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把錢寶寶叫到身邊,大聲吩咐道:“你命人統計一下,凡是在此役中戰死的士兵,無論是巡防營的,還是野戰旅的,每個人五百兩銀子的撫卹金,要保證發到他們直係家屬手中!走本宮的賬。”

那些個殘疾的士兵,不由得露出一絲痛苦的表情。

實在是這撫卹金,給的太多了。

大炎的標準,總督戰死才八百兩,大將戰死也不過六百量銀子。

他們小小的巡防營士兵,按標準算的話,每人應該不到一百兩纔對!

梁休給的撫卹金實在太多了,足足好幾倍!

這麼算的話,重傷成現在的樣子,還不如死了強。

冇想到,梁休接著說:“所有殘疾的士兵,每人三百兩銀子的安置費!願意留在軍中的,依舊給安排另外的職務,不願意留在軍中的,也可以拿這些錢,去做些小生意謀生。”

聞言,殘疾的士兵大喜,輪到了那些輕傷的士兵一個個看向自己的手腳,大概心裡在想——現在動手還來得及麼?

但很快,梁休又說出了第三條:“其餘輕傷者,每人也發一百兩銀子的營養費,讓他們有錢買點好吃好喝的,快快把身子補起來,繼續為大炎發光發熱!”

滿病房的士兵都歡呼起來,高喊“多謝太子殿下千歲!”

梁休身邊,身為南城大管家的錢寶寶,不但替梁休管理著南山的一切,更是替梁休打理著手中的銀子。

算計算計,梁休張張嘴的功夫,就許出去了三萬兩銀子,不由氣得直咬牙,偷偷在梁休背後摸了塊軟肉狠狠地掐了一下。

縱然梁休已經今非昔比,對上普通的武林人士也不在話下,但武功和女人的手段比起來,還是女人這一手厲害。

一掐之下,直接把梁休疼出了眼淚!

眾士兵一看,覺得梁休是在為他們流淚,更是心中感恩戴德,暗暗發誓隻要有機會,一定要為太子鞍前馬後,以報這份關懷之情!

錢寶寶掐歸掐,但梁休的吩咐,她都細心記下了,也冇任何反駁的意思。

她早已經習慣了,梁休的決定雖然乍一看都不知道是為了什麼,但最後的結果,卻總是出人意料。

所以,梁休這次花這麼多錢,肯定也是有原因的。

當然有原因。

梁休如今手裡纔多點東西?每一兩銀子都該花在刀刃上。

他是真覺得這些錢,該花。

第一,若是冇有這些人豁了命出去拖延了那麼一小會兒,隻怕當天他的野戰旅趕到的時候,情況已經無法控製了。

那時,城中大量百姓將會被大量屠戮。

梁休經營了這麼久,在京都之中,對梁休而言最重要的不是什麼南山,也不是那幾個剛剛拉攏來的小家族,而是這些百姓。

京都的百姓,是梁休的底子,梁休不能冇了他們的支援。

也不能放任他們被殺害。

巡防營的人用命爭取了時間,他花點錢去讓他們以後好過一點,又能如何?

第二,這銀子……他肯定是要想辦法從老頭子那裡討回來的,以他的口活,必然能說得炎帝掏錢,哪怕這標準是在是高了點。

撫卹金嘛,本來也該走國家的賬,他這最多算是墊付。

再不濟,跟夏家要嘛,炎帝不是才說,有需要可以找夏家求援?

算起來,夏家的長輩,是梁休的姥姥姥爺,都說隔代親,梁休相信,夏家人一定不會小氣的。

第三,梁休說這麼多,其實也是半真半假,有表演的成分。

而他表演的對象,就在這病房之中……

將士兵們安撫一番,梁休走到了一張病床前。

床上躺著一個星眉劍目,目光銳利的青年,光看這麵相,就知道這青年絕不是什麼普通人。

此人正是當天挺身而出,以七人之力,拖住了霍雲濤叛軍一時半刻的稷下學宮七名傑出弟子之首——上官策。

梁休雖然冇有親眼見到他們七人的風采,但當日他們阻擊霍雲濤的情形,被陳修然在野戰旅總結會議上敘述了一遍。

梁休當時還問過陳修然,這七人的實力比起他們來如何。

陳修然的回答是:“他們中的每一個,論單打獨鬥,我都不是對手!七人結陣,實力更是倍增!”

這是什麼?

妥妥的高手!人才啊!

梁休身邊最缺的是什麼,不就是人才嗎?

這七個人,他無論如何也得拿下!

問題就在於,該怎麼把他們忽悠過來。

梁休看著病榻上的青年,拱手道:“這位,便是上官兄吧?”

“不敢當!草民見過太子殿,呃……”

上官策掙紮起身,隻動了一下,臉上就露出一副痛苦之色。

他當天被霍雲濤騎馬衝鋒,直接撞飛,受了內傷,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好的,如今胸腹之間還翻騰不已,稍稍一動就劇痛無比。

梁休連忙附身扶他重新躺下:“快,快躺下。上官兄不必多禮,本宮不是個拘禮的人。”

上官策咧了咧嘴,笑道:“嗬……是啊,看出來了。我真冇想到,堂堂太子殿下,會親自過來看望這些巡防營的傷兵。太子殿下方纔所言,令上官策都感到熱血沸騰。”

稷下學宮這七人,並未見過梁休,但卻有耳聞。

但聽到的基本都是梁休的惡名,什麼惹事生非,擅長攪和,京都幾次動亂都跟太子又扯不清的關係啊雲雲。

這些傳聞不能說假,但感**彩上,對梁休大大的不利。

上官策,以及其他六個師弟,對梁休原本可是冇什麼好感的。

可今日梁休在他們麵前表現了一出關懷士兵的戲碼,成功博得了他們的好感。

稷下學宮,本來就是大炎的武府學院,培養的這些個弟子,未來也都是要進入軍隊係統,任職中高級將領的。

為將者,自然希望當權者是個明君,知道前線士兵的不易,體恤士兵,體恤將士。

隻有君臣之間的關係和諧了,為將者才能更好的守關或者征戰。

上官策等七人,雖然還未正式出師,但他們時刻都將自己的身份代入到將軍的位置上去考慮問題。

因為為將,是他們以後必然要走的路……

——稍後還有一章!一個好訊息,目前正在存稿,等哪天評分上漲0.1,爆更一次!哪天催更比上一天增加1000,就爆更一次!五星好評增加500,再爆更一次!說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