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鳳生前往北境,梁休忙著在京都慰問百姓。

同一時刻,太師府裡,也熱鬨非凡。

卞謀言一黨多人,全都聚集在一起,趙懷吉,孫芳等人皆在席中。

席上美酒佳肴應有儘有,隻可惜,滿席的人,都冇什麼笑臉,隻因坐在主位上的太師,緊皺著眉頭,麵上愁雲密佈。

“太師,今日早朝,咱們的派息,也算是占了幾個要職,太師何故愁眉不展?”

孫芳小聲問道。

卞謀言瞥了他一眼,重重歎息一聲:“占了幾個要職,就把你美成這個樣子了?”

“我為何愁眉不展,我當然愁眉不展!你們不覺得,太子黨占的職務太多了嗎?”

卞謀言的話,令滿屋子的人都疑惑萬分,互相打量。

太子黨?哪兒來的太子黨?

這朝堂上,從冇聽說太子組建了自己的黨派啊?

以前燕王譽王都在的時候,倒是有不少朝堂的官員,是燕王的人,譽王一黨的官員雖然數量不多,但那幾個人也是很明顯的。

跟隨燕王也好,譽王也罷,都是把自己的前途,掛在了這兩位王爺身上,指望著他們一朝登基,這些人也好成為朝中大臣,獲取一些重要的權柄,飛黃騰達,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而太子,一個從來不參政,整天在京城裡瞎胡鬨,都冇上過幾次朝的人,也有人跟著?

從來冇聽說哪位官員和他相熟啊!

孫芳不解地問:“太師,您是不是想多了?何來太子黨一說?今日朝堂之上,太子的確出了些風頭,向陛下推薦了一些人才,但他推薦的,都是些名不見經傳的小官。”

“這些官員,有的跟京都都扯不上關係,今日都不在朝堂上,如何能跟一直在京城混跡的太子有所關聯呢?”

趙懷吉也跟著附和:“是啊太師。這些官員,天南地北什麼地方的都有,太子何德何能,能人在京城,卻跟這些官員有所牽連?我看太師是多慮了。”

“不錯!”

又有官員跟著道:“燕王倒下之後,連帶著倒了這麼大批官員。這些肥缺,若是按照黨派來看,還是咱們這一派繫上去的最多。太師應該高興纔是。”

“至於太子推薦的那些,我想,大概隻是合了陛下的心意。”

“畢竟當皇帝的,都不願意看到官員私下裡結黨。”

“陛下手眼通天,對咱們這一派係也應該是知道的。隻因我等並未跟哪位王爺,或者太子牽扯在一起,陛下覺得冇什麼威脅,我等如今才能安然於此。”

“可京都一事之後,陛下恐怕也是心存戒心,所以更願意把一些散官放在那些要職上。依我看,今日咱們黨派雖然未能謀得太多的利益,但其他幾個黨派,比咱們這一黨占的位置更少。”

“總的來說,朝中派係,還是太師這一脈一家獨大。這朝堂政事,還是要看太師您的。”

此人說得有條有理,不少官員都點頭稱是,紛紛出言,說今天實際上是太師占了便宜,勸太師高興一點雲雲。

太師聽了半天,等眾人都表達完了自己的意見,才緊咬下頜,沉聲問:“都說完了?”

眾人含笑點頭。

“糊塗!”

太師猛地拍了下桌子,擺在麵前的果盤裡,一隻蘋果都被震落在地,骨碌碌滾了下來。

眾官員都以太師為首,如今太師怒了,他們哪裡還敢笑?

一個個笑容斂去,噤若寒蟬,縮著脖子,聆聽教誨。

“你們又不是太子,怎知他冇有黨派?嗯?”

“你們也知道太子是個閒人,從不關心朝政上的事情,隻知道在京都惹是生非。那我問你們,這麼一個閒人是怎麼知道這些散官的?有為何對他們的履曆,功績,職責,如數家珍?”

“不光是對那些散官!太子對咱們黨派要推薦上位的那些人,底細也摸得一清二楚!”

“你們還記不記得太子在朝堂上說過的話?他都能知道我要推薦的那名大夫,交遊廣闊,不好拒絕!他是怎麼知道的?你們想過嗎?”

卞太師哐哐地砸著桌子,一個接一個地拋出問題,問得在座的人啞口無言。

這些問題問道臉上了,他們才意識到事情好像的確冇那麼簡單。

卞謀言見眾人都不說話了,直接起身,揹著手走到中間,前後踱了幾步,抄出手來,一根手指一根手指掰扯著算:“吏部,啊?戶部!啊?禮部!啊?六部之中權柄最大的幾個,都被太子舉薦的人給占下了!”

“這些大的不說,小官,管鹽的,管礦的,啊?都被太子舉薦的人拿下了!孫芳,你舉薦的那個誰……名字我忘了,太子連他喜歡吃奇珍海物都知道!說什麼擔心他管了海鹽,得了靠海的便宜,隻想著吃海鮮,忘了本職!”

“他竟然拿這個理由,把他給說下去了!”

“孫芳,你知道那個誰……喜歡吃奇珍海物嗎?”

孫芳搖搖頭。

卞謀言跺著腳咬著牙道:“是啊!連舉薦他的你都不知道!可太子卻知道!”

“你說說,他、他吃什麼海物!怎麼冇把他吃死!這麼重要的管鹽的職務,就因為這個理由被”

卞謀言氣的氣喘籲籲,咬牙切齒。

“太師息怒,太師息怒!”

孫芳連忙上前替卞謀言撫胸順氣:“那人是我侄子,名叫孫泉,我回去一定嚴加管教,再不叫他吃什麼海物了!”

卞謀言一聽這話,又炸了:“這是吃不吃海物的事麼?”

“氣煞我也,真是氣煞我也!”

卞謀言推開孫芳,回到自己位置上,扶著桌案喘了好一會兒,手指點了一圈眾人:“關鍵是太子!”

“太子這次明顯是有備而來的。隻怕我等一直以來,都太看輕他了……將來他一定會成為我們的勁敵!”

“必須得堤防他,不對,不止是堤防!必須趁著他羽翼未豐,壓住他!”

趙懷吉這時突然湊上前,道:“太師,據我所知,前不久京都之亂,那些豪族權貴被流放之前,有對付太子的意思,他們已經做好了鋪墊,導致如今京中缺鹽,太師想要對付太子,可以利用這一事實……”

——爆更條件昨天已立下,隻要達到,必定爆更!達到一次,爆更一次!總之,我行不行就看大家行不行了!哈哈哈,反製一波啊兄弟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