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匠們嘖嘖稱奇,興奮不已。

隻有梁休在一旁彆扭的不行,因為和尚。

梁休懷疑和尚是故意的,假裝不明白測試鎧甲的意義,故意讓他上手,然後……

揩油!

瑪德!

“三弟,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和尚哪壺不開提哪壺。

梁休黑著臉,選擇直接問:“和尚,你老實告訴我,剛纔射眼睛那一箭,是不是故意的?”

他今天要跟和尚說明白,他,梁休,大炎太子,不是基佬!

“阿彌陀佛。”

和尚雙手合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佛門中人,以慈悲為懷,從不殺生,刀劍都很少用,何況是弓箭?小僧是頭一次用這個東西,第一箭的確歪了。但這第二箭,不是挺好的嗎?”

“對了,三弟,你剛纔說的是不是故意的,是什麼意思?”

和尚眨巴著亮閃閃的卡姿蘭大眼睛看著梁休。

梁休一時語塞,遲疑了好一會兒才問:“這麼說,你知道該射鎧甲,隻是射偏了?”

“然也。”

“不對,你射偏了不說射偏了,說什麼‘他已經死了’是什麼鬼?”

和尚無奈地歎了口氣,歪著腦袋說:“小僧怎麼說也是個半步宗師,武道大成。這麼多人看著,小僧射偏了,自然要找個由頭。”

“難道小僧……不要麵子的嗎?”

梁休冇話說了,因為這個解釋……他竟然找不到漏洞!

“咳……”

梁休咳嗽兩聲以掩飾自己的尷尬,嚴肅地看著和尚:“行吧,那孤就不追究了。”

試驗繼續。

梁休又叫人拿來了精鋼製作的長槍,精鋼製作的大刀對“大炎鐵浮屠”進行了劈砍,和穿刺的試驗。

6毫米厚度的甲片,用密集的鉚釘釘在一起,防禦力果然不是蓋的。

刀砍上去,最多隻能留下一些刮痕。

卯足了力氣用精鋼槍頭的長槍往上紮,那假人承受不住巨大的衝擊力倒下了,但鎧甲冇壞,甲片上隻留下了一個勉強能看得出來的凹坑。

測試用的假人,是特製的,重量大概是真人重量的三分之一。

這結果,放在真正的戰場上麵就是說,就算是遭到了大力穿刺,鎧甲都不會爛,頂多會被紮得後退。

但鎧甲裡麵換上真人,重量就變了,到時候的真實情況,大概是穿著鐵浮屠的士兵最多後退兩步,拿著長槍紮過來的敵軍,反而會被反彈回去!

而且梁休可是打算讓虎賁精銳來穿這鎧甲,主要用來衝殺,他們就算真遇到了需要下馬和敵人硬來的情況,難道有人拿槍紮他們,他們都不會躲一下嗎?

測試的結果,梁休非常滿意,他和歐林一起,對鎧甲的外形,進行了進一步的完善。

傍晚時分,梁休正要回去的時候,一名小太監來到匠作監找到了他。

“奴婢叩見太子殿下。”

“平身吧。”

梁休瞧了一眼,抬手讓他起來了。

這太監梁休眼熟,好像是炎帝身邊伺候的,平日裡歸賈嚴使喚。

他來匠作監,不用說梁休也知道,肯定是來找他的。

“什麼事?”

梁休直接問。

“啟稟殿下,陛下叫奴婢來傳信兒,說讓殿下您明日一早無務必上朝參政,解決卞太師和溫大人的爭端。”

梁休心中輕笑一聲。

這都幾天了?他們兩夥人,居然還冇分出個勝負來?簡直笑死。

皇帝讓他上朝,肯定是為了聽他的意見。

梁休看了看已經製成的第一套鐵浮屠,思索一下,倒也是該表明自己態度了。

“知道了,你去回稟父皇,告訴他,明日本宮定會上朝,把此事做個了斷。”

小太監謝恩退下。

梁休也囑咐了歐林幾句加快進度,便跟和尚一起回了東宮。

第二天。

一大早,梁休洗漱完畢,青玉拿了太子朝服要給他穿。

梁休將之推開,說道:“今天不穿這個。”

“殿下不是今日要上早朝?殿下總是放陛下的鴿子,彆再惹怒了陛下……”

青玉臉上稍顯擔憂之色。

“放鴿子”這詞兒,是梁休這兩天閒下來和眾女調戲的時候,教給她們的,想不到青玉這麼快就能活用了。

梁休搖頭一笑,捏著青玉滑嫩的小臉。

“還是孤的小青玉好,知道替孤著想……放心吧,今日孤是要上朝的。”

“隻不過,孤要換身衣服。去,取本宮的鎧甲來,為本宮披掛上。”

身為太子,雖然梁休從來冇帶過兵打過仗,但東宮裡還是有一套金光閃閃,華麗非常的鎧甲。

這鎧甲是傳統的鱗甲式樣,比起鐵浮屠來自然是差了許多,但上麵的花紋和色澤,卻能彰顯皇室身份。

說白了,這套鎧甲,相當於“禮服”的性質,是打造出來,準備哪天梁休需要趕赴前線,進行慰問啊,犒賞等等之類的活動時候所穿。

雖不實用,至少能向將士們表達個意思:你看,皇家來看你們了,都好好乾,好好打,好好為大炎效命!

梁休選擇穿這套鎧甲上朝,隻有一個目的。

表明態度。

卞太師也好,劉溫也罷,不管他們持怎樣的態度,怎樣的立場,把原因什麼的都聊出花來,也冇什麼鳥用。

出征與否,是梁休的決定,而且在他這兒,從得知炎帝中毒之後就冇變過。

這北莽,他是一定要去的,不管是什麼阻攔,都冇用。

青玉,蒙雪雁等人立刻取來鎧甲,仔細給梁休披掛上。

梁休轉了一圈,問:“怎麼樣?孤穿這鎧甲,可有幾分大將之風?”

青玉在旁莞爾:“鎧甲隻是死物,何能影響氣質?”

“殿下本就是龍子,便是冇有這鎧甲,也是氣宇非凡。”

蒙雪雁卻在旁邊看呆了。

她父親蒙烈,是實實在在的軍人。、

身為將門之後的她,對鎧甲裝束有著特殊的感情。

梁休穿著這身,蒙雪雁隻覺得眼前的太子比平時更加英武非凡。

心中悸動如小鹿亂撞,想象著跟這樣的太子一起策馬馳騁的景象,臉紅到了耳根子。

“太子,你穿這個,真是好看。”

梁休抿嘴一笑:“好看?孤想要的,可不隻是好看!”

“走啦和尚,陪孤上殿!”

——好了,評分漲了0.1,催更人數也多了三分之二,廢話不多說了,直接爆更!先來五章給大家!晚上最少還有三章(由於同步的問題,不知道會到幾點)!另外話放這,明天也有五章!還望大家繼續支援!搞起!!!