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作監。

經過不停的改善,調整,終於造出了獨一無二的“真大炎鐵浮屠plus布麵甲魔改版”。

“來人,給孤穿上這戰甲,孤要親自實驗一番它的威力!”

梁休看著眼前的戰甲,目光灼熱。

能不能橫掃北莽,就看這玩意,是不是真的跟曆史上說的一樣無敵了。

歐林趕忙下令,讓幾個工匠伺候著給梁休披掛好。

梁休知道鐵浮屠很重,早就有了心理預期,但全副鎧甲都穿戴好之後,還是讓他知道了什麼是“沉重”。

穿上這玩意,等同於扛了一袋糧食,手臂上的肩甲墜著手臂,想抬一下都要廢很大的力氣。

梁休不是冇穿過鎧甲,大炎的製式鎧甲他上過身,尚能適應。

但這鐵浮屠的重量,差不多是普通鎧甲的三倍!

“歐林,這成甲,多重?稱了麼?”

梁休深吸一口氣問道。

穿著這套鎧甲,他真覺得說話都有點費勁。

“回稟殿下,這套大炎鐵浮屠,總重量70斤。”

我滴乖乖,梁休記得以前看曆史資料的時候,金人的鐵浮屠,不過也就60斤左右。

他這造出來,居然比原版還重。

大概是甲片厚度的原因,梁休規定的兩分厚,一分厚就是3.33毫米,兩分厚就是6.66毫米,而曆史上金人的鐵浮屠甲片,貌似隻有6毫米。

彆看多出來的隻有0.66毫米的厚度,這一身的鎧甲,可是有1800個甲片。

不過這樣也好。

甲片越厚防禦力就越強,畢竟穿這玩意的是騎兵,不是步兵。

騎兵在戰場上就是靠速度衝殺,犧牲部分靈活度,換來極大的殺傷力和防禦力,是值得的。

然而這鐵浮屠的重量,讓梁休堅定了一個想法。

必須虎賁!而且虎賁也不是炎帝給誰就是誰,他得親自挑選!

“行了這厚重感,還不錯!給孤脫下來,找個假人穿上,孤試試它的防禦力!”

“是。”

匠作監裡常年製作兵器鎧甲,為了做實驗,有不少人形的木人。

歐林讓人找了一個過來,眾人七手八腳地把鎧甲從梁休身上脫下來,又給那木人穿上。

梁休四下裡看,撿了把樣式不錯的弓。

歐林連忙走上前來:“殿下換一把吧,這是把六鈞弓,拉起來有些費力。”

一鈞等於三十斤,六鈞弓就是需要一百八十斤的膂力才能拉得開的弓,梁休掂量了一下自己的斤兩,還真拉不開。

但拿都拿起來了,他怎麼能放下?

“又不是我用。”

轉身遞給和尚,梁休問:“會玩吧?走遠點,射這鎧甲,看看效果如何。”

和尚冇說話,接過弓,在旁邊的箭筒裡抽了支箭。

匠作監空間夠大,和尚緩緩走出去五十幾米,開弓,搭箭,一氣嗬成。

“哎呦!”

“這位小師父好生了得,看著眉清目秀的,居然這麼大的力氣!”

工匠們不由連連鼓掌。

和尚被眾人讚譽,心裡美滋滋的,一鬆手,箭矢飛射出去。

“嗖!”

箭矢正中鎧甲頭盔和麪甲之間露出眼睛的那點空隙,紮在了木頭上。

“他已經死了。”

匠作監裡頓時安靜下來,眾人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梁休也被和尚的操作給弄得無語了。

又不是看你射的準不準,你吖瞄眼睛乾嘛?還來句“他已經死了”,這逼裝的也不是地方啊。

扶額半晌,梁休抽了支箭:“還是孤自己來吧。”

他走到和尚身邊,從和尚手裡接過弓,深吸一口氣,瞄準了鎧甲的胸口,開弓

冇開開。

再開

還是很困難。

這時,和尚貼了上來:“三弟,還是我來幫你吧。”

梁休頓時感覺和尚整個人貼在了他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