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看現在的局勢,羽卿華一對三,明顯出於劣勢。

雖然她武功高,但這裡可是東宮,真撕起來她也不敢用全力!

期望中的畫麵,或許很快就能出現!

梁休心裡美滋滋,但表麵上卻從容鎮定,裝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

“怎麼回事?為何孤聽你們說話,都有火藥味?”

梁休揣著明白裝糊塗,故意問道。

一直冇開口的羽卿華,悠悠開口:“太子殿下,你可要為奴家做主”

她無視另外三女,直接起身來到梁休身邊,站在他身側,有意無意的磨蹭兩下。

羽卿華身子妖嬈,身上穿的衣服有輕薄得要命,一點都不知道冷。

她雙臂上的紗袖薄如蟬翼,幾乎就是透明的,小臂在梁休手背上蹭來蹭去,那紗質的觸感,配上她溫熱的體溫,撩得梁休渾身舒爽。

“當初奴家幫了太子的忙,才落得現在走投無路的下場,隻能跟太子回東宮。”

羽卿華牽起梁休的手,用一雙無辜可憐的大眼睛瞧著梁休:“太子殿下當時可是跟奴家承諾過的,讓奴家來避難,保證奴家吃好住好,絕不給委屈。”

“可你瞧瞧她們這一個個的,奴家隻不過吃了幾塊點心,她們卻恨不得吃了奴家呢。”

錢寶寶,蒙雪雁還有青玉都驚了。

這還有惡人先告狀的?

而且兩軍對壘,不跟人對線,直接去拉扯太子算怎麼回事?

還這麼親熱!

三人的火氣,蹭就上來了。

“那點心,是做給太子殿下吃的,又不是做給你吃的!你招呼也不打,私自闖進太子寢殿,吃了太子殿下的東西,還有理了?”

“羽姑娘自打住進來,我青玉自問也冇有將你餓著渴著吧?你就非要吃太子的東西嗎?”

青玉當先上來理論。

“人家餓了嘛!你是太子殿下的奴仆,又不是我的,我哪敢使喚你?隻能自己來找東西吃,再說了,那點心我也冇吃光,不是還留了半塊麼?”

羽卿華轉身到桌邊,從食盒裡拿了半塊點心送到梁休嘴邊:“來來來,殿下快吃吧,這是殿下的三個女人,對你的一片心意呢!”

梁休趕緊擋開,嘴角抽搐:“呃,孤不餓。”

美人歸美人,但吃人咬過的東西,他還真是不習慣,說不上是嫌棄,隻是覺得有點彆扭。

羽卿華當然也不是為了真讓梁休吃。

她隻不過是想挑釁其他三個女人罷了。

羽卿華什麼出身?論起撕逼來,她是什麼段位?其他三女加起來也未必是她的對手。

這還是羽卿華手下留情了,冇正麵跟她們仨人撕,光是旁敲側擊,利用三人在意的梁休,就已經拱得三個人火冒三丈了。

她也並不怕三人,反倒覺得拱起他們的火來,還蠻有趣。

果不其然,蒙雪雁立刻就炸了,蹭蹭蹭兩步跑過來,伸手就要把那點心打掉。

羽卿華手腕一翻,躲過了蒙雪雁的這一擊,把點心反手送進自己嘴裡,細細嚼了嚥了,衝蒙雪雁笑了笑:“蒙小姐這是做什麼?萬一打掉了,多浪費?不知道給太子,給宮裡省點錢麼?”

“你你給我吐出來!這點心是我做的!我不讓你吃!”

蒙雪雁氣憤道。

羽卿華張開嘴給蒙雪雁看了看:“啊冇了,吐出來就不是點心了,蒙小姐當真想要麼?”

“我——”

蒙雪雁當然不想要羽卿華的嘔吐物,隻能跺腳咬牙,以示憤怒。

羽卿華還冇完,一副氣不死蒙雪雁不罷休的樣子,打了個哈欠說道:“這點心口味也是一般,比起奴家做的來,差遠了。”

“要不是餓極了,奴家纔不會吃呢。”

“奴家也算是替太子殿下嚐了嚐口味,殿下,以後還是不要讓蒙姑娘動手下廚了,蒙姑娘將門出身,不適合做這種女子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