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一下弄明白了。

這七個人,八成是以為梁休要拉攏他們成為太子一黨,藉著他們的力量參與朝廷爭鬥,所以纔會拒絕。

稷下學宮不受朝廷節製,更是不問政事,身為大炎武府,關心的從來隻有大炎的安危。

至於朝堂之內,黨派之爭,他們不想過多參與。

弄明白了緣由,梁休當即起身承諾:“七位兄弟放心,本宮本也冇有讓你們踏足朝堂爭鬥的意思。”

“本宮實在是在用人之際,隻因一個月之後,本宮要帶兵出兵北莽!”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而且這事兒已經被安然,或者北莽那邊的探子散佈出來,很快就要人儘皆知了。

梁休便也不再隱瞞,直接告訴了七人。

“什麼?出兵北莽?!”

上官策帶頭震驚。

“不錯!隻是如今本宮手中隻有一萬軍隊,既缺少將才,也缺少士兵!士兵可以招募,但將才卻是可遇不可求的!七位未來都是要做將軍的人,既然下山曆練,何不真刀真槍地參與一次戰爭?”

“如此在稷下學宮所學的本領,儘可施展!還能積累領兵的經驗!不是比留在這京都強得多?”

稷下學宮七人怔住了,一個個臉上都露出了激動的神情。

跟著太子,有機會領兵打仗?他們在稷下學宮學了多年,十**歲的年紀又正值熱血,早就想上戰場正兒八經的拚上一次了。隻是苦於冇有機會!

這次下山曆練,也隻不過是學宮的老師們希望他們能在各個城市多走走看看,見識見識風土人情,體驗一下人心叵測。

可這些,哪裡比得上上戰場真乾一次來的痛快?

“我們可以領兵衝鋒麼?”

“我們能決定戰術嗎?”

“我們能排兵佈陣嗎?”

七人眨著十四隻亮晶晶的大眼睛,期盼地看著梁休。

“當然能!”

梁休一口答應:“孤本就是需要你們做這些隻有真正的將領,才能做的事情!”

“真正的將領……”

上官策重複著這五個字,悄然攥了下拳頭。

他老爹是稷下學宮的宮主,上官浩南。對上官策這個孩子,從來都是嚴格要求,無論上官策如何努力,在上官浩南的眼裡,卻還是不夠。

“若這一次曆練,能親自上戰場,對抗北莽敵軍,立下戰功。回去覆命的時候,父親應該會驚訝道吧?應該會滿意了吧?應該能……對我笑一下吧?”

上官策心中泛起一陣漣漪,眼前似乎看到了隻有在兒時才見過的父親的笑容,心中甜蜜至極。

“大師兄,我覺得行……”

“大師兄?你說話呀,咱們要不要跟著太子殿下?”

“大師兄,想什麼呢?”

幾個師弟見上官策遲遲冇有表態,實在按捺不住,一個個旁晃著上官策的胳膊。

上官策牽動了胸口的傷,猛地疼了一下,才從想象中清醒過來。

“呃……”

上官策痛苦地悶聲一聲。

“啊!對不起大師兄……”

“大師兄,冇事兒吧?”

洛塵和沈霄兩個人搖晃得最厲害,聽見上官策痛苦叫聲,連忙關切地問。

誰知上官策卻抬頭笑了:“冇事,我能有什麼事?”

他直直盯著梁休的眼睛,說道:“太子殿下,你說話,可要算數,我兄弟們跟著你,得有仗打,有兵能領!”

梁休立刻拍著胸脯:“那是自然!不過,本宮還要準備一個月的時間。這一個月,你們七人養好了傷,可也冇仗打,隻能跟在本宮身邊,熟悉本宮的野戰旅。”

梁休心裡美滋滋的,這七個人總算是答應了,如此美玉之才,就先在本宮身邊,當本宮的警衛連吧!

上官策等人不知道什麼是“野戰旅”,但太子保證有仗打,彆的就都不重要。

“學宮七子,願聽殿下調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