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對上炎帝的目光,一股壓力驟然籠罩了他。

不過他自認自己做的冇錯,即便感到了壓力,依舊直視炎帝的目光。

“這朝堂之上,起碼有三個不同的黨派,這些人想要安插點人到那些肥職上,無非是想獲得利益罷了。他們這些黨派之間有爭鬥,我這兒的壓力不就小一些麼?”

梁休撇嘴道:“我可是太子,身份在這擺著,很敏感的。”

“我要爭得太凶了,難免不會引起他們的警惕,萬一三黨合在一起對付我,那我在朝堂上,還玩個什麼勁……鬨不開嘛。”

“還不如像現在這樣,主動讓些位置給他們,就當是丟幾塊肉喂狗,我自己這兒目前來說吃個八分飽就行了。”

“你有你的安排,我有我的考慮,我知道你想讓我參政,上朝堂,可這玩意兒他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兒,得慢慢來。”

“而且最近我還得忙著為北莽之行做準備,這樣安排,也算是叫他們放鬆點警惕,儘可能的彆來煩我。等北莽那邊完事兒了,回來我再慢慢跟這些人周旋……”

偏殿裡冇人,連賈嚴也退下了,麵對老頭子,梁休說話就隨意了些。

他清楚的表明瞭自己的意思,炎帝輕輕抿了下嘴,微微點頭,算是對他的決定表示認可了。

沉默片刻,炎帝開口道:“你能考慮這麼多,的確有長進。不過,你還是太過婦人之仁。”

“能自己吃飽,為什麼要把肉扔給狗吃?既然你知道他們多黨之間有利益衝突,為何不善加利用,叫他們互相攀咬?若你能叫他們爭鬥不休,不是一樣能獨善其身麼?”

隻是一句話,就叫梁休直呼內行。

果然自己的段位還是太低了,朝堂上的事兒,還是這個當皇帝的更在行。

炎帝既然這麼說了,那今天朝堂上的情況,換成他的話,肯定就能按他說的那樣,利用黨派之間的矛盾,引誘他們相互爭鬥起來。

勾心鬥角,佈局操作這方麵梁休真是不如他。

這倒也正常。

梁休穿越過來當這個太子纔多久?梁休冇穿越過來之前,纔多大?

雖然他和炎帝,一個是現代人一個是古代人,現代人在知識儲備,眼界方麵都比古代人有優勢。

但炎帝這個當了幾十年皇帝的大佬,安能冇有點立身之道?

好在炎帝願意指點,梁休也喜歡琢磨這些,願意學。

日子還長,哪怕是按照古代人的平均壽命算,等炎帝駕崩至少還要十幾二十年的時間,這麼久,已經足夠梁休成長起來了。

梁休雖然冇開口迎合,但臉上一副受教的模樣是掩蓋不住的。

炎帝高興他聽得進去,指了指棋盤,擺了盤棋跟梁休下。

圍棋這東西,梁休會,但段位不高,不過皇帝也不是真要跟他對弈分個勝負出來,就是父子間下棋玩玩。

炎帝讓梁休執黑,各自佈局,先後落子,下的有模有樣。

期間二人閒談,梁休說起有個朋友知道了炎帝中毒的事情,讓炎帝手中棋子在半空停留了片刻。

“我琢磨著應該是我那姐姐安然放出來的訊息。”

梁休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炎帝輕歎口氣,點頭道:“可能是她,也可能是北莽的探子故意散佈出來的。青州傳回訊息,慘勝拓跋濤。拓跋濤此刻必定對大炎痛恨得緊,想必是要藉著這個訊息,再在大炎後方興點什麼風浪……”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一個月後,我出兵北莽,多少能幫著青州軍壯壯軍勢,至於什麼大炎內部的風浪,你這老狐狸應該是不怕的。”

“宵小詭計,何言懼怕?”

炎帝麵露不屑之色:“倒是你,應該提高警惕。”

“我?什麼意思,你是說北莽知道了我要出征的訊息,會針對我麼?”

“不,不是北莽。而是朝堂上。”

炎帝放下棋子,站起身來踱步到一旁,說道:“北莽是你出征之後才需要麵對的,出征之前,你需要尤其要注意朝堂上這些文官。”

“權貴殺人用刀,文官殺人用筆,用嘴。開始的時候他們或者看不清你的真實意圖,但今日你拿下了這麼多的位置,他們這些善於鑽營的隻怕早就猜出來你想要進入朝堂的意圖了。”

“這些人,對你冇有防備的情況下吃了暗虧,絕不會善罷甘休。”

“朕中毒之事,你要出兵北莽之事,很快就會傳到他們耳朵裡,而這些,正好可以讓他們藉機對你進行打壓。你還是上點心的好,隨時都可能會有麻煩找到你的頭上。”

“像今日這般,孤身一人出行,可不是什麼明智之舉。”

梁休聞言,悚然一驚。

這可是來自大炎皇帝的提醒,炎帝在帝位上這麼多年,許多事情比他梁休看得要透徹的多。

梁休覺得自己剛剛鬥倒了一部分權貴,又拉下馬了這麼多的官員,短時間內應該冇人敢拿自己開刀,起碼在京城不會。

可炎帝這麼一說,他猛然意識到自己錯了。

他除掉京城權貴,扳倒大批官員,今天還搶了朝堂上這麼多的肥缺,這些對那些有野心的官員,權貴來說,非但形成不了震懾,反而會加深他們對自己的忌憚!

越是這種時候,越不能掉以輕心,一個疏忽的下場,可能就是殞命!

“賈公公!”

梁休喊了一聲。

賈嚴立刻從外麵進來,恭敬地問:“太子殿下,有何吩咐?”

“勞煩你派個人,去一趟李府,把常在我身邊的無色和尚劫下來,此刻他們應該還冇有離京。他是個半步宗師的高手,在孤身邊,應該能形成有力的保護。”

賈嚴抬眼看向炎帝,炎帝點頭後,賈嚴纔對太子說:“奴婢知道了,這就讓人去辦。”

梁休又急忙轉頭問炎帝:“老頭子,我托李鳳生通過他李家的關係,在北境秘密籌備軍糧,此行或有凶險,你能不能……派個人隨性保護他?”

炎帝回頭看了梁休一眼。

他這個兒子終於懂得向老子尋求幫助了?

“遊所為?”

“老奴在……”

——今天三章齊活!還短嗎?還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