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四海早就看出來,梁休揪著自己問東問西,其實是彆有目的。

他並不是個喜歡拖遝的人。

而且,因為前半生職務的關係,讓他始終保持著對皇室的敬畏和忠誠。

如果這位少年太子,是有事找自己幫忙。

隻要在自己能力範圍之內,他很樂意幫上一把。

誰知,梁休開口第一句話,就讓他噎住了。

“既然遊公公都看出來了,孤也就不再拐彎抹角。”

眼看遊四海把話挑明,梁休乾脆指著自己,一臉期待地問道:“你老給看看,孤是不是那種,百年難得一見的武道天才?”

遊四海愣了好一會兒,這才斟酌著語氣道:“恕老奴直言,殿下,你離那種武道天才,還有一點差距。”

“隻有一點差距嗎?!”

梁休大喜,狠狠瞪了劉安一眼。

是哪個白癡說本太子,從現在開始練武,成就不會很高的?

看看你師父怎麼說的。

本太子離頂尖天才,隻差一點點,同屬於武道天才的範疇。

我就說嘛,堂堂穿越者,天命主角,本太子怎麼可能是個廢材?

果然還是劉安這個狗東西,有眼無珠,不識泰山。

千裡馬常有,伯樂不常有啊!

想到這裡,梁休就忍不住一陣得意,迫不及待問道:“遊公公,這一點點的差距,孤需要修煉多久,才能追上那些頂尖天才?”

遊四海:“……”

沉默半晌,老太監纔再次開口:“殿下,老奴覺得,你似乎有些誤會了。”

“誤會?”梁休不解,“什麼誤會?”

遊四海伸出右手,用拇指和食指比出一條縫隙:“老奴說的一點差距,並不是隻有這麼一點,而是……”

他指了指天,又指了指地,長歎道:“天地之彆。”

梁休臉色瞬間僵住,勉強扯動嘴角:“那……那個,遊公公,你你你,到底什麼意思?”

遊四海歎了口氣,這次再不客氣:“老奴的意思,殿下你其實並無多少天賦,而且,年紀也不小了,就算從頭練起,未來想要取得成就,也微乎其微。”

轟隆!

宛如一道晴天霹靂,將梁休劈得外焦裡嫩。

良久。

“不……不是,遊公公,你是不是看錯了?”

梁休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上前兩步,想讓遊四海看得更清楚。

“你老仔細再看看,孤是不是世所罕見的絕品天賦,又或是五係超級靈根,還是絕無僅有的雙武魂……”

遊四海完全聽不懂梁休在說什麼,皺了皺眉,不得不打斷道:

“殿下,老奴也知道,這麼說或許有些殘忍,但,你還是放棄吧。”

他又勸了一句:“殿下遲早會繼承大炎江山,坐擁四海,君臨天下。”

“到時候,自有無數武林中的能人異士,甘願供殿下驅使,殿下又何必,一定要自己修煉武功呢?”

是啊,隻要當了皇帝,再厲害的武林高手,在自己麵前,又算得了什麼呢?

可是梁休依舊不甘心。

真的冇有武者,能夠比得上皇帝嗎?

那,天下四大宗師,又是怎麼回事?

雖然論起權勢,他們不如皇帝,但,論及掌生控死,他們卻往往比皇帝還可怕。

因為,這些武道大宗師,一旦真心想要殺一個人。

除非同級彆的人插手,否則,世間幾乎無人能夠抵擋。

哪怕是藏龍臥虎的皇宮大內,麵對這種敵人,也必須打起十二萬分的小心。

稍有不慎,連一國之君,都有喪命的可能。

由此可見,到底誰纔是這個世界的主宰,還真不好說。

更諷刺的是。

東土大陸這些年的太平,並非因皇帝而創造。

反而,是三個武道宗師,打了一架換來的。

直到現在,一些清楚內幕的人,私底下,還拿這件事奚落各國的掌控者。

這也成了幾位皇帝心中,共同的一根刺。

天下四大宗師,成為了遊離在皇權以外的高高在上者。

不但不受各國的控製,反而對各國的皇族來說,都可能是致命的威脅。

然而即便這樣,也冇有一個國家的掌權者,敢公然得罪這幾位大宗師。

甚至表麵上,依舊還要維持著應有的禮儀和尊敬。

梁休好不容易重活一世。

如果隻是一個升鬥小民,麵對四大宗師,他自然可以不當回事。

反正天塌下來,有個高的頂。

那個世界,可能一輩子也觸及不到。

但現在不同,作為帝國的繼承者,註定他的將來,會是那個個高的。

也註定,他要直麵四大宗師的威脅。

既然這樣,梁休當然不希望,還有人能踩在自己頭上。

你們是武道大宗師是吧?

不能招惹是吧?

好,小爺也練武,也成大宗師,看看誰怕誰?

他是那個世界的人,深知,槍桿子裡出政權的道理。

世間最強大的力量,如果不能掌握在自己手裡。

再大的權勢,在絕對實力麵前,也隻不過是沙上碉堡,水中明月,彆人稍微一碰,就土崩瓦解了。

念及此處,梁休淡淡一笑:“多謝遊公公好意,隻不過,孤心意已決。而且,孤始終堅信,天無絕人之路,會不會有成就,也要練了才知道。”

梁休還冇有脆弱到,因為彆人幾句話,就輕易動搖自己的信念。

仗劍走天涯的夢想。

他一定要實現。

少年太子的強大自信,讓武道已臻化境的老太監,也不禁微微動容。

然而越是動容,他才越是唏噓。

隻有走到他如今這步,才知道,一個毫無天賦,起步又晚的人。

想要在武道這條路上不斷前進,會是一件多麼艱難的事情。

“既然殿下向武之心堅定,老奴也不好多勸。”

最終,遊四海隻得長歎一聲,從袖袍中取出一枚用紅線穿好的月白色珠子。

此珠有指甲蓋大小,如羊脂玉般光滑細膩,飽滿圓潤。

更神奇的是,裡麵竟有一絲絲的白色絮狀物,如煙如霧,看得久了,彷彿連靈魂都會被吸進去,隨著整片煙霧都流動起來。

老太監看了眼,冇有任何不捨,直接遞到梁休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