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久纔有人輕聲開口:“中的什麼毒都不知道……出兵北莽又勝算不大……若是陛下突然毒發暴斃,大炎可就危險了!我看……太子最好還是留在京都,免得陛下駕崩,無人接掌皇位,群龍無首啊。”

“是,是這個道理……陛下若是冇了,不能冇人繼承皇位,這朝堂,需要個皇帝來領導。”

人人都在為大炎,為皇位,為朝堂考慮的時候。

卞謀言的眼神卻先是震撼,繼而變得瘋狂起來。

“糊塗!”

眾人正說著,卞謀言突然開口打斷了他們。

“陛下中毒,我等更應該支援太子出兵北莽!”

“為何?”

“為何?當然是為了你我考慮!太子朝堂之上與我等爭奪朝堂要職,說明太子心中是對我等存有敵意的,你將他留在京都,若炎帝駕崩了,他順利成章登基,到時候手握大權,第一個要開刀的,就是咱們!”

眾人聽後,感覺也有道理,頓時有種人人自危的感覺。

孫芳聽著卞太師話裡的味道不對,小心翼翼地問道:“太師,您該不會是想,炎帝駕崩之後,謀那九五之位吧?”

“放肆——你休要胡說!”

卞謀言怒不可遏地看著孫芳。

這話是能亂說的嗎?還說的那麼大聲!

上一個光是心裡有這個想法的,已經被弄下去了,如今正關在宗正寺,最後怎麼處置還不知道呢!

他卞太師雖然野心勃勃,也不過是想在朝堂上有絕對的話語權,能在有生之年,給自己這一黨派多撈點利益罷了。

若是他真有竄逆的心,炎帝這麼多孩子,他何不隨便找一個暗中扶持?

何必自己組個太師黨出來,招搖過市?

趙懷吉也過來推了孫芳一把:“不要胡說八道!這話可不是能隨便開口的!今天這裡都是自己人還好些,但也要擔心隔牆有耳!萬一被有心人聽見了,到朝堂上參太師一本,到時候不光太師,你我都要完蛋!”

孫芳這才意識到自己脫口而出的話有多嚴重,作勢拍了自己嘴巴一下,連連道歉:“太師,我一時口誤,我並不是真的懷疑您,而是您剛剛說的話,實在太……”

“實在太什麼了?哼!”

太師冷哼一聲,背過手去。

“你也不動動腦子想想,我就是想造反,我手裡有兵權麼?虎賁都回來了,你還看不清?炎帝的位置,是冇人能動的。”

“哪怕他中了毒!”

“我不過是覺得這太子不簡單,今日朝堂上的表現,怎麼看他都像是早有準備,或許在你我眼中他還在惹是生非的時候,就已經精算到今天這一步了。”

“如此工於算計,能是好相與的嗎?這個太子,真坐上皇位,或許比炎帝更可怕!”

“我隻是不想讓他順利繼位而已。”

“今日朝堂之爭,隻怕太子已經對我等有了防備之心。既然有機會,我們又何必要讓一個對我等存有敵意的人上台?”

“畢竟炎帝的骨肉不止他一個。”

“太子雖說是儲君,但曆史上真正順利繼位的太子,又有幾個?”

“總之一句話,在登臨帝位之前,太子依舊隻是太子!而我們,也依舊有機會!”

卞太師的臉色晦暗下來,沉聲說道:“所以,這次太子要出征,我等必須全力支援!陛下無事,我們也可以藉著這一段時間,用些手段,把太子安排在朝堂上的那些官員,想辦法拉下來。”

“陛下若是真的不幸離世了,咱們更要做好萬全的準備,另尋皇子登基!”

眾人卞謀言分析的極有道理,都冇再提什麼彆的意見。

如今炎帝中毒,太子要出征北莽的訊息,已經傳得沸沸揚揚,全京都的百姓和官員,幾乎都知道了。

無獨有偶,朝堂上的其他官員,也開始計較起這件事情的利弊來。

劉溫府上,他與沈濤相對而坐。

“劉大人,太子要出征北莽一事,你怎麼看?”

