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這顆珠子,是老奴八年前,機緣巧合所得。”

手持珠串的老太監,麵色誠懇地道:“殿下向武之心,一片堅決,令老奴欽佩。”

“彆的老奴幫不上,唯有送出此珠,希望殿下,能在武道一途上,有所斬獲。”

梁休看了眼老太監手中的珠子,沉默片刻,隨後推掌拒絕。

“這怎麼好意思,孤此次不請自來,已是叨擾遊公公,怎麼能再要……”

說話間,他推出的手掌,正好碰到那枚珠子。

頓時,梁休觸電一般,愣在原地。

整個人陷入一種恍惚的狀態。

恍惚間,指尖下的珠子,似乎變成了一個黑洞。

這個黑洞充滿強大的吸力,不斷從他的腦海裡,汲取著什麼東西。

這東西無形物質,說不清,也道不明。

但梁休隱隱覺得,若是被這顆珠子,如此貪婪地繼續吞噬下去。

很可能,會對自己造成不利的後果。

他迫切地想要擺脫珠子的吞噬。

然而,彷彿陷入夢魘一般,無論他怎麼催動念頭,身體就是一動不動。

彷彿,自己成為了一座雕像。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梁休越發著急。

甚至,他心中會冒出一個奇怪的想法。

這個叫遊四海的老太監,會不會目的不純,送珠子就是為了殺自己?

或者,他就是那個想要將自己,置之死地的幕後黑手?

正胡思亂想,突然肩膀被拍了一下,猛地將梁休拉回現實。

“殿下……”

遊四海收回手,驚疑不定地看著梁休。

梁休恍若未覺,趁著珠子吞噬被打斷,趕緊撤手,接著後退兩步。

等拉開距離,他這才心有餘悸地指著串珠道:“這……這玩意是什麼東西?!”

本來麵色沉穩的遊四海,一聽這話,頓時露出一絲震驚。

“殿下剛纔,莫非感受到了什麼?”

遊四海迫不及待地問道。

梁休皺著眉頭,指著自己的腦子,緩緩道:“孤的腦袋,好像被吸走了什麼。”

“怎麼可能?!”

遊四海麵色駭然,心中簡直不敢相信。

手串上這顆珠子的吞噬之力,他也是得到很久之後,才無意中發現。

並且,他曾經試驗過很多次。

這種吞噬之力,隻對修為七品以上的人才起作用。

對於普通人,完全就冇有一點影響。

然而,眼前這個少年太子,明明就是一點武功都不會的普通人。

遊四海怎麼也想不明白,這顆珠子,怎麼會對他起作用。

梁休望著一臉訝色的老太監,想了想,突然問道:“遊公公,能不能告訴孤,孤被吸走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是殿下的靈魂之力。”

“靈魂之力?”

“不錯,所謂靈魂之力,就是極度凝練的精神力,是靈魂的衍生,隻有一身武力精深的人,纔會具備一些,不過……”

遊四海上下打量著梁休,一臉不解:“殿下卻有些特殊,你似乎,天生具備魂力。”

梁休心中一突,大約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這個靈魂之力,是一種比精神力,更高級的東西。

本來隻有武力高深的人才能凝練,但是,自己因為雙魂融合的緣故,所以,天生具備了強大的靈魂之力。

所以,這纔會被珠子感應到,不問自取,直接搶奪自己的魂力。

當然,這種匪夷所思的事情,他是不會告訴遊四海的。

梁休打了個哈哈:“遊公公不必多想,孤乃天潢貴胄,還冇出孃胎,就被各種精心照料,天賦異稟,也是正常的。”

遊四海不語,半晌後才緩緩點頭,歎道:“目前看來,似乎,也隻有這個解釋了。”

他也冇有太深究。

儘管對於皇家之事,他前半生,參與了很多,也洞曉不少秘密。

但難保有些皇家核心機密,炎帝秘而不宣,冇有讓他知道的。

說不定,在皇後懷上太子之後。

炎帝用了什麼神奇的秘法,給這位太子殿下,培養了一種罕見天賦。

在遊四海看來,這並非不可能。

至少,因為早年經曆的緣故,他就知道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比如,在西梁國那座高高在上的神殿裡。

就有一些人,可以利用某種所謂創造神術,為孕婦腹中胎兒提前受洗。

這樣一來,誕下的嬰孩,有很大可能,會天生具有神性。

然後,神殿會從這些嬰孩中,選出最優秀者,帶回積石山,培養成神殿的下一代骨乾。

“既然如此。”

遊四海幽幽一歎,突然抬起頭,雙眼微眯,目光銳利,直視手中的串珠。

驀然,他催動體內真氣,掌中頓時逸散出煙霧狀的真氣。

這些真氣迅速將串珠包裹,一陣翻湧之後,隨著他五指合攏,再一攤開。

煙霧狀的真氣,全都消散不見,手心之中,依舊是那枚串珠。

隻不過,一旦仔細看就會發現。

這顆月白色的珠子,光澤似乎比之前暗淡了一些,彷彿蒙上了一層霧氣。

做完這一切之後,遊四海再次將其交給梁休,道:“殿下,老奴已經封印此珠大部分效果,應該不會再威脅到殿下,還請殿下收好。”

梁休冇有伸手,皺眉問道:“遊公公,你能不能告訴過,為何,一定要將這顆珠子,送予孤?”

遊四海微微笑道:“如果老奴說,並非老奴想送,而是此物,自己的選擇,殿下可相信?”

梁休越發糊塗了:“珠子,它自己還能選擇主人?”

“這個,其實老奴也不知道。”

遊四海坦白道:“實不相瞞,剛纔殿下將要離開的時候,此珠,突然蠢蠢欲動,彷彿要脫離老奴袖袍,追隨殿下而去。”

梁休:“……”

他的心中突然有些發毛。

一顆珠子,居然想要追隨自己?

尼瑪,這珠子裡麵,該不會住著一位阿飄吧?

一想到自己深夜獨眠,某天晚上半夜醒來,突然發現床頭坐著一位白衣倩影。

無聲無息,頭髮三千丈,背對著自己緩緩轉身……

梁休臉色頓時變得煞白,嘴裡發苦道:“這玩意,孤不要行不行?”

遊四海深深看了他一眼,不答反問:“殿下拒絕之前,可想到知道,這枚珠子的來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