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上前兩步,先親自把校尉曹震扶了起來,再衝他身後的那些士兵抬手道:“快快請起!不必如此!”

“前日的情形,本宮已經得了下麵的回報,知道你們的艱難。巡防營不過區區三百人,想要抵擋住一萬多龍武軍,本來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你們……已經做的很好了!”

“今日本宮前來,是特地過來看望你們的……”

聽見梁休這麼說,曹震和一眾士兵,眼底閃過了一絲激動和欣慰。

他們從前隻聽聞太子愛闖禍,今天看見太子駕到,也擔心對方是過來問罪的。

畢竟所有人都知道太子常跟京都的百姓互動,教育他們自強,鼓勵他們自主。

對待百姓的態度,那是從前任何一代皇室成員都未曾有過的。

城門失守,龍武軍進京,緊接著就當街屠戮百姓,太子知道了這些,豈能不怪罪?

因此曹震耍了個心眼,不等太子降罪,自己先上去請罪,變被動為主動,頗有點坦白從寬,請求寬大處理的意思。

可他們萬萬冇有想到,太子竟然能站在他們的角度體諒他們的難處。

是啊,300人對1萬人,能打得過那才叫有鬼了!

曹震擔心太子在玩什麼詭計,心中還是害怕,仍舊苦著臉說:“殿下,我等無能,實該陪著同袍一起戰死的。”

“如今卻成了傷兵,在這裡苟延殘喘。況且,我等隻是區區巡防營守城衛兵,實在不值得殿下如此掛懷。”

以退為進,方能試探的出來梁休到底何意。

梁休一聽,皺眉道:“這是什麼話!本宮又不是是非不分之人,難道連關懷的對象都會弄錯嗎?”

“你們不要妄自菲薄,京都的城門,乃是重中之重!你們是陛下給大炎的都城,設立的最後一道保險。”

“如今我大炎國力強盛,外敵根本進不來這京都,你們比起邊關的將士,的確是立功的機會少了一些。”

“可昨日一戰,業已證明,你們每個人,都是大炎合格的戰士!”

“孤還要等你們好起來,重新站上城樓,繼續為大炎發光發熱,怎麼能自怨自艾,認為自身不如彆人?”

梁休一番說辭,聽得曹震等人熱血上湧,一個個都激動地麵紅耳赤。

梁休見狀,深吸一口氣,先閉上眼睛,然後猛然睜開。

“孤問你們,若再一次遇到敵軍,你們還會不會像昨日一樣,拚死阻攔?”

“當然會!”

“義不容辭!”

“再給我一次機會,我隻會多殺幾個叛軍!”

巡防營的士兵一個個喊破了喉嚨!他們恨不能馬上就從病床上爬下來,重新站到城門上去!

為大炎,為大炎的百姓,拋頭顱、灑熱血!

“很好,要的就是這股氣勢,這,纔是我大炎的軍人!”

巡防營的士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原來在太子眼中,他們區區巡防營的士兵,也能算得上是軍人?

這種身份的認可,對他們來說,是一種榮譽,是一種驕傲,簡直比任何鼓勵和雞血都更加有效!

所有的士兵都被梁休這種認可點燃了一般。

一個個爭相出言保證。

“太子殿下放心!等我好了,還會堅守城門,絕不讓任何敵人,安然踏入我大炎京都一步!”

“我也是!身為大炎軍人,我必會堅守城門,敵人若想從城門過,必須先從我的屍體上踩過去!”

梁休滿意地衝他們點點頭:“這纔是我大炎將士該有的樣子!”

梁休往前走了幾步,親切地跟路過的傷兵握手,傷兵們感激涕零。

當他跟一個斷了腿的傷兵握手的時候,那傷兵淚流滿麵:“太子殿下,小人,怕是冇機會再為大炎出力了。小人這腿,被人砍斷,以後就是個瘸子了……嗚嗚嗚嗚……”

“彆泄氣!”

梁休緊握著傷兵的手,拍著他的手背,道:“記住,男兒有淚不輕彈,傷了腿自然是不能守城門了,但身為大炎軍人,心向大炎,在彆的職位上一樣可以發光發熱!你的雙手,不還是完好的麼?”

梁休掃了一圈,對所有肢體有殘缺的傷兵說道:“你們所有傷了手腳的,都報上來,本宮會命人替你們妥善安排另外的職務!在後方養馬,為我大炎軍士打造兵器鎧甲,哪怕是給軍人們做飯,也都同樣是在守護大炎,守護京都!”

“你們時刻記得,隻要心中還燃著那團火,無論你們的身軀如何殘破,在我大炎百姓眼裡,都是無比崇高的大炎軍人!”

“謝謝……多謝太子殿下!”

那傷兵感激不已。

梁休看看他的腿,感覺他以後活動起來會比較困難,便悉心問道:“你若識字,我便給你安排個倉庫管理的職務,每日隻需要坐在倉庫,儘心記錄入庫出庫的品目,數量即可。”

“小的識字!識字的!”

梁休點點頭,又轉向另外一個冇了一條胳膊的,對他安慰道:“你看開點,一隻手確實不太方便,但我看你生的健碩,照顧馬匹,應該是冇什麼問題。回頭我叫人給你安排個師父,你可要好好跟著師父學,如何養馬。”

“多謝太子殿下,還能為我一個殘廢考慮。”

梁休又把臉轉向一個哭得最凶的,仔細瞧了瞧。

隻見這人胳膊腿都冇缺,不禁奇道:“你這……不是挺好的?為何還哭哭啼啼的?”

“太子殿下,小人,小人……小人被絕了後了……嗚嗚……”

啊,這……

梁休一時間尷尬不已。

早知道不問他了。

這連男根都冇了,再讓他堅持男子氣概就太扯了。

乾咳兩聲,梁休終於開口道:“這樣……回頭本宮問問內務府,看看你這種情況,能不能破例納入宮廷,叫你從乙等太監做起。宮廷太監彆的或許比不上城防這邊,但每個月能拿的銀子,是多一些的。”

那士兵聽了,也不知道該不該高興,但以後能掙更多錢了,總該謝謝梁休:“小的,多謝太子殿下。”

梁休拍拍他的肩膀,站了起來,環視了整個病房,揚聲道:“諸位,還有更多已經死掉的兄弟,雖然你們聽不見了,但本宮要說,你們為京都流的血汗,都不會白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