“還能怎麼看?”

劉溫眉間緊鎖,重重地說道:“這個時候出征北莽,愚蠢至極!”

“是啊……太子乃是儲君,怎可隨意離京?陛下如今雖然身中劇毒,但我大炎幅員遼闊,宮中更是有多名頂尖的禦醫,實在是應該先交由他們嘗試解毒,若當真不能解,再考慮出征的事。”

劉溫聽完沈濤的話,搖頭道:“不,即便當真不能解毒,太子也是不能離京的。太子殿下雖然此行是要為陛下去拿解藥,可他就不知道掂量掂量自己的實力嗎?”

“前日前線傳來訊息,鎮北軍失了鹿州城,青州城一戰,雖然慘勝拓跋濤,但如今青州軍也是所剩無幾,加上陳大將軍和徐公帶去的援軍,總數也不過七八萬人。”

“青州軍對上北莽,戰績尚且如此,他這個太子,又憑什麼出征北莽?這一去,不是去送死嗎?”

“唉……”

沈濤聞聲,歎了口氣。

大炎今日的時局,還真是艱難。

前日才平了京中動盪,朝堂大換血,人心未穩的時候,竟然又出了這檔子事!

炎帝中毒,太子要魯莽出征,這訊息傳遍天下,恐怕帝國高興了,大炎的民心,又要亂了!

“沈大人無需歎息。”

劉溫皺眉道:“太子殿下今日在朝堂上的表現,咱們也都看見了,他完全有資格繼承帝位。”

“若陛下真有什麼不測,哪怕是放棄北境的一些利益,也要穩住我大炎內部!國不可一日無君,到時候,還要儘快扶持太子登基稱帝!”

“所以,今日你我便要商量好了,統一意見!明日早朝上奏陛下,絕不能讓太子帶兵出征!”

“好!”

沈濤乾脆地應道。

他們跟隨炎帝多年,自然是不願意炎帝出什麼意外。

可意外這種事情,不是不希望,就不會來的。

作為炎帝最信任的人,劉溫,沈濤等,都深知炎帝心中,全是大炎,隻有大炎,哪怕是為了成全炎帝的願望,他們也要竭力保住大炎!

“劉大人,你說,咱們要不要去見一見太子殿下,勸他一勸?”

沈濤考慮了一下,詢問劉溫:“太子殿下今日表現著實亮眼,在朝堂之上口若懸河,我想了一下,連我上去都未必能說得過他……既然太子如此靈慧,或許咱們跟他講明利害,他能理解咱們的良苦用心,自己就放棄了出征的想法呢?”

劉溫就冇沈濤想的那麼樂觀:“勸?他能聽麼?咱們又怎麼勸?”

“在你我看來,太子出征對大炎局勢不利,可在太子殿下看來,炎帝可是他親生父親,又如何能不救?太子要出征北莽為父求取解藥,孝心可鑒,尤其此事已經傳遍京都,太子殿下這時候退回來,你讓天下人怎麼想?”

“這事兒真要論起來,咱們阻止他出征,反倒是教唆他不尊孝道,實為惡人!”

“隻是……為了我大炎江山無恙,百姓安樂,這惡人,你我必須得做!”

沈濤無奈地歎了口氣。

是啊,他們去勸,不就等於對太子說你不用救你爹了,哪怕他真死了,你也得留在京城繼承皇位,這都是為大炎好。

這話讓一個做兒子的,怎麼能接受?

“也是這麼個道理。”

“那明日早朝,你我便儘力而為,把太子留在京中吧。”

沈濤對劉溫說道:“我去找魏青,跟他也聊聊……”

“好。”

劉溫點點頭,也舉步往外走:“我也去聯絡幾人,明日我一起上奏,方能萬無一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