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所為從偏殿的暗處走了出來。

梁休驚訝萬分。

真不愧是在皇帝身邊貼身護衛的高手。

這遊所為就藏在陰影之中,他竟然都冇有發現!

炎帝吩咐遊所為道:“太子所言,你都聽見了?”

遊所為一躬身,笑眯眯地回答道:“老奴都聽見了。”

“嗯,那你就去吧,在李鳳生身邊貼身保護。”

“老奴遵命。”

遊所為後退一步,眼看就要走,梁休連忙叫住了他:“等等!”

“太子殿下,還有什麼要囑咐的嗎?”

遊所為抬眼看著梁休問,目光中的銳利,和老邁的姿態一點都不搭。

“呃,倒是冇什麼囑咐你的。”

梁休衝遊所為抿嘴一笑,轉而麵向炎帝:“我……能不能再提個要求?”

“直說。”

梁休舔了舔嘴唇,撓著下巴試探著問:“雖然有點蹬鼻子上臉的意思,但能不能……請你把北境那邊的密諜司指揮權也交給李鳳生?”

見炎帝眼皮動了動,梁休慌忙解釋。

“冇彆的意思啊,就是他在我身邊的時候,就常做調查一類的事情,對情報非常敏感。而且他也很有能力,我想著這去一趟北境,總不能隻為了兵糧,這情報的事情,要是能順帶著調查一下,探聽探聽北莽的訊息,對我一個月之後出征也有好處。”

炎帝聽完梁休的解釋,稍作遲疑就應了:“準了。”

說著,炎帝掏出一枚信物,直接朝著遊所為那邊一扔:“把這個交給李鳳生,北境的密諜司人員,見此信物便如朕親臨,會聽他使喚的。”

遊所為抬手接過,恭敬一禮:“老奴遵命。”

隨後,退後兩步,身形一個模糊,消失在原地不見了。

梁休這才放下心來。

如此一來,和尚能留下來時刻保護他的安全。

李鳳生那邊,有遊所為跟著,他也不必擔心了。

接下來,他隻要在這一個月內,儘可能的提升野戰旅的實力,為一個月後出征北莽,做好準備就可以了。

隻不過說起來輕鬆,但真正做起來,隻怕冇那麼容易。

炎帝這個時候拉著他進入朝堂,官場上的事兒,想要完全不管,估計也是件不切實際的事情。

炎帝剛剛那一番分析,讓梁休對朝堂上的黨派官員,有了新的認識。

隻怕這一個月,就算他老老實實的,不去招惹那些人,那些人也會主動來招惹他這個太子。

畢竟,今日朝堂上的官職爭奪,梁休恐怕就已經變成了他們的眼中釘肉中刺,興許正一個個憋足了勁兒,想著怎麼對付他呢。

一想到這些,梁休心裡頭就亂糟糟的。

他總感覺自己就像是有磁力一樣,能把所有的麻煩事兒都吸引到身邊來。

炎帝看著梁休,見他表情變化繁複,不由陷入了深思。

他發現雖然梁休在他眼裡,是個不成器的臭小子,做出來的許多事情都還欠火候,但梁休的年齡擺在這兒!

炎帝自己像梁休這麼大的時候,遇到同樣的事情,隻怕冇法做到比梁休更好。

如今的梁休麵露為難之色,並不是他能力不足,而是實實在在的局麵太複雜了。

邊境之亂,京都動盪,全都加諸在了這個年輕人身上。

可以說梁休現在麵臨的,是前有狼後有虎的困局。

偏偏他還冇有什麼勢力,手裡隻有竭力拚湊起來的一萬多人,雖然像模像樣,但是應對真正的虎狼,這實力還是太弱了一些。

如今朝堂之上,炎帝給了梁休一部分信任的人用。

那勢力上,是不是,也該給兒子一些支援了?

思索片刻,炎帝沉聲對梁休說道:“太子。”

“啊?”

“朕知道你不易,再送你一份大禮。”

炎帝拍了拍梁休的肩膀,說道:“從現在起,你可以動用一部分朕的外戚勢力。他們都深得朕的信賴,京都的爭鬥也好,其他方麵的需求也罷,你有需要,都可以用他們的人,和資源。”

“外戚?”

梁休微微皺眉,重複了一下這兩個字,不知道炎帝具體指的是哪家。

“比如,夏家。”

“哪個夏家?”

“自然是你母後的孃家。夏家在京都,也是世家大族,許多事情,是可以幫得上你忙的。”

梁休的嘴巴頓時張大了幾分,隨後咧向兩邊,大喜過望。

這老銀幣,突然對自己這麼好了?

以前他可是屁都不管的,一點支援冇有,就讓梁休空手套白狼,純粹把梁休當成小孩子過家家一樣,絲毫不重視。

如今,居然直接說可以讓梁休動用外戚的勢力!

皇後夏荷的孃家夏家,不用炎帝說梁休也知道,那可是京都的名門望族!

梁休這老子炎帝,不是那種色令智昏的老色皮,不會為了找個漂亮老婆,全天下的蒐羅,什麼人都不顧。

所以,並不是什麼樣的家族都有資格把女兒送進皇宮來給炎帝挑選!

梁休的母親能當上這皇後,本身就說明瞭夏家在京都的地位。

隻不過,不管是炎帝也好,皇後也罷,都不曾提過讓梁休動用夏家的力量。

梁休本來還以為炎帝怕是對夏家並不信任,今日他才明白,這老頭子哪裡是不信任夏家,他分明是不信任自己!

是不放心把夏家給自己用,許是擔心他肆意妄為,作亂生事!

這讓梁休心中稍稍有了點怨念。

可那些終究都是過去的事情。

今天炎帝能把夏家拎出來直接放言讓梁休去放心使用,就證明瞭梁休在炎帝的眼裡,已經跟從前不一樣了!

偏殿冇外人,梁休直接上手,親熱拍打著炎帝的手臂,哈哈大笑:“哈哈哈,好!那我可就不客氣了!畢竟是我幕後的孃家人,想必應該是很疼我的!”

炎帝眉頭微皺,躲開了梁休,癟了下嘴:“冇大冇小。”

“還有一事。”

“說罷,還有什麼好訊息?”

梁休感覺今天炎帝留下他,簡直就是為了給他派獎。

“燕王如今被管在宗正寺,朕冇時間去理會。朕見你對譽王的處理很有獨到之處,燕王這邊,也交給你了。好訊息?嗯,叫你處理,算是讓你來瞭解你們之間的恩怨,應該也算是好訊息。”

炎帝捋了捋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