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聲咆哮,撕心裂肺,聽得宗正寺門口的兩個太監渾身發麻。

隻有梁休坐在太子駕輦上,心情舒暢,臉色更是紅潤油光。

燕王啊燕王,孤怎麼捨得殺你呢?

你以前對孤的所作所為,孤怎麼能忘?

孤肯定是想你,一輩子無權無勢,過著最暗無天日的生活,生不如死啊……

來宗正寺這一趟,和燕王的對話,倒是點醒了梁休,讓他以更全麵的角度,看待今日朝堂上的局麵。

今天這早朝,可真是有趣得緊。

這場明明是以他為中心的爭論,都冇有他開口的份兒,在朝堂上的他看著雙方吵得不亦樂乎,一度感到極度懵逼。

直到現在,梁休才真正想明白了他們各自的立場。

此時此刻,梁休隻要留在京都,那帝位毫無疑問就會是梁休的,板上釘釘,絕無半點其他可能。

劉溫等人想讓他留在京都,就是對他去求解藥冇信心,打著炎帝必死的打算,想讓他留下來繼承炎帝大統。

而卞謀言一黨,支援他他出兵北莽,則是認為出兵北莽必然不會太過順利,會花費一段時間。而這段時間,就相當於給他們一黨留出一個權力真空期,好讓他們能加以操作,收攏朝堂上的權力。

隻是無論是劉溫等人和卞謀言一黨,都忽略了一點。

這一點,便是身在北莽的安然。

安然若是真的恨極了炎帝,想讓他死,何必定下兩個月的期限?

況且炎帝也已經跟安然解釋過當年的事情真相了,她就算不完全信,也會去加以求證,為何直接下毒?

梁休始終相信,血濃於水。

安然是他的姐姐,或許安然給炎帝留下這兩個月的時間,就是為了讓梁休走一趟北莽。

隻要梁休去了,戰爭的成敗不說,解藥她是肯定會給的。

可惜的是,這個角度,也隻有梁休和炎帝能看得清楚。

想通了這些,梁休豁然開朗。

對本宮冇信心?那本宮就給你們信心。

至於卞謀言想趁著他出兵搞小動作,也是白日做夢!

與其跟這些大臣扯皮,不如乾點實事兒!

“劉安!”

梁休招呼了一聲。

走在最駕輦最前頭的劉安,立刻踩著小碎步來到了太子跟前。

“先不回去了,改道去一趟匠作監。”

“是殿下。”劉安應了,高聲喊:“太子有命,擺駕匠作監!”

抬輦眾人立刻掉頭轉向,往匠作監的方向走去。

到了匠作監,劉安高呼“太子駕到!”

匠作監裡正在忙活的工人們,除了那些實在冇法中斷動作的,都立刻停下了手裡活計跪了下來。

匠作監負責人,鑄造大師歐林也趕忙迎了出來,步履匆忙,走到梁休跟前,矮身跪下。

“歐林,恭迎太子殿下!”

他這跪禮行得非常端正,態度更是透著十二分的恭敬,還帶著幾分喜悅的激動。

這歐林是鑄造大師,頗有風骨傲氣,原本彆說是太子了,就是見到皇帝行禮,也是自帶幾分傲氣的。

隻是之前他精心鑄造的鎮變刀,被梁休叫人鑄造的精鋼武器一下子比了下去,知道了太子的厲害,脾氣上的棱角,一下子就磨平了,最起碼在太子麵前,他是佩服無比,心服口服。

至於臉上的喜悅之情,則是因為他感念太子後來把煉製精鋼的法子,直接教給了他。

如今的匠作監,也能製作出如當日梁休監造,無堅不摧的兵刃了。

梁休見歐林態度還算可以,知道他還冇忘之前的教訓,輕輕點頭道:“起來吧。”

“多謝殿下。”

歐林興奮起身,對梁休說道:“殿下要來匠作監,怎麼也不差人提前吩咐一聲?也讓我這老頭子,做做準備,迎接殿下。”

梁休歪了歪嘴:“你能做什麼準備?你這匠作監,不是礦石就是鐵疙瘩,還打算拿他們來擺宴席不成?”

“太子殿下說笑了。”

歐林哈哈大笑,解釋道:“我一個打鐵的,哪會安排什麼宴席?我所謂準備,當然是把這些日子造出來的兵器鎧甲都提前準備出來,叫太子殿下一觀,請太子殿下,品評了。”

梁休搖頭笑道:“還記得先前在大殿之上,你可是還叫孤給你造的鎮邊刀鞠躬道歉的,如今不需要孤道歉以示尊敬,倒需要孤品評了麼?倒是有趣。”

“哎呦呦呦……殿下饒命,可不要拿舊事來寒磣我這個老頭子了。那時我是有眼不識泰山,不知道太子殿下對鑄造也有研究。太子殿下對兵器鎧甲,對鑄造材料的精通,比我歐林強多了,歐林是真心的敬佩太子殿下。”

歐林一副惶恐之色,承認自己短處之時,還不忘讚譽太子一番。

說話聽起來像是在拍梁休的馬屁,但梁休知道,歐林這樣的粗人,根本就不會去可以拍馬屁,他表達出來的感情,一定是真的。

梁休也不逗他了,直接道明瞭來意:“行了,本宮今日就是要來你這匠作監好好看看的,你叫人把這些日子的最好成果拿出來看看吧,順便帶本宮在匠作監四處走走。本宮要看看你這匠作監的鍛造條件。”

歐林一聽,太子要看他的作品,立刻高興起來,兩眼放光。

“遵命!”

“李大師,王大師,快快把這些日子,咱們最好的兵器鎧甲,全都準備出來,太子要對咱們指點一二!”

“是!”

歐林安排了一下,說:“殿下,準備需要點時間,殿下不是要逛逛匠作監麼?不如我先帶著殿下,四處看看?”

“好。”

歐林帶著梁休,把整個匠作監好好轉了一圈。

匠作監規模很大,但條件在梁休看來是非常落後的,而且非常簡陋,都是烘爐,鐵砧這種基本的組合,隻不過匠作監人夠多,烘爐和鐵砧的數量也比較多,才能滿足宮廷武器鎧甲的鍛造和修理。

這條件,梁休很不滿意,因為僅靠堆人數,無法做到簡便快捷的大規模批量產出兵器鎧甲,並且產出來的鎧甲,和工匠的技術水平有著直接的關係。

同樣的工藝,同樣的材料,歐林這樣的大師親手製作的成品和一個普通的鐵匠造出來的絕對是兩個品質,而且差彆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