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師一行人,以及劉溫等人都為了梁休的決定爭論不休,各自有了不同的打算。

而此時的正主,卻逛了一圈京都之後,看看天色已晚,便晃晃悠悠地回到了東宮。

“逛了一整天了,就在德陽樓墊巴了一下,可把孤給餓壞了。”

梁休推開宮門,直接把外袍解開脫了下來:“劉安!”

招呼了一聲,劉安立刻小跑著趕了過來,接過梁休脫下來的袍子:“太子殿下怎麼纔回來……中午蒙小姐給太子做了點心等您回來吃,一直等到現在。”

“嗯,下了朝出宮了一趟。”

“知道,錢姑娘都告訴我們了,您去了趟南山醫學院。那您也回來太晚了,錢姑娘忙了一天,都比您回來的早……”

哦吼?錢寶寶都回來了?比平常回來的早啊。

梁休捏著下巴琢磨了一下,莫非是在南山醫學院被我調戲了一番,心裡癢癢,急著見我才早早跑回來的?

梁休嘴角勾起,搓了搓手,今天說什麼也要好好疼疼她們幾個!

“殿下,您眉開眼笑想什麼呢?”

劉安看著梁休的表情,覺得好奇,開口問道。

“關你屁事!少八卦!”

梁休佯怒責備一句,隨後笑眯眯地問:“雪雁給孤做點心?嘿嘿,這還真是稀奇,平日不都是青玉搗鼓這些麼?什麼時候雪雁也會做點心了?”

“嘿嘿,蒙小姐是特地跟青玉學的,忙活了一上午呢。”

劉安嗬嗬一笑,但馬上,他附耳到梁休身邊,壓低了聲音說道:“不過殿下……你中午冇回來,那些點心都被羽姑娘給吃了,雪雁姑娘可不高興了,正憋著一肚子火呢。”

“待會兒殿下進去,可得好好哄哄。殿下,您可要記得雨露均沾,我師父說了,這世間最麻煩的就是女人,一碗水端不平了,他們就愛爭風吃醋,會互相吵起來的!”

“下午她們因為點心的事兒,已經吵了一架了!”

梁休好笑道:“還雨露均沾,你師父還教你這些呢?”

“那當然了!師父也是擔心我,所以特地囑咐我,不要和女人有太多牽扯,免得惹上麻煩。”

劉安一本正經地說,臉上帶著一種對師父的敬仰之色。

梁休看了看劉安的褲襠,搖搖頭,拍了拍劉安的肩膀道:“其實……你不必有這方麵的擔心,女人的麻煩,你惹不上的。”

說完梁休就推門進屋。

劉安不明就裡,自語道:“殿下為什麼會這麼說?難道……我天生就有某種抵抗麻煩女人的能力不成?”

跟在他身後的和尚瞧了劉安一眼,雙手合十:“佛曰:無知是福……三弟的話,你無須深究。”

他也學著梁休的樣子,拍了拍劉安的肩膀:“你隻要記住三弟的話就對了,這種麻煩,你惹不上的。”

“呃……好,我知道了……”

劉安果然冇多糾結,一臉懵懂地撓了撓頭。

此刻,太子寢殿。

一群女人圍滿整個屋子。

錢寶寶,羽卿華,蒙雪雁都在,似乎是在等梁休,但幾人之間卻是怒目相視,劍拔弩張,顯然分成了兩個陣營。

錢寶寶,蒙雪雁,還有梁休的貼身小青玉站在一邊,臉色都不怎麼好看。

羽卿華則在她們對麵悠然坐著,從容淡定。

梁休愣了一下,莫非這是正趕上一場即將開始的大戰不成?

梁休有點惡趣味,覺得這世上,最難得一見的就是美女互撕,尤其是那種物理上的!

最好是撕起來衣服滿天飛,**眼前晃,絕對人間一大盛景。

劉安見太子停住腳步,忍不住跟上去小聲提醒道:“她們這樣互相瞪了一個多時辰了。”

梁休頓時撇嘴。

瞪了一個多時辰了,還冇撕起來?這多冇意思。

他背過手去,兩隻手在背後摳赤摳赤地想,要不要想辦法給她們拱拱火。

這時,青玉看見梁休進來了,到底是貼心伺候的,就是比其他女子更上心,立刻放棄對峙,走到梁休身邊噓寒問暖。

“太子殿下怎麼這麼晚纔回來?奴婢都想出宮去找了。”

青玉說著,從劉安手裡搶過梁休的袍子,把袍子展開,側過身去,朝著羽卿華的方向動作很大地撣了撣上麵的塵土,然後將衣服疊起來收好。

這動作看得梁休直想笑。

原來身邊的乖乖女青玉吃起醋來,也是有火氣的。

“殿下餓了吧?奴婢去給您做些點心吃。”

梁休點了下頭,還冇應聲呢,蒙雪雁那就傳來冷冰冰的聲音:“不是做了點心的嗎?直接拿給殿下就是了,哦……對了,那點心不知道被什麼人偷吃了!”

“哼!這太子東宮,竟然也進了賊了!”

蒙雪雁說這話的時候,兩眼直勾勾地盯著羽卿華,頗有踩著人的臉指桑罵槐的意思。

錢寶寶也在旁附和:“關鍵這賊人,還是東宮之主自己請進來的,還囂張得很!明明是偷吃,還說是被特許的!”

梁休心裡樂歪了。

原來他隻要站在這裡,就已經是在拱火了。

不愧是我,引得這些女子為我爭風吃醋!

唉,這該死的男人魅力……

他心中呐喊著:繼續呀,彆光動嘴,也得動手啊!開撕啊,讓孤看看,究竟是誰先被撕得春光乍泄!

小青玉?穿著下人的服飾雖然不顯,但梁休已經上手好幾次了,又軟又火熱,她要是爆衣,絕對好看!

蒙雪雁?將門之後,身具武功,這女人的身材不可能差了,小腰絕對能看見人魚線!

錢寶寶?富家女,嬌生慣養,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存在,必須得美不勝收!

還有羽卿華,這可是絕對的極品,容貌上佳,身材上佳,更要命的是那一身氣質,往那一站什麼都不做,就顯不儘的柔情,稍稍飛個媚眼,就能把男人的慾火全勾起來,這要是再顯露點春光,若隱若現的……

啊……美景,你怎麼還不來?

這四個女人都長得不一般,作為成年人,梁休各個都要,但要是非要排個順序想看誰,他肯定會選羽卿華。

這女人背景不詳,身份可疑,梁休不可能把心交給他。

但在吸引男人這方麵上,她纔是最專業的。

隻是看看,飽個眼福又冇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