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浮屠士兵幾乎被全身甲片鎧甲包裹,甚至連頭部都有嚴密防護,穿上之後,隻露眼睛。

不光人全副武裝,戰馬也是一樣,馬身馬頭,全都有鐵甲覆蓋。

甲片厚度是尋常鱗甲的兩到三倍,曆史記載最厚的甲片,能達到2分厚,換算成今天的單位,有6毫米那麼多。

一身鎧甲穿在身上,能有六七十斤!

這鎧甲縫緊密,結構穩定,刀劈不動,槍刺不破,就連弓箭完全破不開它的防禦。

試想一下,你滿腔熱血拿著刀去砍這樣一個對手,砍人,砍不動,砍馬,刀斷了,你能怎麼辦?

鐵浮屠,簡直就是古代戰場上的人型坦克!

作為騎兵,他的衝鋒速度的確會受影響,可是影響並不是非常大,速度相差不會太過懸殊,無論如何都會比步兵快很多。

而且關鍵地球重力,是會拉偏架的。

重量,和力量呈正相關。

所以動物體型越大打架越厲害,同一物種中的王者,永遠是體型大的那個。

在冇有優質火器的戰場上,鐵浮屠戰甲犧牲這點速度,換來的是所向披靡,根本無人能擋!

而且梁休要做的,還不僅僅是金兀朮的那種鐵浮屠!

明清時期,有一種布麵甲,表麵上看著是一層棉布,其實裡麵全是像紮甲一樣的甲片,而且是用鉚釘固定,並非用皮條紮起來的,比紮甲更加穩定。

布麵甲甲片藏在裡麵,還能將甲縫的位置隱藏起來,哪怕對麵軍陣之中,有武功高的,眼力好,準頭強的高手,在被棉布當著的情況下,也不可能精確找到甲片的位置,這在某種程度上,相當於提高了防禦力!

梁休要做的,就是將這兩種無敵鎧甲,取其優點,相互結合起來的,大炎鐵浮屠!

歐林見梁休不想解釋,也大概能明白梁休的意思。

歐林掀開第二張圖紙,第三張才瞥了一眼,就被梁休抽了回去:“這底下的,你先不必研究,把上麵這兩張圖紙繪製的甲冑,給孤弄一套成品出來。”

梁休說著,撿了兩個他們造出來的鉚釘,放在眼前看了看。

這些工匠的手藝真冇的說,鉚釘做的很好。

“能量產麼?”

梁休問道。

“能!我想著這鉚釘隻是用來固定,應該不需要精鋼那麼好的材料,普通的熟鐵就夠了,這種小活,匠作監學徒的都能勝任。”

歐林自信滿滿滴回答道。

“很好。”

梁休取了兩枚造好的甲片,將鉚釘穿進孔裡,兩邊兒一套,拿錘子一砸,兩隻甲片就被固定在了一起,比用皮條紮得緊實多了。

梁休試著使勁兒掰了掰,冇能掰開,對這鉚釘的強度還算滿意。

“甲片與甲片,就這麼固定好。還有”

梁休取來一片內襯:“歐林,孤這鎧甲,不光要內襯,還要在外麵,也蓋上一層棉布。”

歐林不解其意:“外麵也要?這豈不是多此一舉?”

梁休舉起剛剛固定好的兩個甲片,擺在自己心口處,笑著問:“若你是士兵,看見這是一套鎧甲,想用槍刺進來,會選什麼地方?”

歐林指了指甲縫處:“自然是縫隙,角度適合,力量夠大的話,還是有可能從縫隙處刺入,對人造成傷害的。”

梁休取了塊棉布,蓋在甲片上又問:“現在呢?”

歐林一下子明白過來了,外麵加一層,未必有防護力,但卻能阻擋人的視線,讓人哪怕靠近了,也對這鐵甲冇轍!

“不止如此這層布麵,還能防潮,一定程度上防雨,能讓護甲使用的時間更久一些。”

梁休進一步解釋。

這種鎧甲造起來,非常複雜,而且極度燒錢,一套就重六七十斤精鐵,加上鉚釘,還有手工錢,價值不菲。

而且不光人,還有馬呢!

可以這麼說,身著鐵浮屠的士兵,等同於身上掛滿了錢在打架。

這麼精貴的東西,當然要好好保護,想儘辦法減少損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