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一行人返回不久,關於蒙烈父子被釋放的訊息,便傳到了東宮。

不僅如此,傳令太監還帶來炎帝的口諭,暫時解除太子的十日禁足。

並且臨走之時,還特意交給梁休一枚令牌,可以自由出入內府。

這讓梁休幾人無比振奮。

特彆是蒙雪雁,當場喜極而泣,千恩萬謝,要給梁休磕頭,卻被梁休雙手扶住。

少年太子說,自己隻不過是不想看到,有好人因為自己的關係,蒙受不白之冤。

而幕後操縱的壞人,卻繼續逍遙法外。

蒙烈將軍一生忠君愛國,又是炎國不可或缺的一員虎將。

於公於私,自己作為太子,都應該出手相救。

說到最後,梁休目光在長腿美女身上流轉一圈,嘴角翹起,突然調侃道:

“當然,孤也不是什麼聖人,要是某位小姐硬是感激不儘,感恩戴德,非要以身相許……”

他看了看窗外,故意壓低聲音:“孤覺得,今夜月黑風高,雪落無聲,正是采花,不,是夜半敲門的好時機。”

話音剛落,對麵眉目嬌俏,眼角還殘留淚光的女子,噌的一下紅了兩頰。

“殿下又在取笑奴家,誰會半夜去你房間?”

蒙雪雁惱怒地瞪著梁休,心中又羞又惱,卻又夾雜著一絲道不明的欣喜。

“就是。”青玉撅著小嘴,在一旁幫腔,“殿下這話,未免太輕薄了。”

“青玉批評得好,本太子必須做出深刻的反省。”

眼看惹到了兩女,梁休頓時大義凜然道:“像雪雁這麼純潔矜持的人,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荒唐之舉?!”

兩女臉色這才緩和了些。

蒙雪雁露出一副算你識相的表情。

然而下一刻,梁休繼續補充了一句,又讓她變得怒氣勃發。

隻見梁休繼續一本正經地道:“所以,這種半夜敲門的事,還是交給本太子做就行了。”

他的一雙賊眼閃閃發亮,從兩名少女胸口處一掃而過,努力嚥了口口水。

然後,恬不知恥地問道:“敢問兩位小姐,今夜春閨,為誰而留啊?”

“無恥!”

“殿下!”

蒙雪雁和青玉齊齊跺腳,憤然轉身,再也不想理會這個口花花的少年太子。

“哈哈哈……”

梁休望著兩名輕羞薄怒的少女,隻覺得賞心悅目,心情大好,忍不住長笑起來。

笑罷,吩咐一旁的劉安:“走,隨孤走一趟。”

“殿下,去哪?”

劉安不知去處,露出疑惑之色。

梁休嘴角噙笑,拋了拋手中的內府令牌,隨即雙手剪在身後,邁步而出:“淘寶。”

一邊走,一邊輕哼:“阿裡,阿裡巴巴,阿裡巴巴是個快樂的青年,天下女人都為他賺錢……”

劉安跟在他身後,一連生出好多問號。

淘寶?

阿裡巴巴?

似乎是比西梁國還遙遠的西域塞外,纔有人叫這種名字。

奇怪,為什麼那麼遠地方的人,太子殿下會知道?

不過,儘管心中有很多疑問,但有一點劉安不否認。

那個叫阿裡巴巴的青年,肯定快樂無疑。

天下的女人都為他賺錢呢,能不快樂嗎?

走到宮門的時候,劉安猶豫了下,還是給梁休告聲罪,隨後便急匆匆離去。

幾分鐘之後,少年太監又再次返回,隻不過,手裡多了一個食盒。

梁休有些好奇,隨手揭開看了眼,裡麵果然擺著幾碟菜肴。

有油燜雞腿、炸三鮮丸子、炭烤鹿脯,還有一碟花生米和一壺米酒。

“又不是去郊遊,你帶這些乾嘛?”

梁休蓋上蓋子,好奇問道。

劉安坦白道:“回殿下,內府那邊,有教奴婢武功的師父,難得過去一趟,奴婢順便給他老人家帶點吃的。”

“你師父!”

梁休目露驚訝,上下打量著少年太監。

他還是第一次,聽說劉安在宮裡有一位師父。

略一琢磨,也難怪,他就說劉安自小入宮,比自己也大不了幾歲。

怎麼就能擁有一身強橫的武功?

原來,還真是宮裡人教的。

梁休頓時來了興趣,繼續問道:“你那位師父,一定很厲害吧?”

“奴婢也不知道,不瞞殿下說,奴婢如今,已經晉入武境八品,但每次和師父切磋,依舊在他手下走不過一招。”

“臥槽,這麼厲害?!”

劉安的話,嚇得梁休當即口吐芬芳。

他雖然不會武功,但出於對武功的興趣,這兩天已經看了一些關於這方麵的書籍。

比如,他粗淺的知道。

天下武道,一共分為九品一境。

武者修煉到上三品,也就是七**品,實力將會遠超常人。

飛簷走壁,力道千斤,成為人人敬畏的武林高手。

這個境界的人,丟進戰場上,無一不是以一敵百的強者,威震一方的猛將。

當然,武道修煉,如攀險峰,越到後麵,提升的難度越大。

所以,這種人在武林裡,註定不會太多。

梁休冇想到的是。

劉安這個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太監,竟然已經是這樣的高手。

十八歲的武林高手,你敢信?

不過,更令他震驚的,還是劉安的那個神秘師父。

連八品高手,修煉的還是上層先天童子功的劉安,都在他手下走不過一招。

這人得多厲害?!

九品巔峰?

半步宗師?

亦或是,那超越九品之後,獨辟一境,天下無敵的武道大宗師?

梁休呼吸瞬間急促。

之前他曾問過劉安,自己現在修煉武功,還來不來得及。

結果,當時就被劉安潑了一盆冷水。

少年太監告訴他,習武最好的年紀,是三歲之後藥浴打基礎,六歲練吐納,九歲練外功,十二歲內外兼修,逐漸融合為一。

梁休如今已經十六歲,早過了練武的黃金年紀。

再加上,長年養尊處優,導致的身體孱弱,氣血虧虛,就算再怎麼努力練武,也不會有太大成績。

頂天了,能晉入四五品,就已經是極限。

這讓梁休心裡哇涼一片,成為武林高手的夢想,當場就破滅了一大半。

可是現在,聽劉安提起他的師父,梁休似乎又看到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