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聽到這兒,纔算明白了。

原來劉溫,沈濤,是想保他,也是想保大炎。

因為他們對梁休有幾斤幾兩不清不楚,根本不相信梁休有半分殺進北莽,拿回解藥的可能來。

在這種前提下,他們把炎帝……

放棄了。

梁休換位思考了一下,若他是劉溫,若他是沈濤,或許會做同樣的決定。

甚至他們敢直言不諱,也是確信自己的想法,能被炎帝理解。

他們是真正的大炎忠臣,眼中心中,隻有大炎的利益。

梁休突然對這三人生出一種敬佩之情。

劉溫,沈濤,魏青,都是炎帝的心腹。

官做到他們這種級彆,忠心耿耿,君臣之間的感情,未必比師徒之情,父子之情遜色。

忠臣如斯,可想而知,在他們得知炎帝中毒之後,權衡利弊之下,最後卻隻能做出犧牲炎帝的決定,心中該有多麼糾結,該有多麼痛苦。

龍椅上的炎帝也微不可查地歎了口氣。

中毒將死,他心中無比蕭瑟,但這蕭瑟之中,還夾雜著萬丈豪情。

國有忠臣如此,大炎何愁不能重振?

卞太師見劉溫等人直接攤牌,把自己的真實想法全都說出來了,心下頓時閃過一絲慌亂。

要是炎帝認可了劉溫等人的觀點,想要保住太子,把太子留在京都,甚至提前讓位給太子,那他太師一黨可就不好過了。

卞太師心一橫,當即站出來職責。

“劉溫,沈濤!你二人當真可笑!太子殿下欲以身作則,為陛下求取解藥,為何不能成全太子的孝心?”

“你二人說什麼廣招名醫,但招來名醫就一定能做出解藥嗎?禦醫局理的太醫,本就是這天下最頂尖的醫生!連他們都冇辦法,你們憑什麼認為他們能做出解藥?”

“北莽雖然凶險,但那裡卻真正有解藥在!太子兵馬不足,難道陛下就不能放些兵權給太子殿下嗎?青州軍失了鹿州城,我大炎,不是還有虎賁軍嗎?”

“你們口口聲聲說為了太子考慮,為了大炎考慮,你們又置陛下於何故?難道你們要看著陛下……毒發駕崩麼!”

卞太師也不指責,隻問問題。

而他的問題,其實也是模棱兩可,並非答案就是完美的。

誰知道能不能做出解藥來?冇人能回答。

炎帝撥兵權給太子?這話也就太師敢咋呼了,皇帝手裡的兵權,一個臣子哪來的膽子置喙。

大炎還有虎賁?這倒是不假,但虎賁軍是南境守軍,若當真出現在了北境,拓跋濤隻要用些伎倆通知南麵的敵國,那大炎就要麵臨南北夾擊,兩個方向都要被破作戰的局麵。

眼睜睜看著炎帝毒發之類的話,更是扯淡!

魏青,劉溫,沈濤,好歹是炎帝這邊的人,哪個不比這個老油條卞太師對炎帝更忠心,更不想炎帝死?

魏青剛剛被卞太師懟了那麼久,被咒了父親,還被比喻成一個腦子不正常的長工,心裡憋著一肚子火。

這安靜了半天,也終於把邏輯和力場重新找回來了。

他也不傻,很清楚卞太師一個勁兒鼓動梁休出征。到底是圖什麼。

都吵到這個份兒上了,也不需要互相留什麼臉麵了。

“哼!”

魏青冷哼一聲:“卞太師,你這一個勁兒的鼓動太子出兵北莽,又是安的什麼心?莫說當今大炎局勢,虎賁軍斷不能調給太子殿下使用,便是能調,就能保證百分百取勝,百分百拿到解藥嗎?”

“兩軍交戰,可不是潑皮打架,兩幫人一照麵立時就能分出勝負。戰爭,是講謀略的,太子經驗不足,萬一被拓跋濤坑害了怎麼辦?就算太子殿下得蒼天護佑,可要是對方拖著,龜縮不出,又當如何?”

“要是太子殿下還冇拿到解藥,毒藥就已然發作,又怎麼辦?你不就是不想讓太子在京都呆著麼?那請問到時候無人繼承皇位,朝堂之上,由誰來做主?”

“莫非,你卞太師想做這個主嗎?”

魏青就差騎著卞太師的臉說“你他媽是不是想造反”了!

卞太師臉色劇變,突然意識到自己太嘚瑟了,連不想讓梁休在京都呆著的意圖都被人輕易看了出來。

昨日孫芳問他是不是想造反,還被他罵了一頓。

今天看來,的確是他的表現,太像想造反的樣子……

“你你你……魏青小子,你不要空口白牙,含血噴人!”

卞太師後退數步,氣勢全無,指著魏青罵。

罵完又立刻往前跑了兩步,直接站在了百官陣列最前,撲通跪在地上,砰砰磕著響頭:“陛下,陛下明鑒,老臣絕無任何覬覦之心!實在是……實在是他們幾個,太不把陛下您的性命放在心上了,就是想眼睜睜看著陛下您毒發呀!”

“你胡說!我等忠君愛國,所思所慮,全都是為大炎考慮。”

劉溫也走到前頭,大喝一聲,然後跪在地上,磕得砰砰響:“陛下,還請陛下能明白我等苦心!我等,全都是為了大炎的明天!”

沈濤,魏青,也跟在劉溫身後,齊刷刷跪下,猛磕了幾下,重複了一遍劉溫的話:“陛下,還請陛下能明白我等苦心!我等,全都是為了大炎的明天!”

魏青還加了一句:“這卞老賊,隻怕冇安好心!”

孫芳,趙懷吉二人見狀,急忙忙追到卞謀言屁股後麵,跪地高呼:“陛下,卞太師為官四十年,一向忠君愛國,豈會有覬覦之心!懇請陛下明察!”

人老成精,卞謀言心裡想著,要是炎帝真的懷疑他造反,剛纔魏青那話一出,炎帝絕對會有反應。

可現在炎帝隻是皺著眉頭,卞謀言感覺他是安全的。

事到如今,他還是想把最初的目標給落實了。

於是卞謀言也小心翼翼抬起頭來。

“陛下,太子殿下一片赤誠,老臣請陛下成全太子一片孝心。”

“陛下,萬萬不可!”

龍椅上久久不語的炎帝,終於怒而發聲:“夠了!朝堂之上,你們為了一件事竟然爭吵到互相構陷,攻擊,成何體統!”

“朕乏了,此事,押後再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