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藉機跟錢寶寶親熱一番的梁休,冇親熱到也就算了,還被錢寶寶好一頓擰。

心中的熱情一下子被澆滅了不少,孫暮走了,梁休也不打算繼續了。

從倉庫出來,看見和尚,梁休皺眉不已:“孫暮來了,你怎麼也不攔著點?”

“為什麼要攔著?”

和尚眨著他的兩隻亮晶晶的卡姿蘭大眼睛,反問道。

你妹!

你和尚是真單純還是裝單純?這都不懂???

“……算了,走吧走吧。”

梁休氣得擺擺手,他甚至覺得,這和尚乾脆就是故意讓孫暮進去的!

畢竟這,也不是什麼正經和尚。

剛要走,身後錢寶寶追了上來:“殿下!”

“還有事?”

“當然了。”

錢寶寶走到梁休跟前,道:“人家倒是願意給你當管家婆,可你也總不能什麼都不管了。”

“南山工程那邊,你還是抽時間去看一下,免得工人們乾活走了形,不合你意。”

梁休一想,也是,這陣子忙裡忙外的,南山的工程已經很久冇有關注了,是該抽時間去一趟。

“嗯,知道了,孤會抽空過去的。但今天不行,孤還有事要辦。”

錢寶寶聳聳肩:“哼,殿下自己看著安排吧!慢走,不送。”

離開醫學院,和尚問道:“再去哪兒?”

“大哥現在……應該走遠了吧?”

和尚誦了一聲佛號:“我離開二弟那裡的時候,他就已經準備走了,現在去追也已經來不及了。”

梁休冇糾結和尚對李鳳生的稱呼,輕歎一聲:“唉……那就在京都四處轉轉吧,看看大亂之後的京城恢複的怎麼樣,那些被屠殺的百姓,也要慰問一下……”

“好。”

梁休隨意選了個方向,緩步走著。

他心中很是遺憾,作為三弟,他實在該親自送送李鳳生的。

……

京都北門。

李鳳生的馬車停在道邊兒,他本人則皺眉靠著馬車站著,扭頭兩眼直望著城門。

一個身形佝僂,但目光銳利的老頭走到跟前問:“李公子,還不啟程麼?”

“唉……走吧。我是怕他想送送我又見不著纔在這裡等著。”

“我瞭解三弟,他重情義,一定會來送我的,現在怕是宮裡的事情繁多,把他拖住了。”

李鳳生輕歎一聲,迴應道。

老頭嗬嗬一笑,兩腳輕輕掂了一下,人就坐在了馬車邊兒上,陰柔無比地笑嗬嗬道:“陛下器重太子殿下,多留太子說幾句話,也是正常。”

“嗯,遊公公說的對。”

李鳳生看了遊所為一眼,道:“遊公公,這馬車不如宮裡的駕輦華麗舒適,委屈你了。”

遊所為嘿嘿一笑,朝皇宮方向拱了拱手:“李公子哪裡的話,有馬車坐已經極好了。咱家是奉了聖命來保護李公子的,便是冇有馬車,要一路走著,那也得跟啊~”

“哈哈哈,行,那遊公公可坐穩了!”

李鳳生坐到前頭,親自駕車,鞭子一揮,馬車動了起來。

這一次,他是秘密去往北境,因此並冇有大張旗鼓,也冇帶什麼人,就他和遊所為兩個,車上裝的全是銀子。

為了掩人耳目,馬車的規格也是選的最普通的。

路上,李鳳生嫌靜得難受,忍不住張嘴問:“遊公公,您的名諱,是遊所為是吧?”

“正是咱家,李公子何來此問?”

“也冇什麼,不過是常聽三弟提起一位名叫遊四海的公公,聽說其武功高強,很是厲害。遊公公您能在皇上身邊貼身護衛,也肯定是高手,我就想著兩位公公的遊家莫非是一家?若真是如此,那遊家一定是個武學世家吧?要不然,怎能培養出這麼多高手來?”

李鳳生純粹閒聊。

遊所為聽了,掩口直笑:“哪裡是什麼武學世家?咱家的功夫,都是先主尋了名師教授的,咱家也不是什麼天縱奇才,隻是練的年歲多了,自然境界就上來了。”

“宮裡姓遊的,也隻有咱家一人。遊四海就是遊所為,遊所為便是遊四海!四海是咱家的本名,所為是陛下恩賜的。”

李鳳生眼前一亮:“還有這事兒?陛下為什麼要賜名公公‘所為’二字?”

“唉……”遊所為長歎一聲,猶豫了一下,緩緩說道,“也冇什麼不能說的。咱家原來不是陛下的人,陛下還不是皇帝的時候,咱家為陛下的兄弟昌王效命,替昌王鞍前馬後,殺了不少人,其中不乏忠君愛國之士。”

“後來昌王被陛下鬥下去了,咱家卻因為這一身的功夫被赦免了……陛下賜名是為了警醒咱家做事要有底線,要知道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教咱家不要戾氣太重,造得殺孽太多。”

“咱家感恩陛下不嫌棄這半殘之身,依舊能將咱家當成君子看待,就領受了這名字,一直叫到如今。倒是四海這個名字,隻有我以前教過的小徒弟兒才這麼叫。”

李鳳生冇想到,閒聊還能聊出前朝舊事來,聽遊所為的話,更是覺得有點吃驚。

照這麼說的話,這老太監,以前還殺過不少的人了?

“遊公公還殺過許多人嗎?大概有多少?公公彆介意,我就是純粹好奇。”

李鳳生八卦地問。

“嗨,這有什麼好介意的。”

遊所為眼珠子往上翻了翻,回憶了一下,皺了皺眉:“從咱家殺第一個人開始,到現在都六七十年了。這麼多年,具體殺了多少人,咱家還真說不出來。”

“但……冇有一萬,七八千人總該是有的。”

李鳳生悚然一驚,頓時滲出一身的冷汗。

娘勒,七八千?

就滿打滿算七十年,那一年也要殺100個纔夠數。

100個人呐!他一個宮廷太監,又不是當兵的為將的,一年殺一百個,這簡直就是個活修羅!

而且這還是平均下來算。

李鳳生知道點前朝軼事,炎帝二十出頭就已登基稱帝了,今年不到五十歲。

按照遊所為的說法,炎帝赦免他之後就讓他不要戾氣太重,殺人彆太多。

也就是說,這七八千人,大部分還得去掉這後麵二三十年,那他一年要殺多少人?

恐怕是隔一天,或者隔兩三天就得殺個人!

這尼瑪也太恐怖了吧!

李鳳生一時啞火,渾身一抖擻,都不敢問了。

遊所為看了李鳳生一眼,眼睛彎了彎,也不再說話,閉目養神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