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後,要出兵北莽,人數不足,就隻能從兵器裝備上著手。

古代戰場上,主動進攻的時候,戰力最強的兵種,要數騎兵。

騎兵機動性強,防禦力高,衝擊力大,殺傷效果極強,兩軍對陣,一次衝殺就有可能直接擊潰步軍陣形,讓步軍直接潰敗。

槍盾兵雖然也很強,攻守兼備,但這種兵種,在戰場上多用來固守,進攻能力較差。

就像是京都混亂的那天,野戰旅排成盾陣,阻攔霍雲濤的叛軍,就能收穫奇效,一團50人的戰損,創造了十倍以上的敵軍傷亡。

但若是把槍盾兵用在北境戰場上,就不太合適了。

北莽本就是以騎兵為主的,這些年經濟富足,叫拓跋濤真真兒地攢了些家底,把自己的騎兵武裝得不錯。

也正因為他手裡有騎兵,北境的鎮北軍纔會被逼到現在的境地。

北境先前的局勢,是拓跋濤揮軍南下犯境,主動進攻大炎。

麵對敵人的進攻,康王還能分兵牽製,還能選擇山地,密林,這樣對騎兵不利的地形來彌補自身的缺陷。

但梁休此去北莽,可是要主動殺過去的,靠步兵肯定不行。

梁休,想打造一支無敵的騎兵。

然而想要騎兵,就得有過硬的裝備,兵器如今有精鋼鑄造的武器,已經基本夠用了。

問題在鎧甲方麵。

騎兵要衝鋒,不僅需要強大的攻擊力,還需要強大的防禦力。

鎧甲這一塊,絕對不能次了。

梁休酷愛古代軍事,看過不少關於古代軍事方麵的書,尤其兵器鎧甲方麵,更是瞭解的透徹。

冷兵器時代,板甲是所有鎧甲中的王者,板甲采用大塊半狀金屬,經過塑形,鑄造成鎧甲,穿在身上,能保證人360無死角完全包裹,強度高,甲縫少,無論是應對劈砍還是穿刺,在同等重量條件下,表現都是所有類型的鎧甲中最頂級的。

梁休希望能組建一支板甲騎兵。

隻是看目前匠作監這環境條件,一個月的時間,量產板甲,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歐林跟在梁休後麵,跟梁休介紹那些爐子是新立起來的,又應用了什麼樣的新技術,提高了爐溫,那個鍛造師父的手藝提升了,那個鍛造師父在何種方麵更加擅長雲雲。

可梁休根本聽不進去,一路上除了歎息搖頭,就是歎息搖頭。

歐林興奮地介紹是想得到太子認可,但他發現太子一個勁兒的搖頭之後,不禁心中惴惴不安地問:“太子殿下為何總是唉聲歎氣?難不成是匠作監,哪個地方弄錯了不成?是有什麼地方不……科學嗎?”

歐林想起了梁休說過的那個他並不怎麼懂的詞彙。

“不,孤先前教授給你們的技術,你們都學的挺好,挺好。”

梁休稱讚道。

歐林不愧是鍛造大師,他帶出來的匠作監也不愧是大炎最頂尖的鑄造機構。

上次教給他們的方法,他們早已經融會貫通,如今的工藝已經提升的很不錯了。

隻不過這種提升,滿足不了梁休的需求而已。

“既然挺好……那殿下到底在歎息什麼?”

歐林納悶地問。

梁休冇有作答,隻擺了擺手,轉身往回走:“回去看看你們最近的作品吧。”

“是……”

歐林帶著梁休回到最初的地方,幾個工匠師傅早就把這兩天鍛造出來的,他們自認為品質最好的兵器鎧甲都拿了出來,擺成一排,等待梁休的檢閱。

梁休隨手拿了幾件兵器,在手裡掂量了一下重量,試了試兵刃的硬度,看了看金屬光澤,滿意滴放了回去:“嗯……不錯。”

隨後又取了幾件鎧甲,一一看過之後,眉頭鎖起,搖頭不止,弄得歐林和一眾鍛造師傅緊張的不行。

莫非他們打造的鎧甲,不合格?

“殿下,這鎧甲……有什麼問題麼?”

“冇什麼問題,打造得都很優秀,隻不過……本宮用不上。”

梁休遺憾搖頭。

這些鎧甲之中,隻有一件是騎兵鎧甲,其他全是步兵用的。

而這唯一的騎兵鎧甲,從類型上看,屬於鱗甲,全身甲片,像魚鱗一樣疊在一起,用皮繩串起來固定在內襯上。

梁休摸了摸甲片的厚度,又歎息一聲,搖了搖頭。

他往旁邊走了幾步,招呼道:“歐林大師,你過來一下。”

“太子殿下有何吩咐?”

梁休走到高爐旁,指著一塊熔鍊好的鐵塊,說道:“本宮若是需要你把這塊材料,按照人體的身形,敲成一整塊鎧甲護胸,要求覆蓋軀體八成的地方,能造出來麼?”

“一整塊?”

歐林皺眉想了一下:“殿下若是需要,由我親自動手,問題不大,僅需要半天的時間,就能打造出來。”

“彆人搞不了麼?”

“殿下,金屬彎折成弧,需要極高的鍛打工藝,由我來動手,還算有點把握,其他師父,隻怕達不到殿下的要求。”

“那若是需要打造全身甲,護肩,護臂,護腰,頭盔,護腿一套,要求貼合身形,最好冇有太大縫隙,厚度要尋常鱗甲的三倍,需要多久?”

歐林算計了一下,答道:“至少需要兩天。”

“果然不行。”梁休無奈地歎了口氣。

兩天一套,就靠歐林老爺子自己,一個月不休息也就能弄出十五套來,十五個人組個騎兵隊?

放戰場上完全看不到效果,即便板甲防禦優秀,能叫他們立於不敗之地。

但很有可能出現的結果是,兩軍交戰下來,自己這邊除了這十五個身覆板甲的全死完了,到時候再無敵的防禦,碰上人多也得玩完。

“那尋常鱗甲呢?普通的鱗甲,你這匠作監一個月能打造多少出來?”

“鱗甲就簡單多了,甲片的工藝,我匠作監五百工匠幾乎人人都能勝任!一個月加緊鍛造,能出幾千件成品!”

“嗯,這個速度還行。”

梁休又回頭看了眼那鱗甲,自言自語道:“那就隻能退而求其次了。”

“這裡有冇有紙筆?”

歐林連忙答道:“有有。”

“取紙筆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