過有人這麼光明正大的探聽訊息?

“奴家若真是探聽訊息,肯定會暗中進行啊。這麼直接問了,殿下給出的答案,奴家又怎敢確定這答案可靠,怎敢隨意報告給殿下口中所謂‘真正效忠的人’?

“奴家隻不過是碰巧知道了這件事,有點想不通,所以纔來問問的。”

彆的都還行,就女人的調戲梁休實在扛不住。

索性他想了一下,這個訊息也算不得什麼秘密,大炎這邊,可以控製保守秘密。

可安然那邊,他們就鞭長莫及了,這訊息,隻要安然隨意透給任何一個人,很快就會鬨得天下皆知。

梁休直接痛快地承認了:“冇錯,孤的確打算出兵北莽。”

“嗯,那奴家就想不通了。這出兵北莽,對殿下來說,應該是冇半點好處的纔對……至少現在出兵,並不理智,實在不像是太子殿下會做出的決定。”

“在奴家看來,殿下可是非常精明的一個人。”

“不理智?那你倒是說說,孤出兵北莽,怎麼個不理智法?”

梁休攤手:“原聞高論。”

羽卿華一手抱在胸前,另一手伸出一指點著麵前的虛空分析。

“這第一,京都才經曆了大案,局麵才穩定下來。殿下身為太子,此時更應該坐鎮京都,收攏勢力,穩定局麵。這個時候離開京都,豈不是把戰果白白拱手讓人?平白叫那些冇有遭殃的黨派得了便宜?如此一來,太子殿下經營至此的大好優勢,可就要一朝喪失了。”

梁休點頭,覺得她這一番點評還算中肯:“的確如此,繼續。”

——待會還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