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許多大臣都站出來支援,炎帝十分滿意。

“如此,便依太子所言,由禦史中丞安才忠,接任吏部侍郎一職。”

安才忠立刻出列,跪地叩首:“微臣安才忠,謝陛下隆恩。安才忠必不負陛下、太子所托,儘忠職守,絕不怠慢。”

梁休嘴角微勾,總算不冇白費昨夜的兩個時辰,拿下一個重要位置。

卞謀言的臉色就難看了許多。

吏部這一職缺,如果到手的話,日後他這太師黨想安排個人手的,真是要多方便有多方便。

可現在,職位直接被安才忠給拿走了。

難不成……這安才忠明麵上是孤家寡人一個,但暗地裡,其實是太子的人?

卞謀言不得不產生這種想法。

因為梁休表現得對安才忠太熟悉了。

但很快,他就知道自己想錯了。

吏部侍郎的職缺確定之後,很快就輪到了下一個職位的討論。

這一次,不光卞太師,其他黨派也開始入場爭奪,你一言我一語,對自己舉薦的人極儘所能的誇讚,力求能拿下想要的位置。

雖然隻是唇槍舌劍,但爭論隻激烈,不亞於黨派直接直接派人上場互毆。

梁休早就知道這大炎朝堂絕不簡單,如今一見,果然黨派林立。

光聽他們說話的傾向,梁休就能清晰看出至少三個不同的陣營。

不過他們這些陣營,不似燕王的黨羽那般狼子野心,多半隻是想為自己的陣營謀利益罷了。

自古以來,權財比鄰,有了權力,財富自然會滾滾而來。

看這個激烈的程度,梁休知道,這一次恐怕冇法把全部的職位都拿在手中了。

於是在接下來的爭奪當中,梁休主動放棄了一部分他認為不太重要的位置,甚至連兵部南樞密院的要職,也主動讓了一個出去。

此舉主要是為了平衡朝堂上的各方勢力。

如今炎帝想讓太子接手培養了那麼久的官員,扶植他進入朝堂,他可不想一進朝堂就被當成了眾矢之的。

不過,比較重要的位置,梁休都拿下了。

吏部,人事任免,有他安排的人。

戶部,管財政大權的,梁休自然也不能放過,治國要是錢的事兒上都被人掐著脖子,那還治個屁了。

禮部,教育,梁休也在關鍵位置舉薦了兩三個人上去。

知識就是力量,梁休一直謹記,他還打算掀起一場教育改革,不過這些都是後話。

還有工部,大炎如今是農業社會,重農輕工,工部的要職,這些黨派都冇多少人爭搶,這倒是給了梁休極大的便利。

梁休在改良大炎農業方麵,有了點小小的貢獻,日後大炎的農業發展,必然不會差了。

而隻有來自未來的梁休才知道,提高大炎國力,必須要靠工業振興!

他所在的前世,西方國家從發明蒸汽機開始,工業就開始飛躍式的發展,直接把當時的天朝上國落下了近百年的進程。

炎帝著眼當下,要把大炎穩住。

可梁休的眼界,卻比炎帝還廣,雖然眼下還難有什麼實質性的動作,但在梁休心裡,天下可不止是大炎目前的國土!

梁休不是冇有雄心的,而他的雄心想要成為現實,就必須把工部,牢牢掌握在手中。

反倒是兵部和刑部,梁休安插進去的人比較少。

大炎的軍權是牢牢掌握在炎帝手中的,兵部的職權比較小,隻不過負責一些兵糧,軍事器械等事務。

這些哪怕被彆的黨派掌握著,也冇什麼關係,反正他們肯定不敢亂來,若是因為兵部的怠慢,兵糧運慢了,軍備造少了,大炎邊境打了敗仗,這些人都得掉腦袋。

一番激烈的爭奪之後,終於把裁撤的職位都補缺了。

梁休舉薦的人裡麵,有不少是朝堂的官員,更多的,則是炎帝暗中培養的那一批有才學之士。

與各黨派爭奪關鍵職務之時,梁休口若懸河,滔滔不絕。

不光能把自己要舉薦的人擅長什麼,如何適合擔任要職說出來,還能在彆的黨派舉薦的人身上,找出許多毛病來。

太師舉薦一人去樞密院,直接被梁休嘲諷,說那人性格大大咧咧,根本做不了計劃周密的事情。

光祿大夫舉薦自己的侄子做正奉大夫,梁休站出來揭露他侄子喜好養育花草,被轉而舉薦去內務府給妃子們養花種草去了……

如此種種,多不勝數。

一番爭鬥下來,眾人突然對梁休這個太子有了新的認識!

這太子,居然對文武百官的事情,知道的這麼清楚!

至於卞謀言,此刻臉都綠了。

因為這至少證明瞭兩件事,第一,太子手上有一個極為完善的情報機構,若非如此,他整天四處遊逛,到處惹是生非,不可能對朝堂上的事情這麼瞭解。

第二,太子此人能言善辯,不光惹禍厲害,正經起來,也不能小覷。而且很明顯,太子已經有心踏足朝堂了。

隻是當這些大臣意識到這些事情的時候,各個職缺都已經在梁休的操作下,安排得差不多了,再想聯合起來對付他已經為時已晚。

“諸位愛卿能為大炎朝堂如此儘心儘力,朕心甚慰。朕隻希望提拔上來的這些官員,能儘忠職守,潔身自好,莫要結黨營私,禍亂超綱。”

“前車之鑒,都要給朕記清楚了,莫要跟他們犯同樣的錯誤。”

炎帝最後做了總結陳詞。

下方百官齊刷刷跪倒在地:“臣等必謹記陛下所言,忠君愛國,絕無二心……”

“嗯,散朝吧!太子留一下。”

炎帝揮了揮手。

賈嚴佝僂著身子,卻中氣十足地高喊一聲:“退朝!”

百官散去,唯有梁休留在殿上。

炎帝看了他一眼,對梁休說:“隨朕到偏殿來吧。”

“好嘞。”

梁休應了一聲,跟在了炎帝身後。

進入偏殿,炎帝叫梁休坐下,看著這個兒子。

“今日在殿上,你表現的不錯……小傢夥有點進步。”

炎帝先誇讚了梁休一句,緊接著問道:“隻是為何,將許多位置拱手讓人?朕安排給你的那些人手,有一些分明是能拿下那些位置……朕若冇猜錯,你是有自己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