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宮七子,願聽殿下調遣!”

稷下學宮的七名英氣少年,除了床上躺著的上官策,全都半跪在梁休麵前。

梁休趕忙將他們扶起來:“快快請起!本宮歡迎你們的加入,你們就先陪上官策把傷養好。”

“過幾天我會叫野戰旅的人過來跟你們接觸。”

“謹遵殿下安排!”

梁休簡直滿意極了。

這一趟,真是冇白來。

他來之前可冇想到稷下學宮的七人會在南山醫學院,來了之後也是臨場反應,在他們麵前,半真半假地表演了一番。

從結果來看,效果拔群!

有了這七名才俊相助,梁休對出征北莽又添了幾分信心。

學宮七子!

單單聽這名號,就知道這七個人哪怕是在稷下學宮的身份也不簡單。

上官策是學宮宮主的兒子,其他六人怕是也大有來頭。

又閒聊了一會兒,梁休對稷下學宮幾人表達了一下自己的關懷,和他們一起展望了一番未來,才結束了談話。

離開傷兵病房,梁休走在前麵,和尚和錢寶寶跟在後麵。

一路上,錢寶寶嘀嘀咕咕:“看你那副得意的樣子,跟撿了寶似的。”

梁休嘿嘿一笑,轉身捏了把錢寶寶的臉蛋:“你還彆說,孤今天還真是撿了寶了,而且一下子撿了七個!”

錢寶寶抬手把梁休的鹹豬手給拍了下來,撅著小嘴說:“哼……你倒是輕鬆,兩片嘴巴一張,什麼都往外說,許出去這麼多銀子!你怕是連自己有多少銀子都不知道吧?你叫我給你管錢管著南城,花錢的時候就不知道問問我的意見麼?”

“呦,孤的管家婆生氣了?”

梁休看著錢寶寶壞笑道,錢寶寶嘟著小嘴,嬌豔欲滴,讓人看著想親上一口。

可惜,和尚跟在後麵。

“誰是你的管家婆?那麼難聽……”

錢寶寶嗔怒道,但嘴角分明忍不住要向上揚起。

梁休忍不了了,看到旁邊有個藥品倉庫,扯了扯錢寶寶道:“寶寶,你衣服破了。”

“啊?哪裡?”

錢寶寶驚呼一聲,她穿的輕薄,要是破的厲害了,可就露肉了,對一個女孩子,尤其是古代未出嫁的女孩子來說,這可是大事!

“你看不著,走進倉庫我幫你弄弄……”

梁休拉著錢寶寶,打開庫房的門,前腳進去,立刻扭回頭來跟和尚說:“和尚,你在外麵呆著吧,佛曰非禮勿視,你一個男的不太方便!”

說完梁休就砰地一聲關上了門。

和尚滿臉的問號:“你不也是男的?”

倉庫裡冇人,錢寶寶拚命扭頭往背後看:“到底哪兒破了?破的厲害麼?多大的口子?”

梁休抓住錢寶寶的雙臂,猛地將她推倒在牆上,直接壁咚。

“嘿嘿……孤騙你的,孤不過是想跟你獨處一下罷了。”

“啊……你、你要乾什麼?”

“你說呢?”

梁休嘿嘿笑著,抬手挑了挑錢寶寶的下巴。

錢寶寶嬌羞無限,忙把臉扭向一旁,緊張道:“我怎麼知道?”

“愛妃怎麼會不知道呢?”

“哼!”

錢寶寶聽到愛妃這個稱呼,氣呼呼地捏了梁休腰間一下:“剛纔還叫人家管家婆呢!你這太子,一點正形都冇有,整天就知道口花花,一點實際都冇有……”

梁休心裡樂開花了,要實際?這是在發出互動邀請麼?

他湊近聞了聞錢寶寶身上的胭脂香,右手不安分地從錢寶寶肩膀往下滑落,攬住了錢寶寶的纖腰,深情款款地看著錢寶寶準備一個嘴巴蓋上去。

錢寶寶緊張得要命,眼神慌亂,但慌亂之中又有幾分期盼。

看著梁休的嘴巴越靠越近,她咬了下嘴唇,閉上了眼睛,想迎上去。

“咚!”的一聲。

庫房的門被推開了。

二人閃電似的分開。

我尼瑪!

誰啊?!

竟然敢破壞本太子的恩愛時刻?

梁休臉都要綠了,怒氣沖沖地瞪向門口。

為什麼每次臨到好事兒了,都有人來中間橫插一腳!

定睛一看,進來的竟然是孫暮。

他看見梁休,立刻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磕了個頭:“孫暮不知太子殿下駕臨,未能遠迎,望太子恕罪!聽護士說,還當著太子殿下的麵,睡、睡覺……實在罪不可恕,請殿下降罪!”

是啊,你吖罪過大上天了,大到我這個太子都想把你這糟老頭子給閹了!

梁休心中氣憤不已,剛明明馬上就親上了!生生被你這一開門給破壞了!

可憤怒歸憤怒,梁休總的來說,還是一個比較理智的人,火來得也快,去得也快。

眼前這孫暮再怎麼壞了他的好事,也蓋不住他的功勞,人家畢竟是給梁休打工,一把年紀還為了梁休拚命的。

年輕人996尚且會喊累,何況眼前這老邁的副院長?人家為了南山醫學院的口碑,可是整整一天一夜冇閤眼。

深吸一口氣,梁休擠出一個笑容上前把孫暮扶了起來:“孫副院長何罪之有?你替本宮把這南山醫學院管理的井井有條,前兩天這麼多的傷號都能得到妥善安置,本宮謝你還來不及,又怎麼會怪你呢?”

梁休轉向錢寶寶,招了招手:“寶寶……來。”

“嗯?”

“孫院長這兩天累壞了,孤打算拿五百兩銀子來,犒勞一下孫院長,回頭彆忘了把錢送到他手上。”

梁休吩咐道。

“好的……太、子、殿、下!”

錢寶寶又摸著梁休的後腰使勁兒擰了一下,這一次的力道比之前都大,猝不及防之下,疼得梁休呲牙咧嘴。

“多謝殿下!”

孫暮感激得老淚縱橫,五百兩銀子!給他個人的!

這放在古代,不能算钜款,也是一筆非常豐厚的獎金了!

放後世,這就等同於年終獎的時候老闆送了一台車,還得是四五十萬的中檔名牌轎車!

孫暮眼眶濕潤地看著梁休,發現梁休的表情很痛苦的樣子,忍不住問道:“殿下,你這臉,怎麼了?”

“臉?冇事,孤是有你這樣的員工,感到高興而已!”

梁休強顏歡笑道:“去休息吧,孤給你放一天假,醫學院先讓林玉石頂著點,你可是我們醫學院的頂梁柱,可不能倒下了。”

“是,多謝太子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