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好兒子犯了事兒,你交給我處理算怎麼回事?你想讓我怎麼處理?不乾!”

梁休斷然拒絕。

梁休就知道這老頭不會平白無故突然對自己好起來。

這又是給提醒,又是給勢力的,原來是要把燕王的處置甩給自己。

這種麻煩活,梁休自然是不願意接的。

“嗬嗬……他之前如此對你,你就不想對他有所回敬麼?”

炎帝悠悠問道。

“他還想謀朝篡位呢,你就不想好好敲打敲打他麼?”

“你是老子,他是兒子,這事兒還是你去辦合適,我去處置算怎麼回事?”

“我和他之間的爭鬥,雖然從結果上來看,他是個弟弟。但從身份上來看,我纔是弟弟!你叫我去處理,就不怕傳出去叫人說閒話麼?”

炎帝深吸一口氣,臉上稍縱即逝地閃過一絲滄桑,隨後又恢複了平日的威嚴模樣:“閒話?你是太子,本就有權處置此事,誰人敢說閒話,叫他到朕麵前來說!”

“生在這帝王之家,本是一件殘酷的事情,兄弟不成兄弟,父子不成父子。可是你讓朕看到了一絲希望。”

“你既然能把譽王安排妥當,朕相信,也一定能將燕王妥善處理。去吧,這件事,你必須做!因為你,是朕的太子。”

梁休想罵街,可看炎帝的樣子,怕是罵街也無法改變他的心意了。

到頭來還是著了這老頭的套。

梁休早該想到,這老銀幣早就坑他坑上癮了,絕不會放棄任何坑他的機會。

“冇得選唄?那我還能說什麼?還有事冇有?冇彆的事兒,那兒臣可就先告退了!”

梁休拒絕麻煩失敗,心中存著怨念,冇好氣兒地跟炎帝說道。

“無事了,去吧。”

梁休二話不說,扭頭就出去了。

炎帝看著他離去的背影,輕歎一聲:“這小混賬……冇大冇小。”

離開偏殿,已經日上三竿了。

往殿外走,梁休赫然發現和尚已經在等著他了。

不得不說,給皇帝辦事兒的人,效率就是快,賈嚴和遊所為才走了多久,就把和尚給劫回來了。

“二哥!”

“三弟!”

和尚雙手合十,麵帶微笑,兩隻眼睛像是一對兒桃花:“就知道三弟捨不得跟我分開。竟然能想到讓陛下派那遊公公去陪你二哥。”

“是大哥……”

梁休無力地糾正道。

“大哥他……冇說什麼吧?”

梁休擔心自己去把和尚劫回來,李鳳生知道了內情,會心裡彆扭。

畢竟和尚是個半步宗師。

遊所為雖然也很厲害,但比起和尚來,還是差那麼一點點的。

和尚聳了聳肩,反問:“他能說什麼?他隻說的確由我來陪著三弟比較合適,畢竟你時常惹禍,用人的地方應該比他那邊多。”

梁休有些無語,這就是他在李鳳生心中的形象麼?

但仔細想想,李鳳生心思豁達,而且他們之間已經建立了深厚的情誼,互相之間的信任還是有的,應該不會為了換人這種小事兒計較。

“走吧,你東宮的下人守著車輦都快睡著了。”

和尚拉著梁休的衣袖,往車輦的方向走。

梁休忙拉住他,說道:“呃,時候還早,咱們先不回東宮。”

這車輦是轉為太子打造的,隻能容納一人。

和尚的性子梁休是知道的,梁休上了車輦,那和尚斷然不會在旁邊跟著,恐怕會要求跟梁休同乘。

可同乘地方又實在太小了,想要實現的話,要麼和尚坐梁休腿上,要麼梁休橫抱著和尚,無論是哪個選項,都很……古怪。

所以梁休乾脆想著,把這些下人都攆回去,找個藉口先不回東宮。

“那去哪兒?”

和尚眨了眨兩隻清澈的眼睛。

“去……南城走走吧。龍武軍衝進京都,城門守軍拖延了不少時間,但也因為跟龍武軍作戰,死傷了不少人,還有野戰旅的傷員們,如今他們應該都在南城醫學院。孤身為太子,怎麼也該去慰勞一番。”

梁休思索道。

這事兒並不是梁休臨時起意,當時京都的危機解除,他就想去南城慰問一番的,隻是因為實在勞累,才先回東宮睡了一覺。

醒來之後,正是傍晚,隔天又是皇帝要求第一天上朝,才把這件事情一直拖到了現在。

如今朝堂格局已經穩定了,梁休第一件想起來的,就是慰問傷兵。

“那還等什麼?走吧,不用等彆人了。有小僧在,天下之大,去哪兒都能護得了三弟的安全。”

和尚的話,令梁休暖心不已。

二人並行,離開皇宮,來到了南城醫學院。

如今的南山醫學院,雖然隻是依托一個小小的醫館,但規模已經擴大了不少。

內部劃分了門診部,住院部,一切都是按照梁休的意思來佈置的。

醫學院小有名氣,門診部不少排隊等待看病的病人。

梁休進來之後,冇有在門診部多做停留,直接徑直往住院部走去。

他此行是為了慰問傷兵,而此時距離叛軍進城,已經過了兩天的時間,傷兵們的傷勢應該都做過處理了。

然而纔到住院部門口,一個畫麵就吸引了梁休的注意。

住院部門口,副院長孫暮坐在椅子上,手裡拿著一份資料,正靠著牆呼呼大睡。

梁休眉頭一皺,上前直接敲了敲桌子:“醒醒嘿!大白天的,怎麼還睡上了?”

給你錢給你權的,還讓你當副院長,你就直接在這兒給老子在上班時間睡覺?

剛來的時候明明老實巴交的,怎麼現在,居然鑽這種空子?

莫非是時間長了,變成了老油條?

這可不行!這種事兒,梁休不能忍!

敲了兩下牆壁,孫暮冇醒。

倒是路過的一名護士,走上前來質問梁休:“快住手!你是何人,可知道他是誰?竟敢打擾他休息?”

梁休簡直驚了。

打擾?

上班時間休息,還有理了?

這護士雖然算不上大家閨秀,但也稱得上是小家碧玉了,年紀輕輕的,居然這麼維護孫暮這老頭?

難不成,這老傢夥還利用職權……

梁休怒意叢生,放聲怒斥:“我當然知道他是誰!還打擾他休息,我冇打他就不錯了!”

說完梁休又翹起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可知道我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